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钱的重要性

    云老爹咬牙:"不动卿娘的嫁妆,大不了,我把这宅子给你!"

    云家的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产业,更是云老爹最重视的东西。

    "爹,宅子不能给出去啊!"云铭萧的媳妇巧慧大声喊道:"若将宅子给出去,咱们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以后可怎么活啊!"

    云妇人也抹着眼泪:"咱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若是将宅子给出去,祖宗们会记恨的!"

    "难道你们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卿娘当一辈子的老姑娘?"云老爹也红了眼眶:"我已经没有教好一个孩子了,难道你们要让我毁了另一个孩子?"

    "爹,秀卿的嫁妆以后还可以挣,当前救相公要紧啊!"巧慧哭哭啼啼的劝着。

    云老爹愁眉紧锁,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记得你们说过,若他还不上银子,你们就要了他的脑袋,如今我爹出了一千两,还不上的那些,你们只拿了他的手去抵不就好了?"

    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皆转头看过去,云秀卿也不怕,只冷声说着:"剁了他的手,也省的他在出去赌了!"

    "云秀卿,你这个小,你居然让别人剁你亲哥哥的手,你蛇蝎心肠,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云秀卿不怒反笑:"你败光祖上家业,逼迫爹卖掉祖宅,还要吞我嫁妆,咱们两个到底是谁狼心狗肺?到底是谁该不得好死?"

    "你……"云铭萧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就是这么当妹妹的?"巧慧如刀子般的眼神冲着云秀卿狠狠地剜过去:"自家的亲哥哥都快被人砍了,可你居然只想着自己那点嫁妆?"

    "你是哪里来的脸?"云秀卿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我爹我娘尚未言语,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责唾骂?"

    "天啊,云家生出的是什么罗刹啊!"巧慧一屁股坐在地上边哭边骂:"旁人家的姑娘嫁出去了还给家里聘礼,可我们家的姑娘呢?不仅不给聘礼,还要拿嫁妆,这嫁妆可是你哥哥的命啊,你这个冷血的罗刹,你为了那点钱,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亲哥哥死啊……"

    云秀卿冷眸瞧她:"他自己自作自受,我凭什么要给他擦屁股?"

    云老爹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他闭眼怒道:"孩儿她娘,去把咱们家的宅契拿出来!"

    云妇人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老爹。

    "去啊!"云老爹厉声催道。

    云妇人这才颤颤巍巍的往屋子里头走,她拿锁将家里的柜子打开,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一张纸往外头跑去。

    "这里头有钱庄的存票,还有各个店里的珠宝首饰,加起来有三百多两了,你们快放了我儿子!"云妇人边说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持刀的壮汉。

    云老爹一听,脸色铁青,他火冒三丈地道:"秀卿她娘!"

    云妇人转头看了几眼气急败坏的云老爹:"宅子不能卖,卖了萧儿住哪儿?你想过没有!"

    "那你也不能拿秀卿的嫁妆啊!"云老爹双手捂脸,一行泪水从他的指尖里滑落。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正这些东西早晚都是要给别人家的,还不如拿来让我萧儿保命!"云妇人信誓旦旦:"我做的没错,秀卿嫁不出去是她丑胖,本来就是个赔本的买卖,不做也罢,这辈子能不能出嫁,只看她的命了!"

    云秀卿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坚定的云妇人,就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她就被她娘狠狠地抛弃了。

    "去拿宅契!"云老爹的声音不容置喙。

    "我不去,我不能让萧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云妇人也坚定的很。

    云老爹气急败坏的拍着大腿:"行,行,你不去,我去!"

    "你敢!"云妇人也犟的很,她一把夺过那壮汉手里的刀:"你要是敢去拿房契,我今儿就在这里抹脖子自尽,我跟萧儿一起命丧黄泉,你去跟秀卿过吧!"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