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就这么穿了?!

    “小姐,小姐,您醒醒啊!”这是一道属于小女孩的清脆声音,那声音就像是一道清泉,但此时却充满了悲伤。

    “月儿,我的孩子你快醒过来,不要吓娘亲啊,月儿!呜呜呜呜~紫琴,大夫大夫呢!怎么还没过来啊!”

    “月儿,只要你醒过来,我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嫁给那轩王爷的!”

    吵什么啊,哭丧啊,本小姐还没死呢,不知道我要休息吗!可恶,本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等我醒过来看我怎么教训你们。

    月沫沫皱着眉头忍着不适,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强烈的阳光刺得月沫沫的眼睛生疼,于是便抬起手挡了一会儿,直到阳光不再那么刺眼的时候,才睁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这四周。

    耶?真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啊——古香古色的的房间,墙壁还挂着几幅美不胜收的山水画,而自己则躺在一张用上好的檀木做起来的大床,床的正前方有一张书桌,书桌上零散着几本书,还摆着一些女孩子玩的娃娃……除了床之外还有椅子、书桌、衣柜……全都是用金丝楠木做的,就连化妆台也是!

    哇,不带这么奢侈的啊!就连富可敌国的月沫沫也吃一惊,额……不过现在吃惊好像有点不大合适哦……

    对了,我想干嘛来着?哦,想起来了我是要搞清楚我究竟在哪儿。

    于是搞不清状况的月沫沫又重新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自己所在的房间,嗯,初步确认这不是我的房间。

    (幽雪蒂:。这不是废话嘛,穿越了一趟脑子不灵光啦!月沫沫:去死,偶只是有几点迷糊而已!众人:再废话我们就杀人啦!幽雪蒂:T-T)。

    根据房间布置来看应该是古代女孩子的房间吧,(幽雪蒂:呼,这孩子终于睡醒了!)月沫沫点了点头继续推理道。

    嗯…可是现代的话应该没有人会这么无聊去花这么多精力去修建一个古时候女孩子住的闺房,而且我明明记得我是被黯月星辰所制造出来的漩涡给吸进去的啊!

    难道!?

    月沫沫眼睛一亮,只有一个可能性了那就是:

    我、穿、越、了!

    这个结果让月沫沫的脑子像被轰炸机给炸个正着一样乱哄哄的。

    不,这只是猜想,是猜想……沫沫哭丧着脸一遍一遍的催眠自己,但是就如同给她回应一般,月沫沫突然感觉脑子猛的一痛,一大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被强行塞入。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月沫沫,而现代的月沫沫被漩涡吸进去的时候由于身体坚持不住漩涡的压力所以被毁坏了,但又非常狗血地碰巧遇到了死亡时间和二十一世纪月沫沫被吸入漩涡的时间几乎同时同分同秒,又很碰巧的是漩涡开启的位置和古代月沫沫死亡的位置很相近,所以月沫沫还幸存的灵魂就恰巧被月沫沫的肉体给卷了进去。

    (幽雪蒂:好吧我承认我晕了)

    原来的月沫沫她的父亲叫月海君,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而月沫沫的母亲叫夜澜静,但身份不明,在月沫沫的记忆中只知道夜澜静是月海君在一次外出中认识的。

    月沫沫是月海君最为疼爱的小女儿,除了月沫沫之外月海君他还有一个整天不务正业的长子叫月逸晨,虽然不务正业但却十分聪明,长得也十分帅气,对月沫沫也十分疼爱,除了经常和月沫沫吵嘴之外都还算可以,喜欢他的女子也不少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把那些爱慕他的女子都拒绝了。

    所以民间都流传他是个断袖,他也不做出什么举动,不知道这消息在当时碎了多少女子的芳心,但效果还是挺明显的,之后没有一个女子来纠缠他。

    月沫沫也经常拿这件事来嘲笑他,但月沫沫知道他这个大哥可是没少光顾青楼。

    之前月沫沫的生活可以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是死亡原因就是刚死去几个月的先皇突然心血来潮把尚未及笄的月沫沫指给轩寒澈,而原因就是众皇子中只有轩逸寒尚未娶妻,而先皇觉得与月沫沫甚有缘,于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把月沫沫约嫁入皇室。

    哼,说的比唱得还好听,月沫沫不屑的笑了笑,这名以上是去当王妃,可实质上是去当人质吧。

    先皇觉得她的爹爹——丞相大人的势力已经威胁到他的皇位了,谁都知道月丞相最疼他的女儿月沫沫了,而月沫沫才刚满十一平时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然不会有意中人,也更好纵。

