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丞相

    半晌间,只见丞相慢慢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着晴可。

    “你可知我乃当今丞相?”眉毛微微一挑,故作严肃。

    晴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点点头,姿势依旧如同往,没有任何拘礼之数。

    丞相见状,心中有些哭笑不得。“既然知道我乃丞相,可为何见了我不下跪?”

    “为什么见了就要跪啊?我只是个送菜的,并不是你的奴隶!”从来没有向人低过头的晴可忽然有了涌劲儿,抬着头高昂的说。

    “大胆!对丞相怎么可以这样说话!”身旁,再次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带着些许娇气。

    “参见丽妃娘娘!”就在晴可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却听见大殿内所有官员站起身并异口同声道。

    就连坐在面前的丞相也站了起来,只是与其他大臣不同的是,他只是手举酒杯淡然说道。

    “众大臣不必多礼。”

    乌黑发丝被高高挽起,细长的柳眉下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仿佛要看透人心般。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唇,再加上那张标准的瓜子脸,啧啧啧,让人赞叹不已。

    微微转头看着这位新册封的丽妃,晴可不由得在心里窃窃私语。

    胡思乱想间,殊不知对方早已站在自己面前,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你一介小小宫女既敢对丞相无礼,按照大兴履历,定将你拖了出去打一百大板。”

    正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不料在今日,却看到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人。

    晴可睁着眼睛看着面前如此嚣张跋扈之人,心想:为何皇上会立这种人当妃子,而且还享受着天使般的待遇……真是让人不解,莫非只是看中了她的外貌么?

    “无碍,想必是新进宫的宫女,未经调教还未懂得这里的礼数。今日乃是娘娘的册封大典,又何必为了区区一宫女而扰了兴致?”丞相站起身,微露笑容,语气淡然温和。

    “好吧,既然丞相都这么说了,那么本宫也不多言。你且退下吧。”言罢,只见丽妃一个挥手,晴可便被其余的宫女给拽走了。

    “你们干什么呀,为什么要拉着我!我有手有脚,可以自己走!”一路上,胳膊被拽的疼痛,晴可只好挣扎着说。可谁知,对方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这不,硬生生被拽到了殿外,对方还很不客气的将自己推到在地。临走前,还警告道:小小宫女竟然如此大胆,你可知今日若不是丞相与丽妃娘娘大度,恐怕你连命都没了!

    晴可看着面前的人,心里感慨:古代的人可真可怕,好端端的没惹她,也是犯了错。

    见那几名宫女渐渐离去的背影,晴可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胳膊,一脸苦相的往未知名地方走去。

    “刚才明明看到附近有一口井的,到底在哪儿啊?”来到一处花园之地,晴可彻底懵了。

    忙碌了半天,腿上不是碰伤就是刮伤,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药材。这不,这会儿被刮伤的地方都肿起来了。

    本想着用井水敷敷,消消肿,谁料却来到了一处鸟不拉屎的地方。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