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前立信

    "小姐不好了!几个姨娘们打牌回来,听说小姐已经回府,正嚷嚷着要过来问罪呢!"

    巧儿突兀地撞开云弑夜的房门,一边喊着,一边拉着云弑夜就跑,竟然还往她怀中塞进一个小包袱,眼中星光点点地说:"巧儿想了一夜!此事必定凶多吉少!这是巧儿多年的家当,就给小姐当做盘缠!也许哪天老爷气消了……"

    "不好啦!小姐要逃跑啦!"

    一个奉命看守云弑夜的丫鬟躲在暗处,看见巧儿往小姐手中递去包袱!立刻尖声喊叫起来。

    巧儿惊了一跳,神色陡然一紧!立刻露出愤怒地表情。她没有想到,竟然有姨娘派人监视了大小姐!继而赶紧将包袱又拿回来,内疚地对云弑夜说:"大小姐!今天是走不了了,这个包袱我拿回去免得留下罪证!大小姐你好自为之!"言罢,怀抱着那包袱谨慎地挑没人的地方,迅速撤离。

    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无比神速的巧儿,只能让云弑夜望尘却步!虽然她原本就没打算跑路,但巧儿的一片好心她还是十分感激的。只是对于那个角落里告密的丫鬟,她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云弑夜唇角一勾,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气势,直直走到那个拐角处!一把揪出那个暗处监视自己的丫鬟!云弑夜骇人的气势,瞬间让那丫鬟胆怯起来,拱肩缩背的不敢再嚣张放肆。

    "你倒是再叫啊!"云弑夜直眉瞪眼,很不客气的扯着那丫鬟的衣襟。若不是她力气不够,肯定要直接将这丫鬟提离了地去。

    "小,小姐……我一时看走眼了,小姐莫怪。"翠儿从来没想到,大小姐平时唯唯诺诺,今日忽然变得如此凶煞!比母夜叉还可怖上几分,着实让她的气焰萎靡了下去……

    "看走眼不要紧!只要还有眼睛就行!记住了,本小姐不是好惹的!告诉那些个觊觎我母亲地位的女人,妾就是妾,永远只是个小的!生的,也永远只能叫庶出!"云弑夜凌厉地气势,丝毫不逊云老爷的气度!一时间将翠儿吓得怔愣在了那里,不敢动作。

    "翠儿!大小姐不是在这里嘛,你瞎叫个什么劲啊!打扰了我的回笼觉!昨天我可是守了一宿啊!"

    被翠儿召来的家丁足有十来余人,都是二夫人手底下的狗腿子。为首的那个对云弑夜连正眼都没瞧,直接对着翠儿抱怨,说话没有半丝忌讳。分明是故意给她这个大小姐难堪。

    云弑夜放开翠儿,改为直视着这个家丁,直到他絮絮叨叨的说完,才开口问:"你是哪个院里的?"

    "我是二夫人院里的!叫阿忠!大小姐只要老实等到老爷回来,咱们就可以相安无事!"阿忠并不畏惧云弑夜,早就听二夫人林兰婷说过许多这个大小姐的事迹!根本就是个软柿子,可以可劲捏!

    敢将她当做空气晾在一旁,以后就敢在她头上作威作福!对于那个家丁的傲慢态度,云弑夜凝目注视着,暗沉的目光愈渐凌厉!这些人狗仗人势,根本纵容不得!

    "我记得爹爹在临别前交代,说他非常盼望我早日归来!还说我不在一日,他就要砍下一根树枝做记号!这件事你可办了?"云弑夜说得绘声绘色,完全不考虑自己说的话是多么耸人听闻。

    "老爷不可能这么说!也没有交代过我去砍树枝啊!"阿忠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满脸惊骇,一副打死不信的反应。

    "那我可就不管了……人家好心提醒你,免得你被人算计,没有按照爹爹的吩咐做!最后被爹爹责罚,就让亲者痛仇者快了!"云弑夜打着哈欠,满不在乎的样子旋身进屋。她知道,解释越多,就越容易被人怀疑!不若什么都不说,反而惹得人心慌猜疑!

    那家丁果然如云弑夜所想,犹犹豫豫半晌,还是咬牙跺脚,握紧拳头。向着宅子后的桃林走去……云弑夜离开了半年时间,最少也要摘一百多根枝条!有他受的了!

    喜滋滋的云弑夜回到屋里,踱步到桌前观察那一盆子香料。在可乐的滋养下,已经有些膨胀,香气愈发浓沉!让云弑夜又惊又喜!这下母亲、舅舅、姨母她们有救了!

    云弑夜很快找来一块不透气的针织锦缎,将这个盆子严严实实地裹好放入床底。等明天再拿出来,就会变成一盆子百年香料!价值万金!

    一切打点妥当,云弑夜正窃喜着,房门却被猛地推开!发出'哐当’的一声巨响,惊了云弑夜一跳!

    "好你个云弑夜!弄丢了香料回府,还敢嚣张地训斥我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林兰婷忽然闯进屋里来,昂首叉腰地着。刀尖子一样的目光狠狠地盯剜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吃了云弑夜一般。她身后的丫鬟、奴才也是趾高气昂,一个个都和林兰婷差不多德行!

    "我何时训斥过你的人?"

    云弑夜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观察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已经有三十出头,是个长相娇艳,曲线玲珑,穿着十分暴露的妖艳女人。听她的口气,应该就是阿忠口中的二夫人林兰婷,不离十了。

    "我派来监……派来保护你的丫鬟翠儿!被你欺压凌虐!回去都哭哭啼啼的,你还敢说没有训斥她?"林兰婷见云弑夜还敢反驳,一张脸气得发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吼道起来。

    "噢……原来是丫鬟,那云府有嫡女向丫鬟赔礼的规矩吗?"

    云弑夜不紧不慢地回答,神情自若。虽然对这里并不熟悉,但穿越小说她可没少看!多少还是懂些高门大院的礼数,自然不会被林兰婷大声吼两句就畏首畏尾。

    "这……"林兰婷也一时语塞!

    虽然慕容心蕊和她的哥哥、妹妹都伤的伤、残的残,送的送!但她的女儿云弑夜确实是老爷的长女,怎么处置得?还需要思量思量,免得惹人话柄。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