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桶金

    此时的云弑夜和云梁已经被请进了宝月楼,舒服地坐在藤椅上,品茗着香茶等候。

    宝月楼一层就有云府的两个后院大!只见二十尺高的天花板上,八盏琉璃灯高高悬挂,左边是一排等墙高的雕花镂空柜,上面摆着各种古玩字画,看起来每一件都价格不菲!右侧墙上则是一幅气势恢宏的风景画,河水清清,桃花如艳!可能一副就顶上云府大厅的所有古玩价值!当中更是摆放了近百桌精编雅致的藤桌藤椅!

    如此奢华的宝月楼,怪不得连门口的守卫都那么趾高气昂!

    "来了,来了,那就是顾老!"等候了片刻,陪云弑夜在一楼等候的百十桌人多数起身张望,还有眼尖的直接便道出了来人。云弑夜也忍不住抬头去看那享誉盛名的一品鉴定师!

    听说鉴定师也分九品,下三品是鉴定粗物,小器。中三品是坚定宝物,大器!而上三品则是鉴定稀世珍宝,绝世神器!能让雷步天请出这尊大神,足以说明三百年的香料,有多么稀缺罕见。价格也绝对不菲!

    "可是你有宝物要鉴定?"顾老花白的胡须,浅浅的皱纹,还有那一双永远笑眯眯的眼睛,让人看一眼便觉得他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

    想不到越有本事的人越低调!云弑夜也莞尔一笑回礼,谦谦君子的模样,与先前闹事的纨绔子弟形象派若两人!伸手便递上那颗龙延香,随意得如同送上一颗白菜。

    顾老只瞥了一眼,成熟稳重的面容刹间变得兴奋,眼睛都瞪得圆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接到手中。先是用手指摩挲着那上面的纹理,再放在鼻尖轻嗅。似乎是不可置信,复又翻来覆去地观察了一遍!再抬头已经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拿着香料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有些看客起哄道:"莫不是拿了假的来,将顾老气得郁结了?"

    "哈哈哈……就是啊!帝都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到三百年的香料!顶多种个一百年就是罕有了!"这人说的话与林兰婷如出一辙。

    连云弑夜的心也高高悬了起来,隐约担心可乐浸泡出来的三百年香气只是徒有其表!那就糟糕了!

    雷步天被议论得颇有些着急,上前一步,恭谦地询问顾老:"您看,这香料可是假的?"

    顾老好不容易缓过情绪,晃出三根手指,激动道:"三百年!真的是三百年的香料!此香不仅可以流芳百世,闻之还能清心静气,益寿延年!老夫有生之年能看到如此罕见的宝物,真是死而无憾了!哈哈哈……"言罢便又开始笑,朗朗笑声中说不出的畅快。

    语出震惊四座!大家纷纷看向那块巴掌大的香料,目光中都透出向往的神色!

    "这个卖给我!我出一千两!"

    "我出三千两!给我,给我!"

    还没等拍卖开始,就有围观的人迫不及待的叫价!云弑夜这才展颜一笑,笑靥明媚动人!笑意并不出于对钱财的市侩,只是心满意足,如释重负的浅笑。感染了她身旁的云梁。

    "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在下好帮您安排竞拍。"雷步天已经对云弑夜刮目相看,竟然还略微躬身施礼,笑得一派和煦地询问。先前小瞧云弑夜的守卫和主管也无不狗腿地笑着恭维。

    云弑夜稍稍犹豫,微笑着说:"我是云府三公子,云锦秀!"反正穿的就是他的衣服!干脆冒认到底!

    雷步天却知道,眼前这个女子是女扮男装!根本不可能是云府的三公子!但若是云府之人的话,看年纪应该是云府的长女,云弑夜!没想到传闻她采购香料半年未归,回来竟然就带了一颗三百年的稀世香料!说不定这颗还只是冰山一角!想到此,目光中便透出一束精光,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老奸巨猾的狐狸。

    云弑夜微微心虚,干脆将那颗龙延香交予他的手中,打算静等拍卖。

    "云公子,此等宝物请上四楼雅座竞拍。"雷步天抬手指引云弑夜上楼。

    他知道云弑夜第一次来宝月楼,并不清楚这里的规矩,于是耐心解释:"宝月楼分五层,一楼是竞拍新奇玩意儿,底价一百两起;二楼竞拍古董字画,底价一千两起!三楼竞拍奇珍异宝,底价三千两起!我看公子的宝物可以去第四层,绝世罕有之物,底价一万两起!"

    原来还分等级?云弑夜有些受宠若惊!一楼已经奢华至此,四楼该是什么光景?结果证明,果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一层还比一层高!第四层已经只有三十桌样式繁复的大桌!四面雕梁画栋,竟然还拿珍珠玛瑙点缀其中!怨不得不让人随便进,万一来个鸡鸣狗盗之辈,至少也是损失个千百两!

    "第五层又是竞拍何物的?"云弑夜忍不住好奇。

    "第五层只有十桌,那宝物不仅罕有,连去竞拍的人也十分讲究……雷某也期待云公子带更奇珍的宝贝去五楼坐坐。"雷步天温和地笑着,眼中满是商人的精明。

    每拍卖一件宝物,他们都能从中得到百分之七的利润!自然是希望宝贝价格越高越好!

    能得到雷会长的高看,云弑夜也许并不知道多么荣耀。但是跟在她身后的云梁心知肚明,十分的与有荣焉!云弑夜已经不想再耽误时间,点点头,再不言语。微笑着选了一处角落的位置坐下。

    忽然接收到一束炙热的目光,云弑夜微微侧目去看。发现在自己身旁坐着的,竟然是那晚赠与自己香料的男子!北辰公子!与那晚的夜行衣不同,他今日穿着天蓝色长袍,俊朗非凡!唇角始终带着一抹犹如春风般的微笑,一双如墨的眼睛饶有趣味地盯着自己猛看。

    云弑夜的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明艳地小脸也已经红到了耳根!这都能认出来?不知不觉想去躲避他的目光,可身体僵硬着,不知如何去躲。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