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锻炼身体而已

    "恩,也可,你去吧,快点回来,莫要乱跑。"

    楚墨一点头,应允了凌蓝的要求,但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了她几句。

    那股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又袭来了,他真是害怕凌蓝又闯出什么祸事。

    "知道了知道了。"

    凌蓝点头点的很认真,捂着肚子面部表情痛苦的就转身小跑消失在人潮之中。

    "活宝。"楚墨看着凌蓝跑掉的背影,不由得一笑。

    那笑容发自内心,不似往常那副敷衍的笑,更是美丽的盖过世间一切景色。

    在场的众人全都被晃晕了心神,尤其是他对面那个外国妞,简直都恨不得马上扑上来扑到他的怀里,好好的温存一番。

    大家都惊奇的不由自主的顺着楚墨的眼神望去,想看看是什么居然能让他们冷的像冰山的世子笑的如同冬日的暖阳。

    但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一群宫女太监来来回回穿梭的身影,不由摇头不解的收回视线。

    而那个外国妞可是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那个女人是谁?

    怎么跟这个楚世子这么熟?这么亲昵。

    她的情报里可没有这些啊。

    凌蓝溜溜达达了半天,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她嘴里叼了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拔来的草,准备回去看宴会去。

    皇宫也没什么好的,就是一个放大版的楚国公府,她看那些地方还没有楚国公府里面的地方修葺的景致好看呢,没劲透了。

    还是回去看宴会去,见见那皇后长什么样,顺便把楚墨看紧了,省的被那外国骚狐狸给勾引去了。

    今天是看不到皇帝了,听说皇帝病了,所以才让皇后出来撑场子,不然她还能一睹皇帝尊荣呢。

    哦对,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还没做呢,她还没技惊四座,那可是她言情女主角辉煌人生的开端,不能错过了!

    想起她的大事,赶紧撒丫子往回跑,准备路上逮个人人问问路怎么走。

    可是。生活就像宋祖德的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倒霉会是谁?

    很不幸,那下一个,就是她。

    兜兜转转了半天,凌蓝连个人毛都没看见,反而越走越荒凉了。

    她不禁毛骨悚然,该不是走到什么禁地之类的地方了吧?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没有灯,只有月光模糊的光线投射下来,依稀能辨的清路线而已。

    不会有鬼吧?

    凌蓝脊背上的汗毛直立,她现在欲哭都没眼泪,都乖该死的好奇心,现在可怎么办啊?楚墨,快来救命啊。

    又走了半天,凌蓝两条腿都走不动了,身体上的累再加上心理上的累,她干脆不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本来路过了一个假山,她没敢往上靠,因为小言里面说了,假山乃机密事件高发地带,弄不好小命完蛋,被她列为十大禁区之一,坚决抵制靠近。

    (囧,汗,都这时候了,丫还惦记着这些呢?)

    凌蓝正坐在一人多高的草堆里伤春悲秋,一道突兀磁性的男声传进她的耳朵。

    "事情都办好了?"

    "三皇子放心,属下办事,您放心,左相绝对不会想到,他至亲的女儿会背叛他,这次保证万无一失。"

    另一道声音也响起来,带着些许得意。

    "好好好,这次的事办的漂亮,你的赏赐本殿下不会少了你的。"

    "属下谢过三殿下,左相这次必死无疑,属下在此先恭贺三殿下了。"那声音多少带了些谄媚。

    "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了吗?这次的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吧?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那磁性的声音微微有些不悦。

    第三个人在这里……

    "殿下放心,绝对没有,属下一定守口如瓶。"

    "哈哈哈,很好很好。"那磁性的男音笑了笑,笑的方然发毛。

    突然——

    "殿下,您——"

    另外一个声音突然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没声了。

    "我只相信死人会保守秘密。"

    凌蓝欲哭无泪。

    MD完蛋了,她听见不该听的了,她都已经避开假山了,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耻,居然不按剧本来!

    假山那么好的地方不去,跟她来抢什么草堆!真是俩王八蛋。

    MD,她还想多活两年呢。

    为今之计,只有以不变应万变,她坐着不动,说不定那人就走了,发现不了她呢?

    凌蓝在心里一合计,捂住嘴坐在草堆里没敢动。

    耳边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凌蓝估摸着,应该是杀了人正埋尸呢。

    然后没声了,凌蓝想看看,但是理智终于战胜了好奇心一回,她坐在原地半晌都没动。

    半个时辰过去了……

    凌蓝想,他应该走了吧?

    一想到他走了,凌蓝一个猛子窜起来,撒丫子开始狂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奔一阵,反正先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再说。

    跑了N久之后,跑到了一条小溪边,凌蓝想他应该不会发现她吧,于是一屁股坐下来大喘气。

    太惊险了,差点小命就丢掉了,她发誓他以后绝对不乱跑了,古代生活安全系数太低,尤其是夜里,禁止活动。

    "跑啊,怎么不跑了,看你腿挺短的,跑的还挺快。"

    身后一个声音钻进凌蓝的耳朵,一股寒气油然而生。

    凌蓝现在死的心都有了,这声音她熟,刚听过,就是那个'三殿下’,杀人埋尸那个。

    不过,他不是走了吗?

    他怎么知道她在那里的,她从头到尾可是连个屁都没敢放。

    "没、没跑,就、就是锻炼身体。"

    凌蓝灰溜溜的转身,用她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迎上那个可能随时要她小命人的脸,心里快速合计着她该怎么逃脱。

    "锻炼身体?"景然被逗乐了。

    这个词新鲜,刚才杀了那个护卫将他埋了之后,他本来已经都走了的,可是突然一摸腰间,最重要的玉佩好像落下来了。

    那可是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被人发现可不得了.

    哪怕那里是平常没人去的地方,他也不允许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没想到这一折返,就看到了这个小太监狂奔的场面.

    本是起了杀心,可还是要等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杀他,这里,不行。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