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争锋相对

    第七章争锋相对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叶阑珊好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挣扎,使出浑身的力气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只希望对方能够听到。

    可是三个流氓哪能就这样看着到手的鸭子飞了,死命拖拽着叶阑珊往树林深处走,丝毫不管树林外那个来坏好事的不速之客。

    “你们三个,放开她!”不速之客终于发现了叶阑珊的踪影,飞快的脱下上身的西服,几个箭步就冲了进来。

    “臭小子,老子警告你,少要来坏我们的好事,否则今晚废了你。”光头流氓狠狠瞪了不速之客一眼,眼中戾气横生,眼看就能享受了,居然半路杀出个陈咬金。

    “给我滚开!”不速之客丝毫不肯让步,直奔叶阑珊而来,打定主意要救下她。

    光头流氓忍不住了,让另外两个同伙抓着叶阑珊先走,自己去教训教训那个不识相的家伙。

    两个男人很快打到了一起,可光头流氓显然是常年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三两下就把不速之客打的嘴角流血。

    “臭小子,就凭这两下就想来英雄救美,省省吧,老子今晚要定那了,你就在一旁好好看着,哈哈!”光头流氓放声大笑,嚣张不可一世。

    男人咬了咬牙,趁其不备,狠狠一拳打在光头的小腹上,疼的他脸色直发白。男人顾不上和光头多纠缠,叶阑珊被另外两个人给带走了,他必须尽快拦下。

    可是,那一拳根本不足以解决光头,还未跑出几步,就被光头一脚放倒,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眼冒金星。

    “他娘希匹的,废了老子这么多夫,待会头炮是老子的了。”光头狠狠的踩着男人的脊背,露出残忍的笑容。

    而叶阑珊被另外两个男人强行拉扯着向另一个方向走,眼看就要走出树林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边应该是公园的一个废弃茶社。

    可是叶阑珊刚刚才有了一线希望,却看不到那人继续追上来,难道被光头放倒了?叶阑珊快要急疯了,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啊,难道刚刚看到希望,就要破灭吗。

    “嘿,小妞,我们大哥的拳头可是能打穿一堵墙的,今天谁来都救不了你,老老实实服侍我们哥几个,满意了就放你走,哈哈哈。”另一个光头着,贪婪的看着也蓝色如羊脂般的脸袋,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

    叶阑珊疯狂的扭着头想要求救,可无疑是蚍蜉撼大树,一阵挣扎后,身上已经香汗淋漓,可四只牢牢抓着她的大手却根本没有松动半分的迹象。

    “去前面那个空茶馆,一般没人会去,好好玩一晚上。”另一个流氓同样着,似乎已经开始幻想着这个香艳的夜晚。

    两人抓着叶阑珊走出了树林正欲往茶馆走,可是一辆漆黑的跑车已经早早的停在了这里,一个身着高级手工裁制西装的男人正悠闲的靠着车门抽烟。

    叶阑珊怎么会不认识这个人,除了顾俊逸以外,还能有谁能有这么英俊的脸,这么懒散欠揍的模样,开这么豪华的跑车。

    “他妈的,又来个搅局的,你去摆平这个小白脸。”流氓极度愤怒的瞪着顾俊逸,眼看肥肉到了嘴边,却总有搅局的人出现。

    “臭小子,老子看你长了张勾富婆的脸,识相的快滚,否则老子今晚画花了你的脸!”光头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冲着顾俊逸摇晃着。

    顾俊逸丢掉指间的烟头,平静的看着被两个流氓死死抓着的叶阑珊,开口道:“小野猫,家里好好的不待着,尽给我添麻烦。”

    虽然听着顾俊逸说的话让叶阑珊心里很是委屈,可幸好他出现了,不知为何,看到顾俊逸出现在这里,心里顿时就踏实了。

    “喂!他娘的老子在和你说话听到没有,识相给老子快滚,这妞晚上是哥几个的战利品。”流氓见光摆摆架势根本吓不走顾俊逸,眉宇间露出一分狠色,显然是要动手。

    可顾俊逸对此却充耳不闻,只是懒洋洋的看着叶阑珊,继续调侃道:“现在心里是不是后悔昨晚反抗我了?今晚再给你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好好表现我就原谅你。”

    叶阑珊听着这些话,恨不得上去狠狠甩他一耳光,她现在为什么会这么狼狈,差点被三个流氓给糟蹋?顾俊逸这个混蛋才是罪魁祸首,要不是被扫地出门,她至于现在这样吗?

