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董事长,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希雅小姐那边的情况有些棘手,您必须得亲自去一趟。"龙俊生的高级助理"彼特"在他身边提醒道。

    "嗯,你去备车吧,希雅的身份也是时候该公开了!"雷炻都已经把他逼到这份上,如果他不承认的话,那么的矛头就会直接指向希雅,他不敢想象那些记者会凭空诬造些什么龌蹉的理由强行加到希雅身上。

    十年前在伦敦找到希雅的那一刻,他就保证过,一定会将自己所有的父爱都给她,一定会将世想要的一切都给她,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或事伤害到她。

    但是,他失败了,终究他还是没能将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保护好,让她遭遇了一个女人最悲痛的经历!

    "快看,龙俊生出来了!"龙俊生在保镖的保护下从大门走出来,刚露面,就被眼尖的记者发现,引起一片惊呼。

    其他人听到"龙俊生"这三个字,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朝大厦正门的方向看去。

    果然,看到是龙俊生本人,瞬间,一大群记者犹如是热锅上的蚂蚁那般,都急忙的围堵在大厦的门外,一个个准备好录音笔和器材准备向他提问!

    "龙先生,请问早上被曝光的那卷视频中的女孩跟您是什么关系,是否像网络上谣传的那样,是您的私生女呢?"记者的问题一阵见血,直接往要点上发问。

    十几名保镖将龙俊生前后左右的护住,记者只能在一定的范围向他提问,这一切都被在场的媒体拍摄下来,现场的将画面传送回电视台。

    "龙先生,请问您对视频中少女的行为有何看法?她到底是不是您的私生女呢?"几乎所有记者的问题,都是首先围绕在"私生女"这三个字上。

    龙俊生沉默了一会,看着眼前这片敬业的记者媒体们,向他们打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后,终于开口回答他们那一连番的问题:"第一,视频中的女孩名叫蓝希雅,是我龙俊生的女儿没错,之所以没有公开她的身份,只是想保护她,在场的记者朋友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我龙俊生是混黑道起家的,仇家自然不少,当年我大女儿龙梓琳就差点被绑架,所以我对子女才格外的小心。"

    "龙先生,那您能解释一下关于那卷不雅视频是怎么回事吗?是人为报复?还是令千金个人作风问题?"记者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提问。

    他既然现在敢站出来,就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再被人冤枉!

    "就在昨天下午,我女儿突然在培训中心的琴房失踪,直到今天早上凌晨四点才找到人,但是……."龙俊生说到这,突然低下头,看起来一副痛心难过的模样。

    记者听到这,大概都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为了能挖出最劲爆的新闻,再次连番对龙俊生提问。

    "龙先生,是不是令千金被人绑架强*暴了?所以才发生了这条不雅视频,但是看视频中的画面,令千金并不像是被人强*暴的呀?您是不是为了维护令千金而编的谎言?"

    "不——我龙俊生用人格担保,我说的话绝对没有半点虚假!一定是那些歹人让我女儿喝下了不明药物,当时找到她的时候,她依旧是昏迷不醒,这件事情我已经向警方报案,相信警方会还一个公道给我们,也希望大家不要扭曲事实,伤害到一个无辜的女孩。"龙俊生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真是假,这一点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数。

    一群记者互相对望,看来龙俊生说的是真的,既然已经提交给警方处理,看来这件事情还有一些内幕没有被曝光。

    "龙先生,您是否能猜到是谁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损害令千金的名誉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将我所知道的提交给警方了,相信对方绝对是冲着我龙俊生来的。"一想到雷炻那张脸,龙俊生的眸子就闪现出一丝杀意。

    "麻烦大家让一让,你们想知道的我们董事长已经回答了,现在我们有急事要离开,希望大家能配合一下。"彼特看着情况,要是不制止的话,都不知道要被他们围堵到什么时候。

    保镖立刻配合的将记者散开,司机见到人群散开了一些,立刻将车缓缓的开过去,在保镖的疏散护送下,龙俊生终于摆脱了那群记者,坐上车往天母中山北路的高级住宅区驶去

    刚才这些采访画面和龙俊生的现场回答,电视台在接收到信号画面后就立刻播放在新闻中。

    此时的雷炻正在液晶电视机面看到他的回答,这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对于龙俊生的老婆秋水心而言,这无疑是在她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妈咪,爹地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难道是那个狐狸精的女儿?"一身材高挑,全身名牌亮丽的性感美女,正拉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不敢相信的质问道。

    秋水心一遍遍的看着新闻里丈夫说的那些话,蓝希雅,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那个贱*人所生的女儿,都怪当年那群废物,不忍心下手杀了那两个贱种,可气!

    "妈咪——"见她不说话,好像在想些什么,龙梓琳不满的摇晃着她的手臂。

    "吵什么,没看我正烦着吗?既然猜到了是那个贱*人的贱种,就别在多嘴!"秋水心现在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她了解丈夫的脾性,现在既然公开了贱种的身份,下一步就绝对会将那个贱*种接回龙家来认祖归宗。

    "妈咪,要不要打电话问问少羿哥出了什么事?"龙梓琳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未婚夫,现在公司很多事情都是由他负责,或许他会知道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吧,他们那些男人都是一伙的,如果少羿有心想告诉我的话,早就会说了,而不是等到现在事情发生了,让我去逼问他。"秋水心将现在的局面看得很清楚,龙俊生已经不再是二十年前那个他了,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需要她娘家出手帮他。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