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升职风波

    第二章升职风波

    顾俊逸潇洒的离开而去,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可叶阑珊就难堪了,那个混蛋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连半句解释的话都没留下。心里不断的翻滚着,思量着该要如何开脱一下。

    叶阑珊明显感觉到那个女人咄咄逼人的眼神,好像要把自己吃掉似的,可如今人赃俱获,哪里容她解释半句,恐怕也只是越描越黑吧。

    “好啊,我果然没看错,你这个骚蹄子就是奔着勾引总裁来的。”女人漂亮的眸子里写满了傲慢与愤怒,恨不得立刻上前抽叶阑珊两耳光不可。

    叶阑珊无言以对,肚子里有吐不完的苦水,却又不能说出来。

    “好了芊芊,不要生气了,就这种档次的女人,总裁恐怕也就一时兴起,再说你不也已经被升职总裁助理了嘛。”一旁的女人安慰道,只是看叶阑珊的眼神,同样是那般不屑。

    “哼,有你好看的!”高傲的女人推了推镜框,想想也有理,狠狠瞪了叶阑珊一眼,转身踩着尖细的高跟鞋离去,身后簇拥着好几个同样打扮的精细的职员。

    见她离开,叶阑珊终于松了口气,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包包,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发生了这么一出闹剧,她已经迟到了半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这份工作还能不能保住,先去面试再说吧。

    叶阑珊快步走向人事部,可是只要是她所经过的地方,总会有不少窃窃私语,有些人甚至大胆的对着她指指点点,显然是在评论方才电梯里发生的事情。

    “好倒霉,勾引总裁这个黑锅看来是背定了的。”叶阑珊心里无比苦恼,同时又后悔方才为何要意气用事去咬那家伙一口,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

    在各种指指点点和议论声中,叶阑珊硬着头皮快步走到了人事部的面试会议室,因为已经迟到了半小时,会议室里除了三个面试官以外,就没有其他半个人影了。

    “叶小姐,你迟到了三十五分钟零二十四秒。”坐在中央的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叶阑珊,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得他的不满。

    “抱歉抱歉,方才电梯出了些事故,被困在里面了,万分抱歉。”叶阑珊连连弯腰道歉,心中泛起一阵阵苦涩,居然都精确到了秒,这是多么苛刻的面试官啊,肯定没好果子吃了。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看了叶阑珊一眼,指了指身前几步开外的一张椅子,道:“坐,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见自己似乎还有机会,叶阑珊心情顿时好了,赶忙坐下,开始背诵昨天在家精心准备的自我介绍,这可是她忙活了一下午的结果啊。

    可是叶阑珊自认为十分精彩的自我介绍,在中年男子面前几乎连眼皮都未曾眨动一下,更别说是其他表情了。

    “普通大学毕业,成绩一般,没有其他工作经验,以上是你所有的资料,你回去等通知吧。”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简历,面无表情的向叶阑珊点头道。

    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精心准备的自我介绍丝毫没起到一点作用不说,还被如此数落,叶阑珊感觉自己今天满怀期待的来,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谢谢您了。”叶阑珊干涩的回答了一声,站起身向门边走,心中的滋味,难以言表。

    可就在这时,面试官身前的电话响了起来,中年男子只听了几句,便露出一脸诧异的神情,足足保持了好几秒的时间。

    叶阑珊的一只手都放在了门把手上,但身后却传来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叶小姐稍等,总裁请你到他办公室一趟。”

    叶阑珊一愣,不明所以的回头看着同样一脸疑惑的面试官。总裁?难道自己认识华丰集团的总裁吗?