    委屈如阴云般笼罩心头,眼泪止不住的流,她怎么可能不怕,她只不过是个女孩子,从未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可是这个混蛋还在那里闲言闲语,丝毫不紧张。

    叶阑珊好想破口大骂这个混蛋,奈何嘴被堵着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瞪大了眼睛向顾俊逸求救,她不要被这三个流氓糟蹋,死都不要。

    “他娘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小白脸。”光头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一边耍着那把折叠刀一边向顾俊逸靠近,脸上挂着一抹残忍的笑容。

    顾俊逸叹了口气,瞥了光头一眼,冷笑一声,脱下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有条不紊的卷起衣袖,露出白皙却又结实粗壮的小臂。

    “给老子去医院躺两天吧!”光头眼中闪过一道戾气,挥手就朝顾俊逸的胸膛划去。

    顾俊逸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眼看刀刃就要贴到他的胸口了,只见他蓦地抬手,精准无比的抓住光头握着折叠刀的手腕,狠狠一扭,光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折叠刀也随之掉了下来。

    同伴见光头吃亏,哪里还顾得上抓叶阑珊,狠狠的将她摔在一旁草地上,大步上前帮忙。但顾俊逸丝毫没有惧意,眼中反而闪着更为强烈的狠色,用力一扭,只听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光头抱着被扭断的手臂在地上不断的打着滚。

    “妈的,小白脸还有两下子!”同伴大怒,挥拳打向顾俊逸,奈何拳头还未触及顾俊逸的脸孔,就被一把抓住,接着与方才如出一辙,顾俊逸轻松扭断了这人的手腕。

    叶阑珊傻傻的愣在地上,看着顾俊逸雷厉风行的解决了两个流氓,下手之狠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平时看顾俊逸就是个懒洋洋的富二代,可是打起架来真的好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下手一点不拖泥带水,怕是那些武警都不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这是叶阑珊心中升起的疑问,方才所有的惊恐绝望,此时此刻都被眼前的一切给淹没了,她第一次发觉,原来顾俊逸还有这么男人的一面。

    “小野猫,尝到苦头了?跟我回去吧。”顾俊逸将两个在地上惨叫打滚的流氓踢到一旁,径直向叶阑珊走了过去,脸上又变成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叶阑珊刚想说话,只听身后树林传来一阵“唰唰”声,方才离开的那个光头已经回来了,见两个同伴都倒在地上,顿时怒吼了一声超顾俊逸冲过来。

    这个流氓的身体明显比之前两个强壮了不少,顾俊逸微微蹙眉,他最讨厌有人打断他说话,特别是他在和女人说话的时候。

    “砰!”

    顾俊逸二话不说,侧身抬起就是一脚,速度太快,光头丝毫没有反应的时间,整个人都被踢飞了几米,倒地就狂吐了一口血,显然是被踢的内出血了。

    叶阑珊尖叫了一声,她最害怕见到的就是鲜血,平时看到动物的血都会头晕,更别说是人血了,当即就有一种头晕目眩快要昏倒的感觉。

    “以后少出来乱跑,我没那么多时间一次次来救你。”顾俊逸温柔的将发晕的叶阑珊扶起,眼中写着一点点不满和不耐烦。

    好不容易缓过神,顾俊逸刚才说的话她都记着,为什么是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难道是她做错了吗,被L扫地出门,又被差点被几个流氓,现在好不容获救了还要听罪魁祸首的指责,凭什么?凭什么都是她的错。

    叶阑珊重重的推开顾俊逸,眼里写满了伤心与委屈,眼泪又不听话的流了下来,断断续续的说道:“顾俊逸!你还是不是人,要不是被你那女管家扫地出门,我至于流浪到这里吗?至于被这三个混蛋非礼吗?你还骂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顾俊逸皱起眉头,双手西裤口袋,一脸严肃的看着离他不过一米多远的叶阑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那个一开始出现的男人跌跌撞撞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见到叶阑珊平安无事,顿时笑了起来,只是身上已经一片狼藉。

    “阑珊,是我啊,天豪。”男人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剧烈的喘着气,眼睛都肿了起来,嘴角还不时的淌着血。

    “天豪?冷天豪!”叶阑珊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想起方才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原来是他!

