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私人医师

    第九章私人医师

    暴力,在他身上永远不会缺少的就是霸道和暴力,只要叶阑珊稍有不顺从都会遭到这样的对待,更别说是和另外一个男人保持这样暧昧不清的关系。

    但是,这一次叶阑珊不会再像之前那般惧怕他,要是有本事,就在这里掐死自己,决不要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做他的乖乖猫,任由这个混蛋摆布。

    叶阑珊冷淡的看着这张英俊非凡的脸孔,眼神里丝毫没有任何的惧怕。她不挣扎,因为心里很明白,即使再挣扎,在这个恶魔的眼里也都是徒劳的。

    她不要再像个猎物一样在他的刀锋下拼命挣扎,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兴奋。

    “你真以为我不舍得杀了你?”见叶阑珊毫无反应,顾俊逸心头更是大怒,之前只要他发怒,这个女人定会拼命挣扎,然后屈服,但是这一次显然不奏效了。

    被掐着脖子,叶阑珊很难说出话来,一张俏脸因缺氧而涨得通红,只是她依然毫不畏惧的看着这个一点点吞噬她身心的魔鬼。

    再也不会屈服,再也不会任由这个魔鬼肆意妄为。

    叶阑珊已经失去了太多,如今连曾经唯一的朋友都失去了,心头的空虚如潮水那般汹涌。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存活下去?

    为了那个根本看不到希望的计划吗?不,现在的她,已经再也找寻不到一丝半点的动力了,倒不如就这样离开吧。

    “该死!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顾俊逸愤懑的松开叶阑珊的脖子,露出少有的怒色,眼中有愤怒,有妒忌,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采。

    叶阑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新鲜的空气一股脑的冲进她的鼻尖,顿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刚才是不是真的险些就要死了?这就是死亡的味道嘛?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怕。

    “顾俊逸,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不是么,我不过是一个普通毕业生,妄图在你的公司找份工作而已,除此以外,似乎再无其他了吧。”叶阑珊静静的看着他,平淡的诉说着,好像之前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继续。”顾俊逸靠着墙,从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优雅的给自己点上。

    “这里是病房,不可以抽烟。”叶阑珊看了他一眼,还是那副令人讨厌的样子,尽管怒色未消,但却总是有着懒洋洋的影子。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以这三个字,话都说完了?说完跟我回家。”顾俊逸优雅的抽了口烟,淡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在空中缓缓盘旋。

    叶阑珊皱了皱眉,她讨厌烟味和酒味,这种糜烂堕落的味道让她发自内心的感到厌恶。

    “呵呵,顾俊逸,你可真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啊,真以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还会乖乖和你回去,做你的乖乖猫吗?”叶阑珊鄙夷的看着顾俊逸,她从来都不是个会顺从的女人。

    顾俊逸冷笑了一声,又抽了口烟,抿动他漂亮的嘴唇说道:“你最好想清楚,否则最后后悔的是你自己。”

    叶阑珊微微蹙眉,似乎听出一点不对劲的苗头,虽然对方手里有一份协议,但也只是聘请她做管家助理而已,记忆力似乎并无其他条款了。

    可是未等叶阑珊说些什么,病房的门被推开,叶阑珊心头一动,难道是天豪回来了?可是扭头一看,却是一张陌生的护士的脸孔。

    “病人去哪了?先生,这里是病房,不能抽烟,难道你不知道?”护士见病房里烟雾缭绕,不由很不满看向罪魁祸首顾俊逸,不过一下秒她的眼神却愣住了。

    “您是。。。顾先生?”护士的眼睛顿时看直了,顾俊逸的脸孔可是H市每个女人都熟悉的,能够接近这个男人,几乎是所有怀春女子的梦想。

    “出去。”顾俊逸冷淡的瞥了护士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那个,顾先生,能和我合张照吗?”护士似乎由于太过兴奋,丝毫未听出顾俊逸语气中强烈的不满。

    “滚出去!”顾俊逸的嗓音又寒了一分,他并非对每个女人都有这么好的耐心。

    护士脸色很难看,但也只能低着头匆匆退了出去,如避瘟神一般。

    “顾大总裁的魅力可真是不得了,连个小护士都芳心暗许啊。”叶阑珊冷笑着调侃道。

    顾俊逸狠狠的把烟头丢在干净的地板上,沉声道:“敢这样和我说话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没几个,女人,你知道自己是在玩火么?”

    叶阑珊丝毫不惧顾俊逸的威吓,这种小伎俩他已经用了太多次了,所谓事不过三,同样的伎俩用超过三次,就不会再有作用了。

    “不用威吓我,顾俊逸,你真的很无聊。”叶阑珊靠着门,脑海里想着的不是和顾俊逸这么无聊的斗嘴,而是想着怎样才能把天豪找回来。

    但恨就恨自己怎么那么笨,居然忘了留下天豪的电话号码,H市那么大,她到哪里去才能找到他?难道还去登寻人启事吗?

