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是我的人

    而以前的慕容琉月,也没有人如此问过她。

    眉头微微的皱起,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却很舒服。

    琉月低下头,看着蹲跪在她面前的轩辕澈。

    鞭痕密布,虽然现在已经消了很多,依旧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轩辕澈妖魅的眼深深的沉了下来,炙热的手抚摸过琉月的每一寸肌肤,妖魅的脸上闪过一丝铁血,嘴里却缓缓的道:"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谁敢欺负你,就给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温温柔柔的话,却带着铁血的狰狞和坚决。

    我就是你的靠山,平淡的一句话,却在琉月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低眼对上轩辕澈的双眼,那眼里藏着的冷酷和肃杀,却掩盖不了一闪而逝的疼惜,这个人是说真的。

    靠山,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这句话,从来也没有人敢跟她说这句话,她纵横天下,翻手是云,覆手是雨,靠山,哼,她不相信,也没有人值得依靠。

    不过,再强的人也想要一个港湾能够停泊,在孤傲的人也希望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可以依靠,她不是不想依靠,她只是一直没有找到,也一直没有人能做出这样的承诺。

    低低的笑了一声,琉月抬眼看着轩辕澈缓缓的道:"我绝不会放过欺负我的人,就算是你,也不行。"

    话这么说,那放在轩辕澈头顶上的手却收了回来,罢了,今天就冲他这句话,放他一马。

    轩辕澈并不知道自己从死到生走了一遍,琉月的手没有任何的内力,没有任何的武器,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却不知道琉月靠的……并不是内力。

    耳里听着琉月冷酷之极的话,本来应该很生气,此时看着那斑斑鞭痕,一腔火却发不起来。

    轻笑了笑:"在我面前装什么硬气,我又不会欺负你,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有什么就来找我,无需伪装坚强,也无需独自面对,我这个丈夫,不是摆设。"

    说罢,站起身来,嘴角高高的勾勒起,一边伸手刮了刮琉月的鼻尖,眼神中有着了解和宠溺。

    昨日院中的傲然,下手时候的冷酷无情,他都明白,这些都不是天生就拥有的,她的形成只会是后天,这个女子是坚强的,是孤傲的,那阳光下的身影是铁血不留情面的,但是却也是孤独的,与他一样,孤独。

    所以,他一眼相中了她,孤独的孤狼就该是一对的。

    琉月看着轩辕澈,那暗红的双眼透露出的信息太多,太多,多的已经够她了解面前的这个人。

    他和她是一样的人,所以,他选中了她。

    仰头从上倒下缓缓的看过的轩辕澈的每一寸肌肤,那么完美,眼中幽深的光芒一闪。

    她,改变主意了。

    "我是你的人,那么,你……就是我的人。"有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做丈夫,也许,她并不吃亏。

    上辈子,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没有拥有过的人,这辈子既然主动送上门来,那么,她接收了。

    轩辕澈听言顿时一愣,怔愣后轩辕澈仰天大笑,神色愉悦之极:"好,好,我是你的人。"

    调笑般的应了一句话。

    琉月看着愉悦大笑的轩辕澈,眼中一闪而过霸气:"那么这一点,你就记好了,不要背叛我,否则,背叛我的代价,你……付不起。"

    扔下这一句话,琉月也不走了,干脆一把撕下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转身就朝轩辕澈的大床走去。

    既然是她的人,那他的地方也就是她的。

    轩辕澈看着先一刻还咄咄逼人,此时却自然之极朝他睡床走去的琉月,微微挑了挑眉,眼中暗光一闪,她,是说真的。

    低下头,看了眼指尖上淡黄的痕迹,轩辕澈又抬眼看了眼已经走远的琉月,看来,他的小王妃还藏的有秘密。

    夜色迷人,凉风如水。

    时间飞速而过,转眼就是一月。

    "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琉璃殿后的花园里,一磨盘大小的石头,在一柄匕首的插上后,碎裂成了碎片。

    站在不远处守候的轩辕澈手下的龙骑护卫,第一统领秋痕,嘴角不断的抽动,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王爷的小王妃,那看起来平庸之极的慕容琉月。

    力到他们王爷这个地步,要一剑碎裂大石也需要绝对的力量,这看起来什么内力也没有,就空有古里古怪招式的小王妃,怎么看似轻描淡写一匕首,这块大石就完全的碎裂了,这怎么可能?

    他家王爷还特意嘱咐他保护王妃,这样的力,还需要什么保护?他还怎么保护。

    秋痕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同时也充满了震惊后的狂热崇拜。

    他们家的小王妃,这才多大的年纪啊。

    居然已经出色至斯。

    花园中,琉月握住手里的匕首,嘴角洋溢起一丝笑容,傲然之极。

    她的身手完全锻炼回来了。

    扫了眼碎裂的石头,一样物体有它最薄弱的地方,石头也是一样,当攻击了它的致命点的时候,它在大也是虚话。

    而她所学的就是找出致命点,给予致命一击。

    杀人,同样也是如此,不需要天花乱坠的招式,不需要犀利之极的利器,只要一招,致命的一招就够了,那怕它是锈住的钝剑,一样能在她的手里变成神兵利器。

    肆意的上下抛动手中的匕首,琉月转过头看着秋痕道:"我要的东西,做好了没有?"

    秋痕一见琉月淡淡的眼光扫过来,立刻不自禁的挺直身体,大声道:"回王妃,已经准备完毕,呈上在内殿。"

    琉月听言点点头,转身就朝内殿走去,那是她需要的装备,制造不出火箭大炮,小小先进与这里的冷兵器,还是难不倒她的。

    秋痕恭恭敬敬的看着琉月从他身边走过后,半响才哑然的一抬头,她不过是还没大婚的王妃,他对她那么客气,听令于她干什么?

    他可是天辰国,最好的龙骑都尉首领,就算三品以下官员,也无需行礼谦让的天辰第一王牌军队啊。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