    而先皇心里是想让轩寒澈继承皇位,于是就下令把月沫沫许配给轩寒澈,可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先皇还没来得及下旨册封新皇就突然驾崩了,更没想到的是胜券在握的轩寒澈尽然将王位拱手让给他的亲弟弟——轩逸寒,而轩寒澈则被封为摄政王……

    咦?轩逸寒、轩逸韩?噗!一字之差,读音相同……不知道那皇帝是不是和轩逸韩一样的性格?哎呀,想多了……

    据说那个轩王爷是个大帅哥,长着一张人人嫉妒的俊脸,可是,听说他冷酷无情,嗜血残忍,每一个接近他的女人永远活不过三天。民间关于他的残忍事迹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月沫沫才十岁,本就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听闻轩王爷的种种事迹之后月沫沫一哭二闹三上吊,死也不嫁。奈何这是先皇的遗旨,要知道抗旨不尊是要株连九族的,月沫沫也只能嫁给他了,可是就这样也不能使月沫沫自杀,而月沫沫的真正死因是被人杀死的!

    而经过则是狗血的不能再狗血

    轩王爷虽然残忍,可是又是个大帅哥,有权有钱当然也有花痴喜欢他的。

    所以嫉妒的众花痴们趁月沫沫的父母不在的时候把月沫沫约到了人迹罕至的山林里,又想方设法把月沫沫的贴身丫鬟——紫琴给支开,做好了这一切,她们就把怒气全都撒在了月沫沫身上,认为是月沫沫抢走了轩寒澈。

    后来不知是谁从后面推了月沫沫一把,月沫沫一个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恰巧脑袋又撞在了石头上。而其他人见状,不安地看了看周围,确信没有人就慌慌张张的逃了,只剩下月沫沫倒在那里,后来一个路过的樵夫看见并认出了月沫沫连忙把她送回了月府,但是月沫沫因没及时救治而失血过多死了。

    月沫沫一边慢慢梳理着仿佛快要炸开自己脑子一般如同乱麻的记忆,一边不住的回忆起自己在二十一世纪逍遥自在的生活……

    啊!冰淇淋,巧克力,电脑。。再见了呜呜~

    沉浸在自己无限回忆中的月沫沫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埋头痛哭的人早已经停止了哭泣,正在傻愣愣的望着自己,心中各有所思:

    小姐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呐!

    一旁穿着紫色衣服大约十四、五岁的小丫鬟双手按住胸口开心笑着,那笑脸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遇见白马王子了呢!

    月儿怎么了,怎么醒来傻愣愣的,莫非撞到了脑袋变得痴傻了?呜~我可怜的月儿啊。衣着精致的年轻少妇越想越伤心,便忍不住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小姐?你没事吧……”许久,丫鬟小心翼翼的开口道,把沉思中的月沫沫拉回了现实。

    “哦,啊?”

    月沫沫回过神来,转过身来,望着自己的贴身丫鬟——紫琴淡淡的笑了笑,道:

    “我没事。”

    又望向旁边一对长得很俊美的一对夫妇说,

    “爹、娘,让你们担心了。”

    “月儿!你可算醒过来了,你担心死娘了,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让娘该怎么办啊?”

    月沫沫的娘亲,夜澜静一把抱住月沫沫,手紧的好像一松开月沫沫就会消失不见了似的

    “娘~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呀!”

    月沫沫鼻子一酸也紧紧地抱住了夜澜静撒娇起来。

    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虽然是世界首富月家的大小姐但活得一点也不快乐,从小到大自己的生活就像早已被安排好了似的,一点自由也没有。

    她多么渴望能和同龄的小朋友痛痛快快的玩一场,能从父母的身上获得一点家的温暖。想起这些,月沫沫感觉穿越到古代也没什么不好的,甚至还有点喜欢上了代,至少还有疼爱自己的父母。

    “呸呸呸,看娘!不该说,不该说!娘太高兴了……”

    望着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母女月逸晨眼眶一热,神情变得坚定起来,

    说道:“月儿,爹爹决定就算活出这条命来也不会让你嫁给轩王爷的!”

    额,月沫沫汗颜了,老爹抗旨啊!会诛九族的,我都没命了还哪儿来的幸福?我还年轻呢,还不想死!

    “爹。。不,我已经想通了,我嫁,不管他是冷酷无情,还是温柔文雅,我都嫁!”月沫沫望着憔悴许多的父亲,轻轻的遥了摇头坚定的说。

    “月儿,你真的要嫁给……”月逸晨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女儿,他感觉自己这个女儿变得不一样了。

    “嗯,我长大了,不能再让爹娘心了。”月沫沫再次坚定地点了点头

    “月儿”月逸晨欣慰地抱着月沫沫,女儿终于长大了。

    眨眼间两天过去了

    ………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