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王爷来

    第二天傍晚时,秋棠匆匆的从屋外跑进来,脸上带着掩不住的高兴。

    “夫人,玉姐姐说王爷带着御医来,要替夫人看诊。”秋棠看着叶楚苍白的没人样的脸,欲言又止的,“您看,要不要……”

    叶楚清楚秋棠要说什么,她这样确实不怎么见得人,都不知道她昨天怎么爬上那围墙的。摇了摇头,“不用,都说是来看诊了,若是打扮起来,岂不造作!”

    与秋棠相处一天下来,叶楚发现,秋棠非常的单纯,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傻,也非常的善良。十五岁花一样的年纪,本是应该在父母的怀里受着呵护的,却沦为丫环,要学会伺候人。

    对于她是照顾的无微不至,简直就是当再生父母来看待的。

    而“她”,秋棠口中的夫人,秋棠却知道的甚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姓沐。秋棠是去年才来服侍这位沐夫人的,据秋棠说,她家里因为哥哥没钱娶亲,加爹爹欠了赌债,家里连吃的都接不开锅。娘又去世的早,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就死了。于是她爹就要将卖去青楼,幸而沐夫人相救。替她爹还了赌债,又给了她爹些许银子。秋棠说到这时,郑重的加了一句:“夫人,奴婢的这条命从您为我爹还钱的那一刻起就是您的了,无论以后您让奴婢做什么,奴婢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叶楚心里的那种感触,恨不得她就真的就是那位沐夫人。叶楚注意到了,秋棠一直用的都是尊称“您”,实在折煞她了,于是再三警告秋棠对她不许用“您”,顺便也不用在她面前自称“奴婢”了。

    与秋棠一起服侍叶楚的贴身丫环还有一位玉瑾,玉瑾服侍这位沐夫人的时间算起来是最长的,是这位沐夫人一进王府就服侍起的。但玉瑾却不如秋棠这么活泛,要老成许多。从言行来看为人相当的谨慎,也很聪明。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丫鬟,最难得的是对这为沐夫人相当的忠心,这是从秋棠那里,和她对叶楚的态度得知的。不过叶楚没什么机会与她单独交谈,因为关于叶楚的大小事宜都是她在心。要想知道关于沐夫人的事还得以后慢慢问。

    夫人,夫人。秋棠叫得好听,其实她也只不过是个侧妃,说难听一点也不过是个小妾,还是失宠的。尽管秋棠和玉瑾在叶楚面前对此事绝口不提,但从秋棠的叙述她绝对是失宠的,因为秋棠仅仅只见过那个王爷五次。想想,除去昨天的一次,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来过梧桐院里四次!

    何等的凄凉!实在不必说。

    叶楚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头很沉,又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秋棠在一旁干着急,她和玉姐姐私下也为夫人请郎中来看过了,也开了药方吃了药,却不见好转。大夫说夫人的身子虚,刚流产,这会儿又落了水,身子骨当然受不了,这需要慢慢的调养也就无大碍了。

    可是,这……

    秋棠伸手试了试叶楚额头的温度,这隐隐的发着低烧呢!只盼着王爷能快些来。

    额头上一阵的冰凉,使叶楚感到非常的舒爽,也渐渐的清醒了。

    睁开眼却是昏暗暗的一片,只有床的两边有些许的烛光。叶楚侧头便看见秋棠靠在床沿边睡着了,歪着头靠着,手里还拿着润润了的手绢。

    这会儿可能是凌晨两三点了吧!真是难为这丫头了。

    叶楚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将秋棠缓缓的抱上床,为她掖好被子。

    声音虽然很轻,可也惊动了屋外的玉瑾。“秋棠,夫人醒了吗?”玉瑾问。

    “夫人!”看着床边的是叶楚,玉瑾呼出声。又看见床上睡着的秋棠,眉头皱了起来。这丫头就是靠不住。

    叶楚拉着玉瑾走出里屋,“让她睡吧!真是辛苦你们了。”叶楚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奴婢该做的,哪有辛苦不辛苦的。”玉瑾轻轻的回道,不过眉梢已经舒展开来。

    “王爷来过了?”叶楚会心一笑。

    “夫人睡了没多久就来了,带来的御医为夫人就诊,又开了药方,王爷亲自吩咐下去抓药的,王爷在那里陪了夫人许久,等夫人喝了药才离开的。”在玉瑾看来,这或许就是个好兆头。

    叶楚不语,她何尝不知道玉瑾所想,但她还抱着一丝侥幸,她还想回去。所以,这与她没多大的关系。

    那位王爷,叶楚心中无比的困惑。他和林辰怎会长得一模一样?但无心去探究,等她真的不能回去再说吧!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