    顾俊逸看叶阑珊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顿时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当即冷笑道:“不要想着你那个情夫了,你永远都别想再见到他。”

    “这个不是你说了算。”叶阑珊不想再继续这么毫无意义的对话,作势就要转身开门离开。

    可是未等他开门,病房大门却自己开了,迎面似乎吹来一阵冷风,激的叶阑珊浑身打了个颤,外面起风了?但这种冰凉的感觉,却又不像是风吹的滋味。

    果然,一个陌生男子推门进来,与叶阑珊撞了个正着,而令叶阑珊惊讶的是,他的英俊程度并不在顾俊逸之下,精致的五官就好像是动画里做的一般完美。

    但与顾俊逸截然不同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宛若猎鹰一般,闪着难以掩盖的寒色,即便英俊异常,却让人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那种冷飕飕的感觉,正是从他身上飘出来的。

    这是人吗?叶阑珊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从地狱深处杀出来的一般,浑身弥漫着浓浓的寒意,仿佛是一柄出鞘的染血利剑。

    “你,你好。”叶阑珊有些语无伦次,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如此冷酷的男子,不,这已经超出了冷酷的范畴,更像是冷血。

    男人只是看了一眼叶阑珊,丝毫没有回敬的意思,径直与叶阑珊擦肩而过,走到病房里,看向顾俊逸,用他那听起来就感觉一股寒意的嗓音说道:“逸,我找了你很久。”

    “西洛,你回来了。”顾俊逸在见到男人的时候,好像顿时变了个人一般,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哪里还有之前的那种懒散模样,神情显得有些严肃。

    “我需要和你单独聊聊。”西洛说着瞥了身后的叶阑珊一眼,这一眼着实把叶阑珊浑身的汗毛给看立了起来。

    这是看人的眼神吗?怎么感觉好像是一头雄狮在看一只苟延残喘的猎物一样,那眼神中毫不带掩饰的寒意,直勾勾的落在叶阑珊的身上。

    “哦,可以,去我那把,她是叶阑珊,我应该和你提过。”顾俊逸淡淡的说道。

    西洛微微蹙眉,出乎叶阑珊意料的转过身,伸出了他的手,好像是要握手的意思。

    叶阑珊一愣,他这是在和自己打招呼吗?该不该回应一下?一时间,叶阑珊犹豫了,这个男人给她很危险的感觉,好像在他面前,自己的双眼根本藏不住任何的心事和秘密。

    “你好,叶阑珊小姐。”西洛打招呼,可脸上却丝毫没有半点的善意。

    叶阑珊咽了口唾沫,顾俊逸身边有这样的一号人物吗?关系似乎还很好的样子,为何从来没有出现在杂志报纸上?

    犹豫了片刻,叶阑珊才鼓起勇气伸出手,但触及到的却是寒冷如冰的肌肤,吓得叶阑珊赶忙把手给缩了回去,他真的是一个活人吗?正常人的体表起码都应该有一点温度吧,可是眼前这个西洛的男人,身上丝毫感觉不到温度的感觉,就像是一块冰雕的傀儡。

    “叶小姐,你似乎很怕我。”看起来没什么话的西洛,有些出乎意料的和叶阑珊聊了起来,就连一旁的顾俊逸都有些意外的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呵呵,怎么会,请问您是?”叶阑珊尴尬的干笑了一声,这个男人似乎从未见过,可是为何在记忆的深处,却隐隐约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无论叶阑珊怎么努力的去寻觅,都只换来一阵阵的头疼,根本想不出一点苗头。

    “我是顾先生的私人医师,叶小姐,我们是不是见过?”西洛嘴角微翘,只能勉强看出他是在笑,而且是那种让人看着心惊胆战的冷笑。

    “我们?没,没有吧,怎么会呢。”叶阑珊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不知为何,她真的好想离开这个房间,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顾俊逸淡淡的看着西洛和叶阑珊,一句话也不插,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早就料到一样。

    “哦,也许是我认错了。”西洛转过身,朝着顾俊逸继续道:“逸,走吧。”

    顾俊逸点点头,,随即看向叶阑珊,沉声道:“如果你还想再见到那个叫冷天豪的小子,就老老实实跟我走,否则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叶阑珊听完,顿时气急,又是威胁,一次又一次的威胁,可是每一次她都不得不妥协下来,这个混蛋,这个魔鬼,每一次都能牢牢的掐中自己的命脉,他就是这样胸有成竹。

    顾俊逸根本不给叶阑珊选择的余地,因为他早就料定,他的威胁就是那般致命,摆在叶阑珊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跟他走。

    顾俊逸径直开门离开,可西洛却没有第一时间跟着离开,他看了一眼顾俊逸离开的背影,转头对着叶阑珊说道:“我知道你的目的,不过我奉劝你放弃。”

    说完,西洛便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留下叶阑珊一人在病房里。

    叶阑珊有些诧异,脸色很是难看,看了一眼西洛冰冷的背影,微微蹙眉,但她什么也没有说,拿起包跟在两个男人的身后也走了出去,只不过走廊上已经没了他们的影子。

    “你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了。”顾俊逸双手插袋走在前,脸色有些难看,眼神里似乎藏着一丝愠怒,对西洛方才的言语十分不满。

    “我并不觉得。”西洛跟在其后,高瘦的身材似乎有些文弱,但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那般沉稳有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与顾俊逸走在一起,成为医院走廊上的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洛,以后收敛些,我自有分寸。”顾俊逸皱了皱眉,有些烦躁的回道。

    西洛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毫不在意的继续道:“如果我是你,我会远离那个女人。”

    顾俊逸蓦地停下脚步,脸色很是难看,似乎心里藏着一些事,并因此而纠结异常,一时间得不到最好的那个答案。

    但片刻之后,他便收敛起方才的神色,继续如平日那般继续向前走,因为他听到身后那熟悉的高跟鞋声。

    “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顾俊逸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随即便被隐藏了起来。

    西洛瞥了顾俊逸一眼,什么话都没再说。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