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就是个少爷吗

    呸!别说门了,连窗户缝都没有!

    不给她一个富到流油,美到冒泡的身体,就别想把她送走,这就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勾了她的魂回来,丫就是自己找了一亲娘回来!

    阎王的账也不买!

    "来了来了!这是最近死了还没死透的各种朝代的女人,凌蓝姑娘您看着选吧。"

    牛头马面气喘吁吁的跑就殿内,砰的一声把一摞厚厚的生死簿堆在凌蓝面前的桌子上,谄媚的朝她笑,把凌蓝笑的直起鸡皮疙瘩。

    "你快看看吧,看哪个合意,别跟我客气,随便选。"阎王呵呵的笑着,笑的比哭还难看。

    "放心,咱俩谁跟谁啊,我不跟你客气。"

    凌蓝笑的纯良无害,直把阎王笑的浑身毛发直立。

    凌蓝慢悠悠的翻看着生死簿,时间一分一秒的滴答滴答过去。

    阎王急的在原地直转圈圈,怎么还没选好,这过了时间瞒都瞒不住了,这可怎么办啊!

    豁出去了!

    阎王小心翼翼的凑上前去,试探的问道:"你看,这个八公主怎么样?长的好看,身份也尊贵,皇家成员呢。"

    "不要,你没看她是被人投毒害死的吗?这身体肯定仇家很多,万一我刚去就被人又投毒嗝屁了,不是还得回来麻烦你吗。"

    凌蓝摇头拒绝。

    "那这个呢,王爷家的六小姐,还有一个知书达理的相公。"

    阎王被凌蓝噎了一下,赶紧又指了另一个给她看。

    "也不行,你看看,她是被丈夫府里的姨娘推到池塘里淹死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在府里没地位啊,

    连一个小妾都敢骑到她头上,跟丈夫肯定关系不和,不要不要。"凌蓝继续摇头。

    阎王简直都快被她噎死了,小姑奶奶心思还挺细,太难伺候了!

    "宰相的大女儿?"

    "太老。"

    "知县的独女?"

    "地位太低。"

    "将军的姨娘?"

    "靠!你当我是烂白菜啊,小妾也敢给我推销!"

    阎王泄气了,一个一个的全都让凌蓝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干脆使出最后一个杀手锏!

    不使阴招看来是不行了!阎王小眼珠子里精光一闪。

    "大燕朝凌尚书家的女儿,闭月羞花,芳龄18,与大燕朝被称为第一美男的楚国公府的独生子楚墨有婚约在身,因为不慎吃多了不小心给撑死了,怎么样?"

    阎王一脸忍痛割爱的表情,好像很不愿把这桩美差给凌蓝介绍似地。

    凌蓝眼睛微眯,哈喇子差点流下来,其他的都没吸引住她,就那句,大燕朝第一美人把她给成的吸引住了。

    美人啊,第一美人啊。

    她这辈子什么追求都没有,就是爱好美男,如此好的机会怎能错过!就是刀山油锅她都下了。

    "就她了!"大吼一声,凌蓝拍板定案。

    正如痴如醉的幻想着与美人缠绵悱恻的场景,凌蓝没注意到阎王嘴角不小心流露出来那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

    "牛头马面,快送凌蓝小姐去附身!"阎王赶紧吩咐牛头马面带走凌蓝,生怕她下一刻就反悔。

    "是,属下遵命!"牛头马面得令,一左一右架了凌蓝一阵风似的就不见了。总算,要告一段落了。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凌蓝憋屈的想挠墙。

    这剧情怎么不按套路来啊?她不应该是左拥右抱,坐拥三千美男吗?

    好吧,就算不坐拥三千美男,起码有一个绝世美人抱吧。

    可现在算什么情况?一个美男把她OOXX了,跑了。一个美男不屑她,悲催的连面都见不上。

    她不禁想,要不是遇到那个神秘美男,那她岂不是要自生自灭在那个山头里,臭了,烂了,腐了都没人知道?看这楚墨的态度也不像会去找她。

    她难道穿越到虐文里了?虐身虐心虐虐更健康?

    凌蓝被狗血的剧情吓了一跳,决定自力更生。

    我命由我不由天,不就是美男么?你不来就我,我去就你总行吧!

    按照穿越黄金定律,一般穿越女遭遇男主角的地方分为三个地方最热门。

    一,花园湖边。

    二,青楼楚馆。

    三,卖身葬父英雄救美。

    按现在这情况,也就花园能去了。

    大不了再死一次嘛,她现在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死了正好回去。

    琢磨好了计划,凌蓝撒谎说要一个人出去转转,问了花园怎么走。

    打发碧莲绣花去,她自己则精心打扮了一番花枝招展的朝花园飞奔而去。

    凌蓝同学的适应能力是相当强悍的,世界上除了小强以外估摸着就属她生命力最顽强了,插哪活哪。

    除了这两天把阎王那老小子骂的不歇火之外,后来她就淡定了。

    骂也没用,还不如省着体力勾搭美男呢。

    到了花园,入眼是一片人间仙境般的美景。

    花园里百花齐放,各种各样的花朵竞相开放,红的,蓝的,黄的……真是五颜六色,还有许多她没见过的品种。

    蝴蝶在花丛之间飞舞,偶尔有几棵长的颇为古老的大树垂下长长地柳条。

    真是……真是……太美了。

    "好大的花园啊……那什么皇宫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渣啊!这楚墨家也太不把钱当钱了吧!这么大一个花园,那得花多少钱啊!太腐败了!太腐败了!"

    凌蓝一边观赏,一边对这座花园的主人楚墨用尽她所有能骂的词汇把他问候了一遍。

    可怜这楚墨啊,无缘无故的就被人骂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忽然,前方一阵骚动。凌蓝两只眼睛都亮了,她真是内牛满面啊。

    她果然是女主角无疑了,这男主角出现的太及时了!

    她简直就是一阵狂奔的朝前方跑去,那速度,她当时体育短跑的时候,要能有这速度,一准被保送国家队。

    由于前方敌情未明,还是低调的好。

    快走进那声音源头的时候,凌蓝放轻了脚步,悄悄地向前挪动。

    如果是碰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物多不好。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躲在一棵大柳树后面,凌蓝慢慢的探出她的脑袋。前面是一条湖,好大的湖,上面架了一座拱形的桥,小桥流水,很是有意境。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