    可下一刻,一张英俊却总是懒洋洋的脸孔进入了脑海,对啊,顾俊逸不就是华丰集团的继承人吗?这家伙简直就是噩梦,怎么这样阴魂不散。

    踌躇了好一会,叶阑珊才很不好意思的继续问道:“那个,请问,总裁先生的办公室在哪,我对这里,不是很熟悉。”

    面试官抬头看了叶阑珊一眼,用十分古怪的声音说道:“在十四层,坐电梯就可以。”

    叶阑珊点点头,紧紧抓着自己的包带,快步走了出去,那个混蛋男人,又想要做什么,难道还害的自己不够惨吗。

    一路来到十四层,叶阑珊意外发现,原来这所谓的十四层是专属顾俊逸一个人的,因为这里除了一间办公室以外,就再无其他了。

    可这第十四层却显得不是非常平静,叶阑珊本想敲门,但办公室里却传出十分不和谐的声音。

    “总裁,您是在和人家开玩笑吗?不是说好了让我做总裁助理的吗?”门背后传来一道楚楚可怜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

    刚伸出准备敲门的手也不得不收了回来,仔细回忆一番,这声音似乎有些像有过两面之缘的那个高傲女人,她在求什么?

    好奇心大起,叶阑珊站在门外很小心的倾听,只听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正快速接近叶阑珊身前的这扇大门。

    “哼,总裁,人家这可真的走了!”女人依然用她那楚楚可怜的声音威胁着顾俊逸。

    “不送,出去!”顾俊逸终于说话了,声音依然那样富有磁性,懒洋洋的,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个女人对他说什么。

    女人很不情愿,但也只能开门离开,可刚一开门,却和叶阑珊撞了个对眼。女人本就一肚子火,见到叶阑珊居然出现在眼前,什么都没想抬手就甩了狠狠一耳光。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彻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叶阑珊捂着通红的脸,脑海里几乎乱作了一团,这是为什么?平白无故挨她一巴掌?

    这口气叶阑珊是不可能演的下去的,正欲质问,可对方却先开口道:“狐狸精!就知道你是来勾引总裁的!给老娘记着!”

    女人说完,狠狠推了叶阑珊一把,头也不回的离开而去,留下一脸不明所以的叶阑珊,呆呆的站在原地,右边脸颊依然传来阵阵火辣。

    “既然来了,还不快些进来。”顾俊逸懒洋洋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了出来,钻进叶阑珊的耳朵里。

    叶阑珊一肚子的怨气,先是被人像看小丑似的看了一路,方才又莫名其妙吃了一巴掌,而始作俑者就是这个混蛋,把她原本美好的一天都给毁了!

    叶阑珊气的连连喘气,大步走了进去,之间顾俊逸这个混蛋,正一脸微笑的坐在办公桌前,安逸的喝着茶,好像根本没察觉到方才门外发生的一切一样。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根本就是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阑珊气不打一处来,重重的把包摔在顾俊逸豪华办公桌上,捂着火辣的右脸颊,怒道:“你这个混蛋,本姑娘招你惹你了,你要处处让我难堪!”

    顾俊逸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怒容的叶阑珊,优雅的放下精致的茶杯,轻轻指了指办公桌前的皮椅,道:“坐下,慢慢说。”

    叶阑珊哪里还有心情和这样的混蛋慢慢说,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这种屈辱,就像纹身一样,烙印在心头。

    “混蛋,这份工作我不要了!”叶阑珊拿起包就往门外走,留在这里,除了能得到一份高额的薪水以外,几乎没有其他半分好处。

    “不要?我说的话没人敢说不,你可以走,只要你不介意明天的报纸你和我一起出现在头版就行。”顾俊逸无所谓的笑了笑,一切都是如此轻描淡写。

    “你!”叶阑珊气的浑身发抖,这样赤裸裸的威胁,让叶阑珊不得不停下脚步,和这个混蛋一起出现在报纸头版,那她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我怎么了?”顾俊逸饶有兴趣的看着叶阑珊因为生气而显得很滑稽的精致脸蛋,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轻敲桌面,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这个无赖!”叶阑珊恨不得上去狠狠踢他几脚咬他几口,恨的牙痒痒。

    “敢这样骂我的,你还是第一个。不过凡事都有第一次。”顾俊逸笑着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叶阑珊逼近,身上只穿了一件解开了三枚纽扣的白衬衫,露出其后硕壮的身体。

    叶阑珊也是这才看到顾俊逸是如此的衣冠不整,隐约闻到一股危险的气息,直觉告诉她,这时候应该赶快跑。

    可不等叶阑珊抬腿,自己已经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拉进怀里,高级古龙水的味道钻进鼻孔,就像迷药一般,闻的叶阑珊有些头晕目眩。

