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说谁断袖

    凌蓝赶紧老实交代,希望这男的能饶过她一命。

    "什么是?"楚墨发扬着好奇宝宝的精神,探索着问着。

    他现在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要干什么的。

    这个女的嘴里出来的话都奇奇怪怪的,他从来都没有听过,有趣有趣,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可是,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就是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凌蓝想了一下,古代人不理解的意思也是能理解的,所以她很好心的给他解答疑惑。

    楚墨的手僵硬了一下,嘴角抽搐。

    一股火就从胸口冒了出来。

    他竟然被人说成有断袖之癖!这传出去还要怎么见人!这个女人真该死!

    楚墨一把将凌蓝拧过来,怒视着她,清冷的眼眸多了三分火气。

    在看到凌蓝的长相时,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怎么是她?

    凌蓝忽然被拧着转了个身,自知说错话了,赶紧求饶的望着眼前的人。

    但她还来不及摆出她招牌式无辜的眼神,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住了。

    和煦的阳光温暖的照耀着。

    乌黑如缎的青丝散落在他黑色滚金边的衣袍上,洁白细腻的肌肤,好似最上等的玉石,光滑如丝。

    他的手上还执着一把檀香扇,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他精致的锁骨,眼眸细长风情,轻轻的向上一挑,檀口微阖。

    这这这这这……这是人吗?!

    简直漂亮的不是人啊!

    凌蓝根本来不及看他眸中的怒火和惊讶,就被眼前的绝色大美男给震住了,直直的看着他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噗————

    她感觉到两条温热的液体从她的鼻子里流了出来。赶紧一仰头,将剩下的鼻血又逼得倒流了回去。

    那个神秘美男也很漂亮,可是奈何那天的天色太晚,温泉的水汽又朦胧,并看不太真切。

    眼前的美男可是货真价实,看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你好大的胆子,你说谁有断袖之癖啊……"

    楚墨先是被凌蓝那两条鼻血给吓住了,他从来都是知道自己是美的,这普天之下,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

    可是,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居然还看到流鼻血的女人。

    而且还是他的正妃。

    看这女人的眼神,好像不认识他似地,又在玩什么花样?

    从她进府到现在花样可没少玩,不过这次,貌似还挺有意思的。

    换个方法来勾引他,有点意思,那他就陪她玩玩吧。

    楚墨的声音很柔,很软,嗲的……娇媚的……简直要把人的骨头都给酥成麻花。

    可偏偏带着无限的风情。

    凌蓝刚有点好转的鼻血又奔腾了。

    细长的眼眸望着她,那朱唇嫩如樱花,温暖的骄阳从柳条之间洒落下点点碎金,落在他如琉璃一般的眸中,美如玉的肌肤如此晶莹。

    他竟美的那么不真实,美的比画中的人儿还要漂亮上三分。

    "我……我我说我自己呢……"

    这温柔娇媚的声音听在凌蓝的耳朵里就好比催命符,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能知道。

    那是'温柔的杀死你’的声音,她哭丧着脸,好像给谁上坟一样惆怅。

    美男没泡到,倒是泡了一身的麻烦,点子太背了。

    "呵呵,你是哪房的丫头?"楚墨妩媚的一笑,瞬间百花齐放。

    他轻声问着凌蓝,这凌蓝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以前怎么没发现。

    "呃……"凌蓝囧了。

    凌蓝正想着她要编个什么理由搪塞呢,谁知那美男竟然一把扣的喉咙,眼神霎时从温柔妩媚变成了凌厉杀气。

    "说!你到底是谁?!"那双本该娇媚的眼眸里此时全是杀气四溢。

    玩就要玩的真,看她能撑到几时,他有点想看到她破的样子了。

    他那比花还要娇艳的美貌看在凌蓝眼里全都变了样,走了形。

    凌蓝后悔的肠子都在肚子里打了个愁肠百结。

    早知道她就不看什么热闹了,看看看,这下把小命都要看没了!

    她交代!她交代!她绝对必然老实交代!

    "好汉!我说我说我说!你先放开您的玉手!我快憋死了!"

    凌蓝涨红着脸,别提多难看了,纠结的很。

    楚墨松了手,凌蓝赶紧老实交代。"我失忆了,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什么都忘了。"

    哎,失忆啊失忆,这法子真是穿越女必备啊。

    楚墨一愣,然后就笑了。

    那笑真是把凌蓝给酥成麻花了,身子一软就像旁边栽了一下,她可怜巴巴的仰头仰望身材析长的楚墨,说道:"好汉,跟你商量个事成不?"

    "什么事?"

    "您能别那么笑么?你看我这腿都伸不直了,鼻血流的都快成前面那片湖了,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您就别笑了,

    您不笑我看的都受不了了,你再一笑我就活不了了。"

    自己本来就长的跟个妖精似的,祸国殃民的不行不行的。

    她本来对美男就没啥抵抗力,他这么一大美男对着她笑的那么风骚,她真是受不了啊。

    "……"楚墨嘴角又抽搐了一下,忍着没笑出来。

    从来没有女人用这么直白的话跟他说过,她们见了他要么是捂嘴娇笑,要么是扭捏作态,几近谄媚,恨不得马上就爬上他的床。

    可在她诚挚的话里,他没有听出一丝一毫别的意思,只有坦荡荡的磊落。

    他不禁细细的打量起这个从娶进门就没怎么搭理过的妻子。

    "你说你失忆了?"

    "恩,失忆了。"凌蓝点头如捣蒜。

    "真的?"明显不相信的语气。

    "比珍珠还真。"凌蓝眨巴着大眼睛,把头点的跟招财猫似的。

    "呵,那你就先跟着我吧,你知道你是在哪里吗?"楚墨又笑一下。

    这游戏挺好玩的,那他不介意陪她玩一场'失忆’的游戏,权当无聊时打发时间了。

    似乎,他今天笑的挺多的。

    凌蓝心里翻了个白眼,拜托,都说失忆了,怎么知道她是在哪里?长的挺美的,脑子怎么这么不好使。

    "不知道。"坚决装到底,找机会溜掉。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