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若不是二十年前他的生意才起步,需要她娘家的支持,就凭她派人去暗杀蓝心玫和那两个孩子,他的性格早就一枪毙了她,也不会一直相安无事的活到现在。

    "那怎么办?"龙梓琳是在担心自己龙家大小姐的地位。

    难怪爹地对她和妈咪这些年一直都很冷淡,鲜少回家,看来就是去外面陪那个狐狸精生的孩子。

    "行了,让我先静一静。"秋水心皱着眉头站起来,如果必要的话,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那个女孩也解决掉。

    二十年前一个蓝心玫她都敢下手,更何况现在只是一个小贱种!

    公寓。

    "希雅,听爹地的话,吃点东西好吗?"龙俊生一脸慈爱的亲手端着食物到她面前,这会天都黑了,一天不吃不喝的,这身体怎么能熬得住呢。

    蓝希雅还是缩在床上,将脸颊埋进双腿间,她不想见任何人,包括最疼爱的爹地。

    一个下午,龙俊生好话说尽了,可希雅还是这样,让他该如何是好啊?

    "董事长,夫人打来的电话,说有事要跟您谈。"彼特推门进来,打断了房间里父女的谈话。

    龙俊生早就算好了要跟她摊牌,放下碗筷点点头,对站在门外的彼特回道:"好,这件事也应该跟她谈谈,你在楼下等我,留两个人守在这保护小姐的安全。"

    "是。"彼特立刻关上门,按照他的话去做。

    龙俊生知道希雅现在心里不好受,也许她的确是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个事情,上前将他的小宝贝抱在怀里,安慰着她:"孩子,爹地要先回去跟你大妈谈些事情,不过你放心,爹地明天就会来陪你,还会接你一起回龙家,以后你就是龙家堂堂正正的二小姐。"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恢复希雅的身份,接她回龙家,不管那个女人同意或不同意,他的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铃……"龙俊生等人刚刚离开,一道悠扬的手机铃声就从蓝希雅平日带的小挎包中响起。

    希雅听到这熟悉的手机铃声,立刻下床从挎包里拿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激动的摁下接听键。

    "希雅,是我,你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让蓝希雅顿时激动不已。

    "峰,是我,是我……"楞了几秒,蓝希雅激动的落下了的泪水,以为他看到那些新闻后不会在理她了,一度让她心痛得几乎要停止呼吸。

    电话那头的男子名叫"林峰",以前是饶雪曼的学生,由于龙俊生一直严谨的保护着希雅,所有两人一直都是偷偷的交往,不敢告诉任何人。

    饶雪曼在门外听到了里面有动静,悄悄的站在门外贴着耳朵偷听,从隐约听到的谈话中可以判定,电话那头的是人林峰那孩子。

    其实她也知道希雅瞒着他们偷偷跟林峰那孩子交往,不过看她那么开心,她也就一直假装不知道,没有将这事情告诉龙俊生。

    听着里面的希雅终于肯开口说话,她就放心了,让他们俩好好聊聊,或许能解开希雅心底的那个结!

    此时的龙家大宅内,龙俊生回到家后,和秋水心两人在书房里紧紧的关上门,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书房。

    不过左少弈就算没在场,也大概猜到了龙俊生的决定,他一定会把希雅接回龙家,到时……嘴角那抹肆虐的笑容笑得令人不解,龙梓琳站在走廊上看着他,心中猜到,看来那个小狐狸精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少弈哥。"龙梓琳悄悄的走到他身后,从身后主动的抱着他的腰部,带着一丝撒娇的口吻轻唤着他。

    左少弈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但很快就将厌恶的表情隐藏了起来,假寐的的转身看着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你都不陪我,我怎么睡得着嘛?"龙梓琳赤裸裸的邀请着他,将腰间的的睡衣带解开,露出了里面那性感的蕾丝睡衣。

    他们已经订婚了,再过不久就要结婚,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在说她早就是左少弈的女人,在他面前,她根本不需要矜持。

    打横将她抱起走上三楼的卧室,左少弈对她完全没有半点感情,连灯都没开直接扔她到大床上,撕开她身上的衣服,粗鲁的抚摸蹂躏着身下的这具女体。

    他厌恶龙梓琳的这张脸,如果她不是龙俊生的女儿,他根本就不会多看她一眼,像她这种货色的女人,他左少弈要多少就有多少。

    两人在卧房中激情如火,这一边龙俊生已经和秋水心摊牌,并拿出了二十年前的事情重提,当年他从旧金山回来的时候,立刻派人去调查,一步步的发现,原来那幕后的黑手就是他的妻子秋水心。

    两人当时大吵了一架,但龙俊生最终将怒火压住,为了龙天集团未来的发展,他需要她娘家在人际和渠道上的帮助,但是现在她要是敢阻拦或者再次对希雅下手,他绝对不会像二十年前那样放过她的!

    "你是铁了心一定要将那个女人的女儿接回来?"秋水心不死心的再次问道,这么多年了,就算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难道我刚才说的话还不够仔细吗?现在你最好收敛点,要是让我察觉到什么,别说是你,就连家我也不会放过!"龙俊生对她撂下了狠话,就是想警告她,他如今今非昔比,别以为他还会再看她的脸色。

    秋水心不得不点头,这个结果是在她意料之中的事,只要那个小贱种安分老实,她也不会做得太过份!

    ……

    玫瑰庄园

    "雷少,泰国那批军火已经搞定了,蓝雨处理下后事,过几天就应该要回来了。"顶楼的书房内,安德烈将红酒倒进水晶杯中,递给雷炻。

    雷炻接过水晶杯,站在书房的落地玻璃前,从这里看外面的风景,简直就是在欣赏一种艺术,将一切都踩在自己脚下,掌控在他的手中!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