    “你,你又想做什么。”叶阑珊慌了,方才的一腔怒火瞬间被恐惧取代,之前在电梯里好歹还是公共场合,现在是在这个无赖的办公室,喊破嗓子都不会有人听到。

    “没什么,闻闻那味道。”顾俊逸的鼻尖凑到叶阑珊发间,肆无忌惮的搜刮着叶阑珊身上,那股让他莫名冲动的清香味。

    叶阑珊不敢多动弹,生怕这个混蛋又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叶阑珊才试探性的挣扎一下,可换来的却是更紧的拥抱。

    “明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总裁助理,你可以拒绝,但后果自负。”顾俊逸放开叶阑珊,又露出他那招牌式的令人讨厌的懒散神态。

    “你!”叶阑珊最不喜欢被人强迫做事,什么总裁助理,她根本不稀罕,要她整天待在这个混蛋身边,绝不可能!

    “不!绝不可能!我不要做什么总裁助理。”叶阑珊回绝,这个男人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不要?我说过,没人可以拒绝我的要求,包括你。”顾俊逸笑了笑,伸手捏住叶阑珊的下巴,整个人向前倾倒过来。

    叶阑珊闻到一股浓浓的危险感,疯狂的挣扎想要逃跑,可是顾俊逸这个混蛋的手怎么这么有力道,就像一把锁一样牢牢框着她的身子。

    “你又想做什么!”叶阑珊惊恐的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顾俊逸不断靠近的英俊脸孔,只是现在这张英俊脸孔,却宛如魔鬼一般恐怖。

    顾俊逸没有答话,紧紧框着叶阑珊纤细的腰肢,不顾叶阑珊的挣扎,肆无忌惮的吻上了她的红唇。

    叶阑珊眼睛顿时瞪的老大,想要晃动脑袋挣脱,可是顾俊逸似乎早有预料,另一只大手死死按着叶阑珊的后脑勺,摧毁了叶阑珊最后的挣扎。

    叶阑珊嘤咛了一声,牙关的防线已然遭受不住顾俊逸的重重围攻,一个不留神,防线终于溃败,顾俊逸温暖柔软的舌头便钻了进去,大肆搜刮着其中的甘甜。

    脑海中阵阵的轰鸣,叶阑珊眼前已经一片漆黑,任由顾俊逸的舌头为所欲为,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而原本死死按着叶阑珊脑袋的大手,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探入叶阑珊的衬衫,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白皙光滑的肌肤。

    猛地,叶阑珊惊醒,二十多年来从未有别人触碰过的地方,如今却陷入魔掌,俏脸,身上的衣服早已一片狼藉。

    “住手,你这个无赖。”叶阑珊一把推开顾俊逸,慌忙的整理着不知何时被顾俊逸解开的衬衫。

    “我以为你很享受。”被拒绝的顾俊逸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只是看起来依然与往常一般,还是那样的懒洋洋,无精打采。

    “你!去!死!”叶阑珊气呼呼的吼了一声,转身想走,可包还在桌上,顾俊逸就像一道天然屏障一样拦在那儿。

    “明天开始来上班,你的就职通知已经吩咐他们传下去了。”顾俊逸根本不给叶阑珊有半点拒绝的余地,看上去懒洋洋的模样,其实却霸道的像魔鬼。

    “我不要!”叶阑珊一扭头,这种强迫让她浑身不舒服,屈服不是她的个性。

    “好,可以,不过明天报纸会怎么说,我无能为力。”顾俊逸摊摊手,作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你!威胁我!”叶阑珊被他气得浑身发抖,今天倒霉透了,竟然遇到这样的瘟神。

    “一分钟,给你选择。”顾俊逸又坐回转椅上,只是眼神中却看不到半分懒散,有的只是不容反驳的霸道。

    叶阑珊深吸了口气,脑海中飞过无数个念头,可最后只能轻轻叹口气,回道:“我接受,但我们只能是上司下属关系,你听到没有。”

    “哦,什么?我有点耳鸣,听不清说话。”

    “你这个无赖!”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