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没有了希雅在他身边,左少羿已经毫无顾忌,他想要杀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少羿哥哥,求你不要伤害他,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希雅挣扎着想要回到林峰身边。

    左少羿看了眼蓝希雅,曾经,他以为她是不一样的,她纯真,善良,纯洁,温柔,她就像是一道彩虹般照射进他黑暗阴霾已久的心,所以他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贝,宠溺着,爱护着,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期待着有一天她能成为他的新娘,走进他的世界…..

    可没想到,他心目中纯白如天使的她,竟然也像其他女人一样下贱!

    第一次她被雷炻掳走,发生那样的事情,他可以不介意,不去想,因为他知道她是那次事件的受害者,是雷炻故意向龙天集团报复的!

    但是这次呢?他绝对无法容忍,这个男人,必须死!

    "闭嘴!"左少羿不想再听她的解释,现在解释什么都晚了。

    一步步的走进林峰,那黑洞洞的枪口离他越来越近,直到枪口抵在他的额前,凶狠愤怒的眼眸没有闪过一丝的犹豫,"咔嚓"一声手枪上拴的声音,之后紧跟着"砰"的一声巨响,子弹近距离的射击,直接穿透了林峰的头颅!

    "不——不——"

    蓝希雅惊叫着,看着林峰额前那突如其来的血洞,鲜血像决堤的洪水般,止不住的往外流……

    左少羿阴狠狠的笑了一下,并没有理会蓝希雅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对着两名手下命令道:"把尸体处理下,拖下去剁碎喂狗!!!"

    "不要,少羿哥哥,你不可以这样,我们真的不是你们所看到的那样,真的不是啊……"蓝希雅哭喊着,始终没有放弃挣扎,在听到他那些话后,更是吓破了胆子,人都死了,不能连具尸体都保不住。

    她手脚并用的挣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拉住她的保镖一个失手,猛的被她挣脱掉了。

    冲上前死死抱住林峰的尸体,她决不能让他们把峰带走,死命的抱住她,怎么都不肯放手……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拖出去——"左少羿被她的举动彻底激怒,对着几名手下怒吼道。

    黑衣保镖听从命令,立刻将蓝希雅用力的拖开,不管她的挣扎和苦恼,拖着前额全是鲜血的林峰离开房间。

    龙梓琳在门外刚才就听到了枪手,待保镖拖着林峰出来的时候,看着他那满是鲜血的前额,瞬间吓得她捂住嘴连连退后好几步。

    "你……你们就打算将他这个模样带走?"龙梓琳吓得说话都颤抖了。

    "大小姐请放心,我们会处理干净的。"说完,一名保镖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林峰头上,拖着他往备用后楼梯走去。

    房间里,蓝希雅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看着地上的血迹,斑斑泪痕无休止的落下……

    左少羿用力的摔门,将门锁从内反锁后走回到她面前,用异常的眸光看着她,那眼神,似乎随时都要将她吞噬掉似的。

    蓝希雅抬头,悲伤的眼神对上了他的黑眸:"左少羿,你……你都已经杀了林峰,你还想要干什么?"

    左少羿冷笑着,那是嫉妒而扭曲的笑,"你不是很饥渴吗?你不是很想要男人吗?现在我就来喂饱你,反正你都已经不是什么纯情了,就别在装了!"

    话落,他一把将跌坐在地上的蓝希雅提起来,用力的甩到床上,直接拉下自己的西裤拉链,根本没有想过给她任何前戏,就想直接狂猛的将她占有,贯穿她的身子。

    "不——不要,救命啊!!!"面对已经疯狂的他,蓝希雅无助的嘶喊着,连衣裙被他的大手直接掀起,下一步就是那薄弱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怎么,你能跟其他男人做,难道就不能跟我做吗?放心,我肯定会比其他男人更能满足你!"将她一双挥舞的手臂高举控制在头顶,低头封住她叫喊的红唇,品尝着属于她的味道。

    "呜呜呜……"她连喊都喊不出,修长的腿不停的踢打着,这是唯一能阻止他的反抗了。

    左少羿粗糙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着,一路下滑来到她的三角地带,那碍事的丝薄阻碍了他的进攻,蓝希雅慌乱的挣扎着,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禽兽,他再也不是她心目中那个疼爱她的少羿哥哥了。

    "砰"门被人从外边用力的撞开,龙梓琳在门外听到了蓝希雅的哭喊声,心底一惊,立刻就猜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门被反锁住,她只能命令保镖用力的将门撞开。

    "左少羿你疯了——"龙梓琳冲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幕,立刻想要拉开他。

    她的出现让左少羿松懈了对蓝希雅的束缚,稍微得到一点自由,蓝希雅就哭喊着:"姐姐,姐姐救我!"

    要是换了其他男人,她才懒得理,但这个男人是左少羿,她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几次上前想要拉开他都被他推开,龙梓琳眼看着他就要脱下那小狐狸精的,心一横,拿起房间里的一个花瓶,对准了左少羿的头部用力一砸。

    "啊——"随着蓝希雅的一阵尖叫,左少羿头部缓缓流下一滴滴血迹,正好滴落在蓝希雅身上。

    "龙梓琳,你……"左少羿从希雅的身上离开,转身对上身后一脸气愤的龙梓琳。

    "我怎么了,你可是我的未婚夫,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强*暴我妹妹,难道我做的有错吗?"龙梓琳趾高气扬的对上他,就算这事闹到爹地那,她都不怕。

    高傲的眼神看向缩在床上的蓝希雅,示意她还不赶快走,蓝希雅将衣服整理好,连鞋子都没来得急穿,趁着他们俩争吵的时候,冲出了房间,直奔向电梯而去。

    守在门外的保镖反应过来追上前去时,蓝溪雅已经快他们一步跑进了电梯,等追到酒店外,早已经没有她的身影了。

    夜色朦胧,希雅从酒店跑出来后就躲进酒店附近的一个后巷,等确定了那些保镖走远了,她才敢出来,但她不敢回家,因为想到林峰的死,她害怕会连累到曼姨,她已经不敢想象左少羿接下来会疯狂到什么地步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