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意料外

    在这种叶楚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叶楚有一种。

    那天早晨以后,玉瑾竟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依旧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对于那天的事绝口不提,弄得叶楚都觉得似乎是自己思家过度,所以做的一个梦一样。

    叶楚想了许久之后也不知道玉瑾为什么要这么做,难不成是因为她不能接受这的的事实。也是,以玉瑾对沐夫人的感情来说,这也并非没有可能。

    在那张略显稚嫩又波澜不惊的脸上,叶楚惊讶于这丫头的定力该是怎样的。

    叶楚不死心,在这样一人生地不熟的朝代,她太需要玉瑾的帮助了。所以她有意无意的试探过玉瑾,想知道玉瑾是什么样的态度。

    谁知玉瑾扬着一脸的茫然与无辜看着她,随后又温和的对她笑了笑,“夫人说的是什么,玉瑾怎么听不明白啊!”

    那时,叶楚突然有一种想要掐死死她的冲动。然后是欲哭无泪,怎么可以这样!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叶楚以决不气馁,小强般的精神。觉定自力更生,自己再想办法。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清,轻信于人。

    现在她也只能祈祷玉瑾不要倒乱才好,必竟这样惊骇世俗的听闻,玉瑾未必真的可以接受。

    不要认为她是受了惊吓神经失常,她就烧香拜佛了。

    三更过后,天幕忽然划开了一线亮光,给一夜雨雾的天色揭开了一道幕纱,不久雾色尽褪,天色放晴。一见即知今天是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

    这么好的天气,不自觉的让人心情变好。叶楚也觉得世界其实是很美好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所以此时叶楚如果不去玉立湖,那必然是糟蹋老天的一片心意。

    首先她要解决的困难就是如何去玉立湖,因为她根本就不识路。

    这全要靠单纯可爱的秋棠了,还好今天是秋棠守夜。

    叶楚轻轻的拉上窗户,推开门。秋棠已然靠这门睡着了。

    叶楚微微的推了一下她。

    秋棠睡眼惺忪的样子,拍上叶楚的手,很不情愿醒来,嘟囔了一声,“玉瑾,别闹了,我就再睡一会,就一会……”

    眼睛眯了一个缝隙,见是叶楚。马上就惊醒了,“夫人!!”

    叶楚立刻蒙住她的嘴,“嘘!……小声点”

    然后笑的很灿烂的看着秋棠,“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相信秋棠你不会拒绝吧!”虽然打着商量的言辞,但却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这让此时娇小的叶楚更像是一只已经得逞的狐狸,而秋棠则是那柔弱的兔子。

    秋棠一愣,失忆可以让一个人的性格完全改变吗?她越发的觉得夫人自从落水后,变得很陌生,就好像她伺候了那么多年的人突然换成了另一人。但私心的又觉得这样的夫人更亲近人一些,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以前的夫人更像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根本就让她无法靠近。

    她也很自然的想要忽似关于夫人的变化,或许是夫人找到心灵遗失的角落。

    “夫人有什么尽管说,秋棠必定万死不辞!”秋棠小声的说道。大而明亮的眸子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随后秋棠和叶楚便来到梧桐院的大门前,大门紧闭着。在叶楚旳眼里这就像是通往希望的神奇之门!

    鉴于两次翻墙都失败的经验,叶楚决定这次学聪明一些——走正门!

    当然这是在搞定那两尊大神的情况下。

    叶楚和秋棠两人分别站在两扇门的两边,手里各拿着一根粗木棍。

    叶楚朝秋棠比了比手势,做了一个口型,“记住,打颈部。”

    “啊!求命啊,救命!……”叶楚不敢叫的太大声,害怕吵醒玉瑾,那可就麻烦了!

    “夫人!夫人怎么了……走,进去看看!”果然上当了。

    “打!”叶楚一声令下。秋棠和叶楚便使劲的朝进来的大汉颈部打去,毫不含糊。

    颈部是血液流向大脑的重要通道,两名壮汉也经不住这一击,双双都昏了过去。

    秋棠拉住叶楚的手,没命的往外跑,就好像是那两名壮汉正在追赶她一样。

    “这丫头有当马拉松队员的潜质!”叶楚心里暗赞。

    而秋棠心里却害怕的紧,生怕两人突然醒来。

    “这就是玉立湖了!”秋棠指了指前面的湖。

    因为夜色迷茫,叶楚看不清楚,便上前看了看。却让叶楚心里暗惊了一回。

    这湖,除了周围的景致有所不同之外,与母校的玉立湖竟出奇的相似,与其说相似不如说这湖就是那玉立湖。或许是在夜色之下,湖都是一样的。但她心里却觉得这湖就是母校的玉立湖,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蛊惑她,“就是这湖,就是这湖……”

    好像是中了魔障一般,叶楚又往前走了走。

    “夫人!”秋棠急急的叫道,神色紧张。生怕夫人又是一个想不开,再次的跳湖。秋棠随之跟上叶楚,她已经想好了,就算是她拼上了性命也要拦住夫人,不让她再次的轻生。

    就再走到湖边缘时像,叶楚停了下来。

    甩开心里怪异的念头,皱了皱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要让她直接就这样跳下去。可若是出了意外,那她岂不是不值得!如果真的这样,她还不如好好的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但心的另一边又在犹豫。她现在正在被禁足,以后再出来肯定是难上加难。

    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滑。叶楚真的很想哭。居然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若此时她不是奇葩,那就真的是她的命了。

    她的心里很是平静,并没有上次的恐惧。就好像明知道了一样,心里有底了。

    “夫人!”秋棠大喊道,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拉得住叶楚。

    叶楚隐隐的听到喊声,却认命的闭上眼睛。

    等待她的却并非是那冰冷的湖水,而是一个温暖宽阔的胸膛。却让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更让叶楚有一种很熟悉的错觉。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