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就凭你

    白怜娜步履婀娜地走到柴房,不出意外看到了被关的秦凌雪,精神看起来竟然还不错,对比她刚刚受到的待遇,白怜娜故意想要给秦凌雪点颜色看看。

    她故作嫌恶地捂住口鼻惊叫:"天哪!这是人该待的地方吗!"

    阿鸢认出了是白怜娜就是之前摄政王在门口搂住的那个人,赶紧站起身来警惕地盯着她。

    秦凌雪根本不想理会,自己身体刚刚恢复,不想动怒伤肝,更何况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值得她搭理的。

    白怜娜看秦凌雪不说话,洋洋得意道:"啊呀!怎么是秦丞相千金!我以为有多风光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阿鸢听到气得想立刻反驳,被秦凌雪拉住了。

    白怜娜见状更加肆无忌惮:"就你这样,王爷怎么可能看得上你!秦凌雪我还是劝你不要不知廉耻,既然王爷都当众休了你,你就别想麻雀当凤凰!王妃的位置是我的!"

    秦凌雪听完扑哧一笑:"就凭你?谁是麻雀谁是凤凰你我都心知肚明,区区一个婢女也敢痴心妄想攀龙附凤,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你……""婢女"这个是身份是白怜娜的耻辱,她本来就想着来摄政王府作威作福的,谁知道摄政王根本没把她这个远方表妹当回事,竟然拿她当下人使唤。

    "你算什么东西!给我看清你的身份!你只是摄政王府的一个婢女,我与摄政王可是奉太后懿旨名正言顺成婚!敢在我面前撒泼,不怕我杀了你!"

    听到杀,白怜娜怔在原地。她只是嘲讽几句,秦凌雪竟然敢喊打喊杀的,到底是张狂呢,还是有底牌,一时之间白怜娜心里竟然有点慌了。

    秦凌雪悠悠靠近,轻声说:"王妃的位置也是你这种'人认可欺的’能妄想的?"

    白怜娜接连被戳中痛处,受不住刺激,于是想举起手扇秦凌雪一巴掌。

    她不知道秦凌雪有前世的间谍技能加持。

    秦凌雪反应极快,目光一凛,反手就甩了她两巴掌。

    啪啪两声!

    又重又狠。

    白怜娜捂着迅速肿起的半边脸,震惊得双眼直直盯着秦凌雪:"你、你竟敢……"

    "一巴掌教训你出言不逊,一巴掌教训你目无尊卑!下人就做好下人的本分!"秦凌雪背过身,留下一抹俏丽的背影,丝毫没把白怜娜放在眼里。

    "阿鸢,送客!""请你走吧,我家小姐要休息了!"阿鸢没好气地边说边挡住了白怜娜的视线,就差一脚把白怜娜踹出柴房了。

    白怜娜反应了过来,激动得声音都破了音,她怎么也没想到不但没解气,反而还被秦凌雪吓唬了,但是又不甘心这么算了,最后只能欺负下侍卫了。

    "你……你们给我等着!把她们俩给我看好了!"

    门口两侍卫下意识地答是。

    两头受气,白怜娜一路上对谁都没有好脸色。

    屋子里,阿鸢边说边模仿着白怜娜的样子,自己把自己逗得哈哈大笑:"小姐!刚才真是太解气了!看她最后的样子多滑稽哈哈哈哈!"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