    叶阑珊猛地转过身,一张狼狈不堪却又无比熟悉的脸孔映入眼帘,叶阑珊也懒得与顾俊逸发脾气,快步走到冷天豪身侧,蹲下身,心疼的看着他。

    “他是谁?”顾俊逸眉头紧皱,语气变得十分低沉,显得十分不满,叶阑珊对这个叫冷天豪的男人的态度明显比对他好太多了。

    “与你无关。”叶阑珊不想搭理这个男人,一门心思查看着冷天豪的伤势,心中已经暗涛汹涌了,冷天豪是她在大学时相识的朋友,关系一直很好,但却一直没有捅破最后一张纸,维持着好朋友的关系,没想到毕业之后很久没联系的好友,今天在这遇见了,还险些救了自己呢。

    “你再说一遍!”顾俊逸火气上来了,救了她的可是他顾俊逸啊,就这种救人不成反被修理的男人,顾俊逸从来都不会放在眼里,可是现在不同,叶阑珊那关切的模样,让他心里大为不爽。

    “与你无关!”叶阑珊丝毫不怕顾俊逸那好像快吃人的口气,她根本没做错,也不欠他什么,没必要低三下四的讨他开心。

    “阑珊,他是谁?是不是他救了你,你不要态度这么差,人家毕竟救了你。”冷天豪显得有些虚弱,方才肯定没少吃苦头。

    叶阑珊看在眼里,很是心疼,学校里那个帅气阳光的冷天豪,现在为了救她被人打的这么惨,怎能让她不心疼。

    “你再忍忍,我叫救护车,天豪,辛苦你了,都怪我不好,大晚上瞎走路。”叶修伦掏出一张纸巾,小心翼翼的为冷天豪擦拭着脸上的擦伤。

    顾俊逸在一旁就好像一个看客一般,心里憋着一股气,死死的盯着叶阑珊那张写满关切之色的脸孔,这让他一个男人如何忍受,在他眼里,叶阑珊就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怎么能够对其他男人露出如此温柔的神色?

    不允许,顾俊逸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小子,你最好离我女人远一点,否则那三个人的下场就是你的榜样。”顾俊逸看了一眼冷天豪,卖相是不错,但在他顾俊逸眼里,没什么男人能够成为他的竞争对手。

    “你是阑珊的男朋友?”冷天豪一愣,看了顾俊逸一眼,又看了叶阑珊一眼,余光还瞥到顾俊逸身后那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心中一阵阵的苦涩。

    “难道我不像吗?”顾俊逸冷漠的看着冷天豪,眼神似乎在告诉冷天豪,如果你再敢接近叶阑珊,我会让你死的比他们更惨。

    叶阑珊打完急救电话,立刻反驳道:“顾俊逸,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不要败坏我的名声!”

    顾俊逸一听,眉头立刻竖了起来,这无疑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他一耳光,这种气他顾俊逸什么时候受过了?哪个女人不是对他唯唯诺诺生怕触怒了他,叶阑珊倒好,处处想方设法触怒他,她是活腻了吗?

    “天豪,不要听他胡说,救护车快来了,我扶你起来。”叶阑珊瞪了顾俊逸一眼,接着就不再看他,小心翼翼的扶起冷天豪,不断的嘘寒问暖。

    顾俊逸郁闷透了,点起一根烟冷漠的在旁看着,其实只要他一个电话,专用的救护车在一分钟之内必定赶到,但是他不想,找不到任何理由帮这小子,所以选择冷眼旁观。

    在叶阑珊不断的抱怨声里,救护车终于在十多分钟之后到了,而叶阑珊也跟着冷天一起上了车,这让顾俊逸更加火大。

    “天豪,在医院住一晚吧,我陪你。”叶阑珊见医生退下冷天豪的外衣,居然浑身是伤,心中不由的一揪。

    “嗯,好。”见叶阑珊如此关心,冷天豪刚刚沉下去的一颗心,终于又温暖了起来。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