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赌术高手

    秋痕抽了抽嘴角,可是琉月身上散发的,那种天生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知不觉听命与她。

    不能反抗,不敢反抗。

    这两日,越是往后,琉月身上的气势越盛,那种有时候瞬间绽放的狂傲天下的气势,他远远不如,或许,只有他家王爷,可以匹敌。

    "寒总管,寒……王妃……"内殿中,琉月正装备好手中的利器,一直跟在轩辕澈身边的护卫,彦虎,突然闯了进来。

    站在琉月身边的中年人寒总管,顿时皱眉道:"怎么这么慌慌张张,惊吓了王妃怎么办?"

    彦虎立刻收敛了气息,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

    "出了什么事?"琉月扫了彦虎一眼出声道。

    这一月日子,她都是住在轩辕澈这里的,对这些平日里不动声色的护卫,很是了解,此时见一向很沉着的彦虎,虽不至慌乱,但是却绝对眼中藏着焦急神色的样子,定然是轩辕澈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天塌下来,他们也不会有一丝的动容。

    彦虎等是武将,这么几日没事的时候,也观察过琉月练,那种绝对犀利简洁的招式,起先并没看在眼里,不过后来慢慢琢磨出味道,就对琉月刮目相看了。

    因为,那种必杀的招数,若是换位到他们身上,他们自讨一招都接不了,所以,在武力为尊的天辰国,对于小小年纪的琉月,他们的态度已然无比的尊敬了。

    当下,一听琉月询问,彦虎立刻大声道:"今日王在校场练,太子殿下,二皇子,五皇子,七皇子,不知道从那里听来的消息,知道王妃住在这里,齐齐拽了王请客吃酒。

    席间三位皇子以言语挤兑,要赌彩头,王应了。

    现下,不知道他们那里找来的赌术高手,王已经输了两座宅子,现让属下来拿地契。"

    三言两语,彦虎相当简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个清楚。

    "赌术高手。"琉月拢了拢袖子,冷冷的哼了一声。

    "走,去看看。"一挥手,琉月就着身上练武时候穿的男装,抬脚就朝门外走去。

    彦虎和寒总管,以致秋痕见此,面面相觑一眼,齐齐跟了上。

    "万向花坊。"天辰国都最富盛名的花楼,里面全部是身价惊人,才貌双全的艺女,标榜着卖艺不卖身的清名,实则说白了还是青楼,只不过略微高贵了点而已。

    从马车中下来,琉月扫了眼楼名,喝花酒,不错啊。

    冷冷一笑,琉月大步就朝里走去,彦虎立刻当先开路,那楼内的花嬷嬷见此,立刻笑花了一张脸,迎进迎出。

    "三哥,你快开啊,别是输不起了。"人还没行至,一大嗓门就从花厅内飘了出来。

    "七弟,你这话说的可离谱了,众皇子中,就属三弟最是富贵,比大哥都还富上三分,这天下说谁输不起都行,就唯独三弟不可能。"

    一温雅的声音传来,明里听着是帮轩辕澈,暗地里可挤兑着。

    "大哥富甲四海,未来这天下都是大哥的,我若比大哥还富,二哥,你把大哥置于何地?"淡淡的声音响起,仿佛漫不经心,话里却隐藏着深机。

    "哈哈,这话题可岔远了,回来,回来,三哥快开。"一爽朗的声音。

    "是了,是了,快开,三哥要是没赌注,我那里还有几栋宅子,给三哥用。"那大嗓门叽叽喳喳。

    "三哥还没穷到那地步,几栋宅子,我还没看在眼里。"轩辕澈的声音响起,淡然自若。

    好大方,琉月冷笑一声,伸手就推开关闭的房门,一步踏了进去。

    "我来开。"清脆的声音响起,琉月扫了一眼花厅中坐的人,就朝身边并没有花娘陪伴的轩辕澈走去。

    黝黑的眼扫了眼看过来的轩辕澈,琉月面上没什么表情。

    花厅内的轩辕澈,没想琉月居然来了,微微一愣后,深深的看了琉月一眼,笑着靠在椅子上道:"好,你来开。"

    "她谁啊,凭什么?"长的秀气却一副大嗓门的七皇子,上上下下打量琉月一眼,眼中露出鄙夷。

    老成持重的二皇子和俊朗的五皇子,则看了眼轩辕澈的动作,细细打量琉月,没有出声。

    "老七,这是你未来的三嫂,别不懂规矩。"一直没有开口的太子轩辕承,此时朝琉月点了点头后,转头朝七皇子责备道。

    "这就是那个丑……"一话还没说完,轩辕澈暗红的眼突然冷冷一撇,那眼中一闪而过的锐利,让七皇子立刻哑了声。

    刚才输了那么多,轩辕澈可都没有发火。

    "既然是未来的三弟妹,自然可以开。"一副少年老成的二皇子,朝着已经坐在轩辕澈身边的琉月微笑着道。

    琉月点了点头微微的一笑,抬眼对上正对面一嘴角两撇小胡子,长的极是的男子,那保养的异常光洁的手,没有逃脱她的眼睛。

    暗自一声冷哼,琉月伸手握住那盖盅,同时扫了眼对方已经开了的点数,一个六,两个五,赢面已经是极大了。

    指尖几不可见的在盅身上一敲,琉月缓缓揭开了盖盅。

    "六,六,五。"七皇子一下睁大了眼,盯着眼前的蛊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身边那一脸的男人,见此唰的睁大了眼,扫了一眼琉月,又立刻垂下了眼。

    "澈,你们怎么玩的?"把玩着手中的盖盅,琉月微笑着朝身边的轩辕澈问道。

    轩辕澈扬了扬眉,琉月居然这么亲热的喊他,呵呵,有问题,当下似笑非笑的看着琉月笑道:"二哥定的规矩,一人一把庄,一庄三局,赌资随庄家定,七弟这一庄满了,现在该我了。"

    琉月闻言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七皇子,露出一个十三岁孩子该有的表情,揉了揉眉道:"该我们了是吧,那好,就下这么多,运气要是让刚才的那一把都用尽了,那可就糟糕了,小心点好。"

    说罢,扔下一片金叶子,看着七皇子笑的比较忐忑。

    二皇子,五皇子,见此对视一眼,齐齐扬了扬眉,眼中闪过一丝质疑。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