第三章——夜子辰

    别墅的屋子里,二三十个仆人静静地站成两排。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别墅的女主人。这个是白云轩少爷,这个是白云雅小姐。”夜建雄一一介绍着他们,就像给别人介绍自己的朋友一样。

    “以后我不在,你们就要听他们的话。”此刻的夜建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他的眼睛不停的看向刘雪梅,好像是在告诉她“怎么样,我霸气吧!嫁给我你不会后悔的”。

    “我刚刚说的,你们都听清楚了吗?”夜建雄故意提高了音量说道。

    “听清楚了。”二三十个仆人齐声说道。

    “吵吵什么!老子忍你们好久了!你不就是娶个媳妇吗,至于这么大排场吗!”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发出一声巨响。

    一个帅气的男生面带怒色的站在门口。刚才的声音是那个男生踹门所发出来的。站在白云雅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门前摇摇欲坠的风铃。

    这么美丽的风铃,怎么会落在这样的人手里。

    白云雅很好奇,这个人是谁啊,这么大脾气。

    “嗯嗯,影响到你休息了。爸爸下回会注意的。”夜建雄在少年面前唯唯诺诺,完全失去了夜氏集团董事长的威严。

    “砰!”的一声,门又被重重的关上了。

    “雪梅,你别见怪,是我不好,把儿子惯坏了,才让他变成现在这样。”夜建雄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哎,没事。”刘雪梅大概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欠管教的孩子。

    “他是你们的哥哥,叫夜子辰。”夜建雄转过身,冲白云轩和白云雅说道。

    “我哥哥?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他?”白云雅想起了婚礼那天的空位。

    “婚礼那天他在家睡觉,就没有来。”夜建雄平平淡淡的说道。

    爸爸结婚,他竟然不去!这么大的事,在夜建雄嘴里说出来,平淡的像是在说“等会跟我去买几根萝卜”一样......

    白云轩也瞪大了眼睛,同样都是男人。他他他,他怎么能这样!

    “是我从小太溺爱他,把他惯坏了。”夜建雄又叹了口气,让仆人们去干活了。

    “他是我唯一的孩子,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被赋予了一切,只要他想得到的,我们都会尽全力给他。”夜建雄坐在沙发上,只要是提到他的儿子,他的脸上就会马上呈现出疲惫。

    可见,他有多么在乎这个儿子。

    “我和他妈妈都很疼爱他,我们甚至可以为他去死,他妈妈也的确这样去做了。”夜建雄点了一支烟,像是在回忆什么令他痛苦却又不能忘记的往事。

    “从小,他就在所有人的呵护下长大,我们把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揣在兜里怕掉了。所以他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越来越任性。”听到这,白云轩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丢给白云雅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大概意思是“难道我们以后都要和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生活在一起?”白云雅点了点头。

    “有一次,他把我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拿去折纸飞机,然后用纸飞机和一百块钱跟别人换了一个风铃。”夜建雄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指了指房间门上挂的那个风铃。

    这个风铃值一百块?!

    白云雅皱了皱眉头,她很喜欢这个风铃,但是......这玩意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啊!

    “他折纸飞机用的纸,是一张价值三千万的合同。”夜建雄叹了口气,然后完全不顾忌听故事的人脸上惊奇的表情,继续说道:“后来他妈妈狠狠地把他骂了一顿,这是她第一次骂儿子,我就在一边叹气,我害怕她把儿子骂的太狠了,会伤到儿子的自尊,果然,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说话,不吃饭,不喝水,谁都不让进。他妈妈跪在门口跟他道歉,问他‘你要怎么样才能出来啊’他只是冷冷的说‘除非你死!’”听到这里,白云轩和白云雅同时颤抖了一下。

    他怎么能这样!这哪里是叛逆,简直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然后呢?”白云雅就像真的在听故事一样,认认真真的问出一句。

    “然后,你们可能猜到了,他的妈妈真的自杀了,就在那里。”夜建雄指着二楼一个空旷的角落。

    说到这里,空气中似乎凝聚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他的妈妈去世了,但是他依然是那么任性,那么叛逆,我依然拿他没办法,只能顺着他。”此刻的夜建雄,失去了商场职场中的光环,剩下的,就只有一位失败的父亲所拥有的悲凉。

    “他不配做我哥哥!”白云轩口无遮拦的喊出来。白云雅立刻意识到哥哥说错话了,用眼神告诉他“笨蛋,什么话都往外说!心里憋着就好了啊!干嘛说出来!”白云轩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刚准备开口道歉。

    只听夜建雄说:“是啊,他不配,可是他毕竟是我儿子,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

    所有人都沉默了,白云轩和白云雅低着头,没有人看见刘雪梅脸上勾起的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