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生死不论

    稀稀落落的掌声,让慕容春水的脸一片铁青,他不屑与弱于自己的人动手,不过伤的是他妹妹,那就另当别论。

    手中倒提一把利剑,慕容春水沉声道:"我让你三招。"

    "不需要。"淡漠的声音响起,琉月身形一闪已经逼进了慕容春水。

    眼中一闪而过愠怒,敢对他狂,他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身形电闪,一剑就朝琉月刺来。

    琉月看也不看急刺而来的利剑,身形就朝剑尖上撞去,手中长剑却直挑慕容春水咽喉。

    以命搏命。

    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下就沉浸了下来,没有人想到琉月一出手居然就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慕容春水眉间一皱,谁跟她同归于尽,当下剑锋一转,脚下一移。

    脚下才一移动,手中的剑还横在半空,身前的琉月突然不见了,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脖子上一冰冷的东西突然就贴了上来,那寒栗和锋芒,让慕容春水一瞬间脸色发白。

    "你输了。"站在慕容春水身后,手中软剑指着慕容春水的颈项,琉月冷冷的道。

    她学的不是与人过招的本事,她学的就是杀人的招数,一招击出,见血封喉,不是花哨的武,而是必杀的技艺。

    以命相搏,他还不配。

    全场瞬间静的只听见轻微的风声,所有站在边缘的慕容家人,都震惊的合不拢嘴来。

    一招,只是一招,慕容家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三的慕容春水,就败在了她的手上。

    天啦,这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小院中眼光灿烂,却遮掩不了那院子正中浓烈的杀气。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响起,小院的门口再度踏入两个人,其中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公子,正满脸笑容的拍着掌。

    另一个则是慕容府的老爷子,今日寿辰的慕容无敌。

    六十岁的人,却一丝垂垂老矣的气势都没有,精干的犹如壮年。

    "琉月,放下你的剑,这么指着兄长,成什么样子。"慕容无敌闪着精光的眼看着琉月,嘴里的话似责备,可所有的人都听的出来里面的高兴和维护。

    慕容家武将出身,武力就是决定一切地位的决定因素。

    "是啊,别叫太子殿下笑话,琉月,过来,参见太子殿下。"慕容毅此时兴奋的脸色微微发红,笑着朝琉月道。

    区区十三岁年纪,一招击败慕容家年轻一辈的第三高手,虽然这武来的怪异,虽然这琉月不是从小不能习武,而今,却突然一身诡异的武,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她是他的女儿,是她慕容毅的女儿不是。

    只要是他慕容毅的女儿,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我若说不呢。"冷冷的声音响起,琉月剑尖划破慕容春水的颈项,一滴滴鲜红的血液缓缓的渗透了出来,浓烈的杀气紧紧的包裹着慕容春水。

    慕容春水不是来跟她比试的,他想杀她,那么她为什么要放过他。

    场面上顿时陷入了沉静,所有的人不是看着琉月,就是看着慕容无敌,慕容刚的脸苍白一片,他们五房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个人才,若是今日没有了,那他们五房……

    "爹……"杜元茹已经浑身颤抖的朝慕容无敌张口求肯,但是却在慕容无敌没有表情的脸色上,后面的话说也说不出来。

    静寂无声,偌大的小院里,针落地的声音都听的见。

    琉月微微歪了歪头,舌尖在下唇上一舔,眼中嗜血光芒闪动,她真的想杀了慕容春水。

    沉默中,慕容无敌缓缓的点了点头:"比武场上,生死不论,一切由你。"

    淡淡的几句话,一锤定音。

    "爹……"慕容刚脸上瞬间血色全无,身形晃动仿佛支持不住朝后退了两步,而杜元茹则直接昏了过去。

    周围的慕容家人一片吸气声响起,他们的老祖宗舍弃了慕容春水。

    被琉月用剑指着的慕容春水,整个身体都开始颤动,那种对死亡的惧怕完全遮掩不了。

    瞧着被吓的身体犹如塞子一般不停抖动的慕容春水,琉月双眼微微一眯,冷笑一声:"孬种。"

    两字扔下,琉月手中长剑一收,这个人连让她杀他都没有资格。

    眼见琉月放开了慕容春水,周围所有的慕容家人,齐齐松了一口气,顿时大声的鼓起掌来。

    慕容无敌见此眉毛笑的弯弯的朝琉月招手道:"来,见过太子殿下。"

    "英雄出少年,慕容家有女如此,幸事,幸事。"那一身淡黄长袍站在慕容无敌身边的天辰国太子殿下,此时方出声,同时微笑着打量琉月道。

    天辰国,民风开放,只要有本事,谁管男女,女人一样可以列土封疆,割地封王。

    收起剑,琉月缓缓朝那太子殿下走去,她是狂妄,不过不得罪的人,她绝不得罪。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一个国家的力量是无限的。

    看着琉月走向近前,那银色的软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天辰太子轩辕承见此轻轻的挑了挑眉,旁边的慕容无敌也眨了眨眼。

    "很好,没有丢本王的脸。"阳光烁金下,一道霸道中带着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一袭紫衣耀眼之极。

    "三弟。"轩辕承抬头看向从琉月房中走出的人,眉眼中蕴显出一丝笑意。

    而边上慕容家的人,见天辰翼王轩辕澈从琉月的房屋中走出,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顿时做恍然大悟状,感情不会武,被慕容家丢弃了这么久无人过问的琉月,突然之间如此厉害,是翼王教出来的啊,那就难怪了。

    而慕容刚等人刚才愤怒中没注意,而此时轩辕澈一露面,立刻想起,琉月手中握着的软剑,不是翼王的独门武器。

    当今陛下钦赐的神兵利器。

    一时间,自作聪明的人,纷纷点头。

    也不想想,戒备森严的第一将军府,能被人当后花园一样的逛吗?

    见那紫衣男子居然是天辰国三殿下,琉月挑了挑眉,随手就把软剑朝他扔了过去。

    "谢了。"

    轩辕澈见此袖袍一挥,长剑立刻倒飞射向琉月。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