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族长做主

    云秀卿和族长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吕婆娘和吕骑昌破口大骂,骂得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门口的村民都围满了,族长听到那难听的话,脸都绿了。

    云秀卿打量了族长一眼,而后把村民扒拉开,看着趾高气昂的吕婆娘和吕琦昌:"吕琦昌,你说你也是一文质彬彬的秀才,站在我家大门口对一女子这般辱骂,可真是有失了你秀才的身份。"

    吕琦昌眼睛一瞪:"云秀卿,你骗人在先,我凭什么不能骂你。"

    "云秀卿,你少在这里污蔑我家琦昌,你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敢这么大声嚷嚷,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云秀卿我今天就告诉你,你今天陪我一百两也就罢,不然,我让人拆了你家宅院。"吕婆娘阴狠一笑,她家早盯上了云家的财产,哪想云家这么不争气说败就败,她今天怎么也得捞点油水回去。

    云老爹见吕婆娘指着鼻子骂自己的女儿,登时怒极攻心,手指颤抖的指着吕婆娘:"吕婆娘,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我的女儿我清楚,她就是饿死,也不会偷你们家的东西。"

    云秀卿见云老爹这么护着自己,眼眶一热,她穿越过来不过寥寥几日,终于在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亲情的温暖。

    "爹,你别激动,我来收拾她们。"云秀卿上前把气得满面通红的云老爹拦在了身后。

    "卿娘,爹对不起你,爹护不住你啊。"云老爹抬手用衣袖擦了擦泛红的眼睛。

    "血口喷人,真是笑话,那可是我家祖传的金簪,我家琦昌本来要拿这金簪给你当聘礼的,这金簪只经过你的手就成假的了,大家伙儿评评理,谁在血口喷人。"吕婆娘双手叉腰,越说越来劲,她今天就坑住云秀卿了。

    云秀卿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人群后的族长,见族长的脸比锅底还黑,嘴角勾了勾。

    "够了。"人群后,族长黑着脸大吼一声,熙熙攘攘的人群登时安静下来,村名们自觉让开了一条路,族长面无表情的走到吕婆娘和吕琦昌的面前:"叫嚷什么?"

    "族长,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家祖传的金簪被云秀卿偷梁换柱换成假的了,族长,你给我评评理啊。"吕婆娘见族长来了,气焰反而涨了不了,扒着族长的胳膊死活不放。

    吕琦昌忙上去附和道:"族长,您身为一族之长,今天得给我们做主啊。"

    "我说你们俩个有脸吗?啊?"族长气得脸涨红,把胳膊猛得从吕婆娘手里抽出,指着俩人的鼻子,怒骂道:"吕琦昌,亏你还天天念圣贤书,你念的书是不是都到狗肚子里去了,你们俩这叫乘火打劫,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吕婆娘听到族长骂人的话,有些,这完全和她想的不一样啊:"族长,你是不是吃了云秀卿这个的迷魂药了,明明就是她把我们家金簪偷了的。"

    "对啊,族长,你不能偏袒云秀卿啊。"吕琦昌也有些发懵,他们今天就是吃定坑云家一把,这族长是怎么回事,难道发现他们的阴谋了不成?

    族长见两人冥顽不灵,冷冷的道:"我告诉你们,卿娘一开始就把金簪给我保存,你的金簪只经过了我的手,你若是觉得我把你家的金簪偷了,那咱们就报官,看看官爷最后是怎么判的。"

    "什,什么?"吕婆婆听了族长的话,脑子登时反应不过来了:"族长,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云秀卿偷了我们的金簪,怎么又变成族长你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