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安娜公主想做小老婆

    "恩。"凌蓝猛点头。

    凌蓝图方便,巧言令色威逼利诱一个小太监给她找了一身太监衣服,利于作案。

    这下可好,真是利于作案了。

    景然玩味的一笑,眼里的嗜血一闪而过.

    向前走了两步,凌蓝吓的向后退了两步,抖着声音:"你……你要干什么?"

    景然继续逼近,声音里带着丝丝寒气,杀气顿时在空气里四散,凌蓝第一次感到了窒息的恐惧。

    她丝毫不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会杀了她。

    "我要干什么?你说我要干什么?"

    "你……你要杀我?"凌蓝的声音抖的不成字句,嘴唇一下没了血色。

    景然向前逼近着,她像后退着。

    "还不算太笨,就留你个全尸好了。"

    景然笑笑,俊秀的脸上,遍布杀气,那笑容,只在表面,真真的是一个皮笑肉不笑。

    "你……你不要再过来了。"

    凌蓝往后退着,已经无路可退,身后就是那条小溪。

    "不要过来?你觉得,可能吗?"

    说着,景然飞速的一个闪身,凌蓝眼前一花,脚下蹬空,掉进了河里,不过这正好救了她一命。

    景然矗立在河边,冷眼看着掉进河里的凌蓝,落空的匕首已经收回腰间。

    那一下,若是砍在凌蓝的身上,她,必死无疑。

    河水冰冷的质感将凌蓝的大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她从小溪里站起来,那身本来显得宽大的太监服此刻已经紧贴在了她的身上。

    将她的曲线勾勒无疑,头上的帽子也落进了河里。

    景然眼前一亮,惊讶道:

    "居然是个女人?虽然我从来不杀女人,不过,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不杀你是不行的,算你倒霉吧。"

    凌蓝气的快呕血,丫的不是人,风凉话说的倒溜得很,好啊,看看是谁笑到最后吧,哼。

    凌蓝突然开始动手解衣服,景然一愣,也顾不得什么杀人灭口了。

    封教礼法根深蒂固的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他杀人不眨眼。

    可是,他还是乱了方寸。

    即使他早已成过亲,这种场面还是让他红了脸。

    赶紧转过身子,他低吼:"你在干什么?!"

    凌蓝心里得意。

    呵呵,这招果然奏效,看着挺阴森的一个人,没想到还是个正经人。

    "不干什么,突然觉得如此良辰美景,星光围绕,在这月光下沐浴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我就要死了,

    难道你连我这么小小的一个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凌蓝一本正经,眼里的眼泪泫然欲泣。

    景然深吸一口气,心里明知这个女子在玩花样,不过他还真没办法。

    此等事情,就算只有天知地知也不行。

    圣人有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种事就是万万不能为的,他还就不信了,一个小女子,还能翻出天来。

    "那你快些,我的耐心,可是没有多少的。"

    就算是心里乱了方寸,明面上还是要不露破绽的。

    景然的声音不紧不慢,还透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当真是把一个'装’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放心,我是洗澡,又不是蹲坑,快着呢。"

    凌蓝见景然不上当,也懒得装了,干脆恢复了本性。

    他要杀她,她当然对他没有好脸色。

    "……"粗鄙。

    景然心里此刻对凌蓝的形容词就只有这两个字。

    眼睛盯着景然的后背,凌蓝不敢有一丝放松。

    手指悄悄的从贴身裹胸的白布里掏出来一包用油纸包裹的白色粉末,面上闪过一丝笑意。

    谨慎,就是一个人的生存之道。

    她那天从楚国公府出来顺便去药铺买的迷药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还真是算救了她一命。

    凌蓝从河里起来,身上除了胸口裹了白布和底下穿的亵裤,其它地方全部都在空气里,月光温柔,流淌在她的肌肤上。

    脚掌和草地上绿油油的青草零距离的接触着,她的脚步太轻,慢慢的朝景然靠近。

    景然的武虽是出色,可如此轻巧的声音要听到还是有些困难,尤其是他现在的心境不平静。

    一个女人在他的身后洗澡,还是个不认识的女人。

    让他一阵的不舒服。

    就在离景然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景然才突然惊觉凌蓝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心里大叫不好,也顾不得许多了,急忙转身。

    但是,他却只来得及看到方然得意的那一笑,然后便被吹了满脸的白色粉末,脑子顿时迷糊,晕了过去。

    凌蓝拍拍手上的粉末,不屑的藐视晕的跟死猪一样的景然:

    "哼,还跟老娘斗?老娘比你多活了几千年,吸收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精华,还敢跟我斗,真是找死!"

    上去狠狠踢了景然一脚,算是还了他威胁她小命的仇。

    冷哼一声,凌蓝拔腿就跑。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谁知到那药效是怎样的?要是他中途醒来了,她哭都没眼泪。

    刚跑出去几步,凌蓝又转身回来了。

    她总不能穿成这样就跑回去吧?

    可是,她的衣服都湿了,穿不成了,怎么办呢?

    眼里精光一闪。扫视着熟晕的景然,凌蓝不要脸贱贱的一笑。

    同志,借你的衣服穿一下,大夏天的,给你乘个凉。

    有仇必报,二十一世纪人才凌蓝同学当然是不会介意男女有别这件事。

    当初她可没少看,什么没见过,这点小阵仗还是小Case。

    三下五除二就麻利的把景然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衣服反过来,凌蓝把它套在身上。

    道了一声拜拜就蹿的不见人影了。

    跑就跑吧,不认识路把凌蓝都能急死。

    跑了半天。

    历经艰难凌蓝总算是看见了一个人影。

    这就好比是雪中送炭,宋江及时雨,凌蓝一个箭步上去就拽住那个小太监,把人小太监吓了一跳。

    凌蓝泫然欲泣。

    人啊!活生生的人啊!

    凭借着她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忽悠工夫,把小太监晃的晕晕的,双眼含泪,直说是遇到了知己,二话不说就给凌蓝批发了一套衣服。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