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趣之人

    就在云秀卿惊讶之际,蒲炜沧已经挽起裤腿走到河中叉了几条鱼上来。

    临岸的河水虽浅,但水流也不慢,方才云秀卿捕鱼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什么大鱼,可蒲炜沧居然能这么快的叉住游来游去的鲤鱼!

    "走吧!"蒲炜沧把竹叉上的鱼递给云秀卿,自己捡起地上的野鸭:"去我家!"

    云秀卿抿唇跟了过去:"你说的如此干脆就没想过我会不去?"

    "第一,你肚子饿没有回去吃东西而是选择逮鸭子,我看你衣裳华丽也不像是穷的吃不起饭的人,所以便猜想你不愿回去,第二你衣裳湿了也不去换,想必是家中有什么难事让你抵触,我听说今日云家出了事儿,在往你身上一引,若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云家姑娘!"

    云秀卿沉默不语,算是承认了蒲炜沧说的话。

    "那你呢?你是谁?"云秀卿开口问道:"你的身份又是什么?"

    "我不过是个四海为家的猎户罢了,不值一提!"蒲炜沧摆手:"两年前,我就迁居到永安村了!"

    云秀卿唇角一扬,不再言语,面前这人明显在隐瞒自己的身份。

    他说自己是猎户,若真是猎户因为常年拉弓指腹应该会磨茧才对,可他不仅指腹有茧,手指下跟手心中也起了厚厚的茧子,加之他快速的身手,如此看来,倒更像是个成日里舞刀弄枪的。

    他不愿将真实身份告诉自己,她也没必要一问再问,本就是萍水相逢,他也丝毫没有害自己之心,吃一顿饭还是可以的,正好此时的云秀卿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蒲炜沧的家很简单,几间茅草屋,一圈篱笆围成了个院子,院子里头种了几颗云秀卿叫不出来名字的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坐吧!"蒲炜沧推开房门请云秀卿进去,云秀卿环顾了四周几眼,屋子里更是空旷,只有床跟桌子。

    蒲炜沧烧上水后便开始处理鱼,云秀卿没事干就出去帮他往火里添柴。

    蒲炜沧烧饭的技术熟练无比,不一会,云秀卿就吃着了美味大餐。

    "没想到你这么会做饭!"云秀卿将最后一个鸭骨头吐出来,满足的擦了擦:"比我们家厨子做的都好吃!"

    云家虽然坐落在村里,可光宅子就占地十来亩,家里有厨子跟丫鬟根本就不为过。

    蒲炜沧轻笑:"蒲炜沧,我的名字!"

    云秀卿一愣,只点头:"云秀卿!"

    蒲炜沧自报姓名,分明是想跟她交朋友,虽然云秀卿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他武了得,厨艺又棒,结交了似乎也不错。

    蒲炜沧见云秀卿应的爽快,心头越发的刮目相看。

    "天色也不早了,我回去了!"云秀卿起身:"谢谢你的款待!"

    蒲炜沧开口道:"你家的事我略有耳闻,若有什么帮忙的,你只管开口!"

    云秀卿应了下来,她身心愉悦的往家里走,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吕琦昌跟吕婆娘正堵在云家门口,不停地叫嚷着。

    云秀卿诧异的走过去,吕婆娘见云秀卿走过来,只抬手指着她:"你若不信,只管自己去问你闺女,是不是收了我儿子的金簪!"

    云秀卿一头的雾水:"什么金簪?"

    "你这小,家道中落了就要赖我家的金簪不成?"吕婆娘恶狠狠的骂着:"黑心呦,怪不得待嫁三年都没人要!"

    "你嘴巴放干净些!"云老爹脸色一沉:"我们家虽然破败,但也不至于赖你的金簪,若是卿娘拿的,我们自然会还回去!"

    云秀卿皱眉一想,突然福至心灵,她记得吕琦昌是给过自己一个金钗来着,可自己没要啊,那金钗……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