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赢了

    贱男的力量就是大啊,激发人体潜在的潜能啊。

    那一夜,凌蓝睡的倍加香甜,嘴里还嘟囔着,"贱男""LOLI"……

    ********

    第二天,凌蓝在后院练剑,直到晌午十分,他才停下,身边的香紫赶紧上去递上茶杯,眼睛跟抽筋了一样不停地眨啊眨的。

    "那个……凌蓝呢?"楚墨有点奇怪,怎么从昨天她放了大话之后就没动静了?他直觉她肯定会有下一步动作。

    "奴婢不知。"香紫愣了一下,想不到世子突然问起少夫人。

    香紫的心里一阵嫉妒。

    "你先退下吧。"楚墨纳闷着,就让香紫下去了。

    "奴婢告退。"

    香紫眼里闪过落寞。

    四年了,她已经伺候世子四年了,却总是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无论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靠近,不接触。

    哪怕是她已经跟在他的身边这么久,他还是像当初她刚进府邸的时候一个态度。

    楚墨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高高再上的,那绝世的容颜,她第一次见得时候便已经沦陷了。

    她从来都没奢望过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世子,王爷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他就像是天上的月亮,不是她这种小丫鬟可以肖想的。

    她只求能给世子当一个暖床的丫鬟就好了,可是,这样的要求,如今看来,似乎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这死女人到底干什么去了?琢磨什么坏水呢?"楚墨轻啄一口淡香的清茶,对香紫的想法全然不知,他也没兴趣知道。

    全天下女子有哪个不是爱慕他的呢?这一点,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他却没发觉,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开始为另一个挂心了。

    香紫退下后,楚墨就一个人坐在后院里喝着茶,准备休息一会再接着练。

    半晌。

    "世子。"一个柔情万分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那个声音纠结的啊,楚墨许久都没有出现过的鸡皮疙瘩一个个霎时林立而起。

    楚墨就着声音望过去,"噗———"的一声,刚喝下去的茶水就出来:"咳咳……咳咳,你……咳……干什么?"

    受到惊吓,楚墨被茶水呛了个半死,指着凌蓝,哭笑不得。

    "世子,银家酱紫漂漂不啦?呵呵呵呵。"

    凌蓝走一步扭三扭,四五米的距离愣是让她走了二分钟才到达目的地,举着那香的都能当杀虫剂使得手帕捂嘴笑着。

    "你搞什么鬼?"楚墨赶紧向后倒退三步,和凌蓝保持距离。

    怎么才过一晚上,她就成这样了?新花样来对付他吗?

    楚墨现在考虑要不要让人去杀只黑狗,泼了狗血。

    以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现在不由得他不相信啊,什么破办法,亏她能想的出来。

    不过她成了,她成恶心到他了!

    凌蓝提这裙子,继续走一步扭三扭,走到楚墨身边,扑扇着大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你怎么酱紫说银家,你好坏哟。"

    举起她的小拳头,半握拳状,如同挠痒痒一般砸在楚墨的身上。

    哼哼,劳资恶心不死你!

    楚墨强忍着打人的年头,额上的青筋暴了又暴,胃里恶心的感觉翻腾了再翻腾,他终于忍着强烈的不适大喊一声:

    "来人啊!去杀只黑狗,把狗血端来!"

    不管她是新花样还是什么,他受不了了!太恶心了!不是要玩吗?那就好好玩!看谁玩死谁!

    凌蓝愣住了,她不知道他让人杀黑狗干什么?要狗血干什么?继续她的A计划。

    "王爷,银家给你捶腿。"凌蓝把浑身僵硬,神经高度紧张的楚墨按到石椅上,抬起他的脚搭在她的腿上,一下又一下的捶打着楚墨的腿。

    楚墨从没见过这种阵仗,一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惊悚的望着凌蓝。

    凌蓝还没捶三下,就仰头对楚墨抛个媚眼,那眼睛抽筋抽的楚墨心脏一跳一跳的,生怕那鬼上了他的身。

    "世子世子!狗血来了!"一个下人端着一盆子狗血三步两步的就跑了过来。

    来了!

    楚墨心里一激动,蹭的一个闪身就跑到了那个奴才那里,拿过狗血,说时迟那时快,一盆子狗血就泼到了凌蓝的身上。

    还真是一丁点都没浪费,悉数到了她的身上。

    凌蓝的神经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铺天盖地的一片红。

    凌蓝VS楚墨,第一回合,楚墨完胜!

    *********

    新月如钩,明媚的月色照耀着大地,房间的木桶里腾腾的冒着白色的热气,昏黄的灯光影影绰绰投射出人影。

    "我靠!怎么还有味?!"凌蓝第次跳进热水桶,拿起刷子刷她的肉。

    可惜这古代没有'力士’'强生’,她只好弄了点皂角粉和花瓣祛味。

    其实她身上早就没味了,不过就是精神上总是想起来那一股子恶心的血腥味。

    若单单只是血腥味凌蓝还不至于恶心成这样,毕竟她以前狗肉也没少吃不是。

    但是她从那个奴才那里听说,府里是没有狗的,还是一个下人在外面的茅房里逮住了那个正吃屎的黑狗给杀了拿来的狗血,她就颓了。

    该死的楚墨,她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此仇不报非女子!

    凌蓝恨恨的握紧了拳头。

    同一片月色下,同样的寂静。

    楚墨仰头喝下一杯压惊茶,被凌蓝惊吓的心跳还没恢复过来,一个女人怎么可以恶心成这样?

    想到她那惊悚的笑脸,一步三扭的腰肢,楚墨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冷颤。同样,他也生出了疑问。

    这还是那个整日想着怎么讨好他的凌蓝吗?似乎从她被山贼打劫回来后就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凌蓝不管多么的想争宠,那也是保持的大家闺秀的风范。

    一言一行都透露出从小接受的良好教育。而这个凌蓝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山野劲,居然连他都敢顶撞。

    其中必有蹊跷。

    "来人!查少夫人自从失踪后到现在的所有事情,见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统统查。"如果这不是真正的凌蓝,那又是谁呢?假扮凌蓝又是为什么呢?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