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想回去

    叶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抱起,又体验了一回飞檐走壁的刺激。

    叶楚觉得自己心脏的承受能力那真不是盖的。

    落地那一刻,叶楚还惊魂未定。但耳边就响起凉薄的声音。“怎么?真的是活腻了,还想死!还是你觉得跳湖是件很好玩的事?”

    叶楚迷茫的看着声源的发出者,浑身本能的打一颤,只觉这比那冰冷的湖水更要冷上三分。

    看清抱着她的是林辰。不,是有着一副和林辰一样的容貌的什么王爷。叶楚便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怀中下来。虽然她很感激这人在这么危急的时刻救了她,但他那语气却真的是十分欠扁。更何况是看见跟在他后面的玉瑾后,叶楚心中的怒火不由的又烧上了几分。

    叶楚记得秋棠说过这个王爷叫荣靖煜,是大兴王朝的四皇子,现已被封为荣靖王。

    抿着唇,冷冷的说道:“我做什么?需要你来管吗?我就是想死,又觉得跳湖是很好玩。你想怎样?”

    本来她还想说又不是她要他救她的,但转念又想这样说却是十分不厚道的。

    只见那王爷的脸又黑了几分,“沐锦舒,现在的你真的是很让本王失望,你好自为之吧!”说着便要离开。

    叶楚心里很不服,不由自主的回了他一句,“我又不是真的想死,我只是想回去。”

    荣靖煜脚步停滞了一下,因为是背对着叶楚的,所以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皱眉,“既然已经发生了,何不既来之则安之。”

    几天后叶楚还在不停的回味荣靖煜的那话。就好像荣靖煜是知道一切的样子。

    而玉瑾不久也把叶楚想知道的告诉了叶楚,叶楚在荣靖煜那里得知自己这个身体的主人名为沐锦舒。

    玉瑾告诉她关于沐锦舒的身世,让叶楚吃惊的是这沐锦舒竟是江湖中一宫的宫主,而玉瑾从十岁开始便是她的贴身婢女。沐锦舒自幼便失去了父母是由老一任的宫主抚养长大的,沐锦舒在那代弟子中从出类拔萃,长大以后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新一任宫主。

    玉瑾就只告诉她这些,但叶楚就觉得玉瑾对她保留了许多,却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这知道的还不如不知道,越发的令叶楚更加的困惑了。但她此时也就认定了一个理,荣靖煜说的没错,她又何苦去折腾自己,何苦用这么鲜活的生命去冒险。

    只是玉瑾和荣靖煜肯定是知道其中的什么的。叶楚摇摇头,不管了。时间是一切真相的死敌。

    她向来生性就懒,也没心思去探究那么多,随遇而安就好。

    但叶楚觉得她有必要想好以后该怎样生活。

    靖王府是绝对不能待的,且不说她对给人家当小妾不感冒,更不可能和那么多的女人一起侍奉一个男人。再者她再笨也知道,沐锦舒流产再到落水一切都并非是那么简单。

    她留下来,能不能活都成为一个问题。她可不认为她的那点智商可以敌的过古代这些空虚寂寞久了而如饥似渴的女人。

    非常庆幸的是荣靖煜已经禁令给撤了,也就是说她可以在王府中自由活动了。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她要好好的把握,同时她决定了,要将秋棠也一起拐走。这样她做什么事都会方便许多。

    叶楚将梧桐院的所有值钱的细软都收拾起来了,但由于她并不懂这个王朝的有关钱的计量。

    便求助了秋棠,可知那小丫头当时就两眼冒金星,“夫人,这么多的钱,你想干什么?你要知道这些钱可是够普通的老百姓吃几辈子了。秋棠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钱,这下就是死了,秋棠也觉得值了!”这么说着,两眼还是死死的盯着这些珠钗手镯,就差嘴里再流出口水来应景了。叶楚相信秋棠已然是将这些自动的化作了银子。

    “想不想将这些钱都变成你的?”叶楚诱惑道。

    秋棠觉得头皮发麻,哭丧着脸看着叶楚,两只小手不断的绞着衣裳,“夫人,奴婢不敢!”

    “可是,夫人你到底是想干什么?”秋棠不死心的问道。

    “本姑娘那么善良,能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只要乖乖的听我的。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叶楚挑眉看着秋棠,颇有几分挑逗的意味。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