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与其说是庄园,更应该说它是一座将现代和经典演绎得趋臻完美的城堡,庞大而宁静,华丽又不失典雅,花园中展现的异国风情白色雕塑,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位置,都能给人提供一幅精彩绝伦的图画。

    这是雷炻在三年前花了天价买下的一块地,占地面积约十亩地,6600平方米,有生活居住办公的各个硬件建筑设备,还有休闲娱乐的花园,游池,网球场等等…整整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日夜赶工才修建装修完工,因为雷炻的母亲生前最喜欢玫瑰,故而取名为"玫瑰庄园"!

    踏入这座如同城堡的大厅,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盏奢华得令人窒息的蛋糕层圆形水晶吊灯,每一片水晶的切割都相当的完美,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如同看到了满天星雨般的美丽。

    墙壁上的欧式壁画,挂灯,各色琳琅满目的珍宝古董,村托出了城堡的华丽和奢侈,更突显出主人的雄厚财力和背景。

    顶楼的书房,这是庄园内的禁地,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私下进入的地方,雷炻习惯性的靠坐在真发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新闻媒体的连番报道,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但是,这似乎还不够!

    "烈,准备一下,再送一份大礼给龙俊生!"雷炻拿起身边的手机拨通了安德烈的电话,他要看看这份大礼,龙俊生要如何应对。

    "明白!"电话那头的安德烈接到指示后,立刻将手里的资料外泄给媒体,让这次的性*爱视频事情,愈演愈烈,更是让矛头直指向龙俊生。

    雷炻,这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一旦得罪过他的人,都别想有什么好下场,龙俊生竟然还单纯的派杀手来杀他,难道他雷炻会是那种被女人轻易控制得住的男人吗?可笑……

    **

    "不要……不要……"额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昏睡中的蓝希雅神色紧张惊恐,连连发出呓语。

    在梦中,她梦到一个男人正在对她施暴,他的笑声好可怕好可怕,不管她怎么挣扎叫喊,男人始终都不肯放开她,变得更凶残的蹂躏她,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男人的脸,但是却怎么都看不到。

    "希雅,希雅......曼姨在这陪着你,别害怕。"床边,一名中年美妇一直守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让自己的温度给予她一丝安全感。

    她名叫饶雪曼,是蓝希雅的养母,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她无法生育,但又不想去孤儿院领养那些已经长大懂事的孩子,经朋友介绍,她向人口贩子买了一个才出生几天的女婴后,带着孩子一起远离台湾,去了伦敦。

    可谁知十年后的某天,一个叫龙俊生的男人突然来到她在伦敦家中,说明了来意后,并拿出了他和希雅的DNA检验报告,原来他就是希雅的亲生父亲。

    希雅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并没有责怪任何人,也没有追问当年为何遗弃了她,龙俊生为了能照顾弥补对女儿这些年的父爱,将她们俩接回了台湾,未免再生事端,她的身份才一直没有对外公开!。

    "叮咚……"客厅外响起了门铃声,饶雪曼向客厅外看了一眼,松开紧握住希雅的手起身去开门。

    将门打开,原来是左少羿来了,不过看他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劲,她就猜到一定是出事了,拉着他细声的问:"少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要老实跟曼姨说?"

    一股不祥的预感将饶雪曼包围着,从今天早上关于性*爱视频的那条新闻播出后,她到现在一颗心都还没定下来,难道又出事了吗?

    左少羿蹙紧了眉头,从前他来看希雅脸上总带着一丝微笑,但今天,他却怎么都笑不出来,心底的怒火此时更是熊熊燃烧着。

    "曼姨,你要看好希雅,一定不能让她看电视还有电脑,总之所有了解到外界新闻的东西,都不能让她碰!"左少羿无法想象,倘若希雅到刚刚最新报道的一条新闻,会不会整个人奔溃。

    饶雪曼听他这么说,心底就更是着急了:"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看曼姨也不是外人,左少羿沉默了几秒,在她耳畔轻声的说:"希雅的身份已经被曝光,就连她是董事长的私生女这件事情,也一并被曝光了!"

    "什么?"饶雪曼一阵惊呼,她想不到事情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啊——啊——"正在两人在门外交谈之时,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从蓝希雅的房间里传出来。

    左少羿立刻冲进去,看到希雅此刻正拿着手中的平板电脑,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上的画面……

    "希雅,希雅……"左少羿上前呼喊着她,见她依旧没有反应,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平板电脑往门外扔去,然后紧紧的抱住她。

    刚才饶雪曼刚离开房间,蓝希雅就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

    此刻她的眼里耳里,听不到任何人的呼喊也看不到任何的存在,只有刚才电脑屏幕里的画面和新闻重复的出现在她眼前。

    饶雪曼想不到她只是离开一会的夫,希雅就醒了,看到她现在就像个木偶似的,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情急的她,立刻转身回到客厅,拨通了龙俊生的电话,将希雅的状况告知他。

    左少羿坐在床边,怀里抱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蓝希雅,她不哭不闹,眼神完全失去了焦点,空洞洞的令人害怕,他们情愿她能放声痛哭一场,也好过她现在这副似乎没有了灵魂的模样。

    龙天集团的办公大厦外,如同一窝蚂蚁般黑压压的记者人群,已经把外出的通道包围得水泄不通了,这一重磅新闻,台湾所有的媒体都想拿到第一手资料,当然都齐聚在这里等待当事人的出现。

    龙俊生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往下看,手掌紧紧的握紧,看来雷炻这次是故意跟他玩花样的!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