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在繁华的城市中,有那么一个偏远的地带,那里有一片低矮的楼房,一年四季都受不到阳光的眷顾。所以这里几乎是暗无天日,而且还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带着潮气的腐臭味。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酷似平民窟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小区!

    没错,这是真的。这里的确是一个小区。一片低矮的楼房里住着几百户人家,整个小区几乎没有什么活动设施,只有一个不到一百平方米的小广场。

    广场的中央,几个孩子正蹲在那里摆弄着手里的石头。这个不起眼的广场上面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同样不起眼女孩正静静地蹲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本教科书,认认真真的读着。

    女孩静静地呆在那个角落里,无论广场上有多嘈杂,她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手里的书,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这个女孩一直是这样。乱糟糟的头发披到腰间,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整张脸,所以没有人能看清她的样子。一身破旧的衣服就像破布条一样挂在她身上,她个子不高,但是很瘦,所以给人一种若不经风的感觉。

    “小雅,回家啦!”广场的那一边,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妇女穿着一条已经破旧不堪的白色长裙,但是裙子上还能隐隐看到名牌服装的标志,和她的裙子一样,妇女不高贵,也不典雅,但是她的身上却蕴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特别的美。

    她就是白青云的妻子刘雪梅。她的丈夫白青云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六年前,白氏集团还是这所城市赫赫有名的大企业,那时的他们在这所城市里叱咤风云。而如今六年过去了,白氏集团破产了,她的丈夫也因此而去世了,只留下自己年轻的妻子和一对儿女。

    岁月带走了曾经的她。即使皱纹悄悄的爬上了她的脸,也难以掩盖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

    “妈妈!”那个蹲在角落里的女孩跑过来,接过刘雪梅手中的菜篮子。母女俩肩并着肩朝不远处的一栋楼房走去,很快就消失在这个不大的广场上。

    饭桌上,四菜一汤。这对于白云雅一家来说,已经是很丰盛的晚餐了。

    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是啊,这一大桌子菜都是为了庆祝白云轩考上西顿大学。

    “哈哈,小轩真是争气啊,竟然考上了西顿大学啊!”刘雪梅的脸上呈现出难以掩饰的喜悦。

    西顿大学是这个城市的第一重点大学,能考上西顿大学真的很不容易呢。

    “哈哈,我早就说过了,哥哥一定行的!”白云雅用仰慕的眼神看着帅气的白云轩。

    是啊,能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看上重点大学,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可是白云轩自己心里清楚,上西顿大学肯定需要花一笔不小的费用。也许不只是白云轩一个人想到了这个问题,似乎所有人都明白。

    于是饭桌上安静了,三个人都在低着头默默享受着这顿对于他们来说很丰盛的晚餐。

    “妈,我不想上大学了,我要辍学打工,供妹妹上大学。”白云轩突然放下筷子,用认真的神情看着刘雪梅。

    “哥,你别这样,就我这笨脑子,怎么可能考的上大学!”白云雅低下了头,可是天知道她有多想上大学,而且她完全有能力考上重点大学!

    “妈……”白云轩攥紧了双拳,似乎是在下定什么决心。

    “别说了,你去好好上你的大学!学费的事不用你心。”刘雪梅生气了,自从六年前她的丈夫去世之后,她就很少生气了。所以白云轩不再说话了,低下头默默地吃完自己的晚饭。

    吃过饭之后,刘雪梅独自一个人走进一间屋子。

    推开房间的门,迎面扑来一股带着潮气的腐臭味,这味道简直呛鼻,刘雪梅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走进房间。

    这个房间实在不大,里面只有一张小床,床头上放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骄傲的笑着。那种笑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个男人就是刘雪梅死去的丈夫,白青云。曾经的白青云,在这所城市,绝对算的上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他的妻子刘雪梅跟着白青云,时间久了自然也学会了很多,所以她也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女人。

    可是六年前的某一天,他被人陷害,公司因此宣布破产,后来又被判处死刑。从那之后,原本很有商业头脑的刘雪梅便丧失了精神支柱,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青云,我们家小轩长大了,考上了一所好大学,你放心吧,我们会一起努力,一定能给你报仇!”刘雪梅抚摸着这张黑白照片,哭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等孩子们有出息了,可以为你报仇!”原来她一直在等!

    “现在,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全身都在颤抖。没有人知道她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

    刘雪梅拿着照片,她想把照片翻过来,可是最终却将它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好像照片的反面有什么秘密一样......

    与此同时,繁华的市中心,一座办公楼屹立在整条街最显眼的位置。办公楼顶层的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中年男子正一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他就是夜氏集团的董事长夜建雄。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的办公桌上。这个办公室真的很大,毫不夸张的说,这里比白云雅的家都要大上好多。而且这里的摆设很讲究。各种花瓶,瓷器都是价值连城的。从他的办公桌上随随便便挑一个物件,都够一个三口之家安安稳稳度过下半辈子的。

    “咚咚咚!”一阵轻缓的敲门声从门口传来。

    “进来。”此刻夜建雄的心情已经烦躁到极点了。

    “董事长,这是您要的资料。”一个员工小心翼翼的说道。

    “放在这里吧。”夜建雄指着他的办公桌说道。

    那个员工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公文包放在夜建雄的办公桌上,然后几乎是一路小跑离开了办公室。他觉得这里的空气几乎都要凝固了。

    空气中漂浮着一种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火药。夜建雄打开公文包,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脸上慢慢呈现出了一种神秘莫测的笑容。

    这种笑容中,有满意,有希望,还有一丝奸诈。

    夜建雄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认认真真的阅读着手里的那份资料,时不时露出贪婪的笑容,他似乎看见一大块肥肉正在向他招手。时间过得很快,太阳一点一点向西边移动着。

    白天,这个办公室里充满了阳光,一切都是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可是现在,阳光渐渐褪去了,一切又变得冰冷起来。也许这才是这个办公室的本来面目。

    这里阴暗邪恶,到处充满了罪恶,可是夜建雄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些,反而乐在其中,静静地享受着这肮脏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他抬起头,望着天花板笑了,他的笑声在办公室里回荡,好久好久没有消失......

    伴随着他的笑声,天边的云被烧的火红,天边的火烧云,难道是在预示着明天会有暴风雨吗?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