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嫁给我吧

    第二天上午,一个不大的广场上突然停了一辆豪华的跑车。

    微弱的阳光打在车上,折射出各种颜色的光。这辆车就像一个发光体,只需要静静的呆在那便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辆车比这个小区的一栋楼都要贵的多。一个中年男子静静地坐在车里,表情镇定的抽着烟。

    “这是谁家的车,怎么停在这了!”

    “这车看着就特别贵,还是离远一点吧,估计把车摸脏了都得赔好几百吧。”

    “是啊,可离远一点吧!”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大家都在议论这辆价值不菲的跑车。这个小区里的居民普遍收入不高,甚至有的人,不吃不喝工作一辈子,可能连一个车轱辘都买不起呢。

    跑车的周围两平方米的地方几乎处于真空状态,没有人敢靠近。

    过了一会,车窗缓慢的摇下来,露出一个沧桑却又帅气的男人的脸。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夜建雄。

    他来这里干什么?莫非这里有人认识他?

    哒哒哒,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到近。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过来,身后跟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人群很自觉的给这个女人让出一条路,当女人超越人群,来到跑车旁边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个身材高挑,貌若天仙而且还一身名牌装扮的女人竟然是刘雪梅!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一副“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

    直到车里的男人优雅的走下车,对着刘雪梅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怎么样,夫人,考虑好了吗,可以跟我走了吗?”夜建雄眯着眼睛说道。

    “上车吧。”刘雪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白云雅和白云轩对视一眼,很默契的上了车。很显然,他们都知道了。自己的妈妈改嫁给了夜建雄。

    看来夜建雄昨天阅读的那份材料是关于刘雪梅的。

    夜建雄在刘雪梅身上下了很大的夫,就是为了把她娶回家。但是,夜建雄真的仅仅是想把她娶回家吗?

    跑车稳稳的开动了,用一种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开出了小区。不得不说,这辆豪华的跑车还真的挺拉风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一辆价格昂贵的跑车从一个近似贫民窟的小区开出来,驶向市中心......

    繁华的市中心,有一个别墅区。

    一栋栋白色的建筑屹立在嫩绿的草坪上。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花园,花园里有池塘,有树林还有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总之,那里的一切,都唯美到了极致。

    跑车缓缓开进别墅区,轻车熟路的在别墅区里绕了一圈,然后停在一栋白色建筑的前面。

    “孩子们,下车吧!”夜建雄露出了慈祥的微笑。这个微笑,真的能让人感觉到很温暖。

    “太太,请您下车。”司机有礼貌地弯下身子,做出一副“请”的姿态,脸上堆满了微笑,可是这种笑容总是让人觉得很假。

    过了一会,几个仆人出来,把白云轩和白云雅的行李拿到夜建雄提前为他们准备好的房间里。

    夜建雄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进屋子,刘雪梅也默默地跟着他进去了。

    这个只属于他们俩的房间,被布置得很精美,天蓝色的窗帘,淡粉色的墙壁,搭配上一张雪白的双人床。

    这里的一切看上去是那么朴素,可是这个屋子里的一块地毯都要好几万。

    “怎么样,想好要不要嫁给我了吗?”夜建雄的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嗯......就当是为了孩子们吧。”刘雪梅闭上眼睛,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改嫁给别人。

    “哈哈哈......好一位伟大的母亲。”夜建雄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觉得他的笑容很诡异,很神秘,就像一个可以笼罩一切的阴谋......

    “下周,我们就把婚礼办了吧。”夜建雄或许是害怕夜长梦多,想早早的办完婚礼。

    “下周?这么着急?”刘雪梅皱了皱眉头,现在的情况,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刘雪梅不想嫁给夜建雄。

    “你是担心婚礼办不好吧,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夜建雄把手搭在刘雪梅的肩膀上,这个很亲密的动作,在一般人眼里,一定是幸福的。可是此刻,刘雪梅觉得它无比恶心。

    “那就下周吧。”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市中心的五星级宾馆里,正在举办婚宴。

    这场婚礼办的热热闹闹的,很多来宾都过来祝福新人。夜建雄包下了整整一栋酒楼。

    在一楼大厅最中心的位置,白云雅和白云轩静静地坐在那里,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默契的思考着同一个问题:他们以后要怎么面对妈妈给他们空降的老爹。

    “哥,以后你考大学走了,我要怎么办啊。”白云雅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她宁愿继续留在那间又脏又破的小屋子里和哥哥一起扔石子,也不愿意留在这个豪宅中自娱自乐。

    “回头让妈妈给你买个手机吧,有时间给我打电话。”白云轩宠溺的摸了一下妹妹的头发。在他心里,妹妹和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是值得他付出生命去保护的人。

    “诶?那个位置是谁的啊?”白云雅注意到了哥哥旁边的位置是空的。

    “不知道,管他是谁,可能有事没来吧。”白云轩摇了摇头......

    这场婚礼很完美,也很浪漫,有一生不变的承诺,有几十克拉的定情钻戒,有飘着花瓣的礼堂,有洁白的婚纱......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