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领导永远是对的

    恩,一会再话。

    不知道那个楚墨长的怎么样?有没有昨天那个倾国倾城的大美男好看?

    凌蓝又想起了那个外表漂亮内里禽兽的贱男。

    靠他大爷的,把她睡了之后连个什么话都没留就失踪了,真是贱男!没品!

    不过,他的身材真是让人想起来就流口水啊,还有那张祸国殃民的脸……

    她也不亏,能睡到那么绝色的美男,算起来还是他比较吃亏,自己还是占到便宜了。

    凌蓝很阿Q的安慰自己。

    等碧莲把饭菜弄好了之后,凌蓝一边狼吞虎咽的吃,一边打探消息,状似不经意的问她:"少爷怎么没来看我?"

    听到凌蓝的话,碧莲脸上明显露出黯然的神情。

    "小姐,您……您还没死心吗?少爷……少爷……"

    恩!有内情!经过凌蓝九转弯的套话,终于把大致的情况弄清楚了。

    楚国公乃是大燕朝当朝的王爷,也是当今圣上的亲哥哥,一母同胞嫡亲嫡亲的亲哥哥,在众多王爷中是权势最大的也是最受皇上器重的。

    其夫人乃是邻国的公主,身份尊贵,性子也骄横,严禁楚国公纳妾。

    于是,年近半百,俩人膝下却只有楚墨这一个宝贝疙瘩,真真是千人疼万人宠,从小众星捧月一样的长大。

    他娘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他儿子当灯泡用!

    楚墨倒也争气,自有小神童小天才的称号,七岁作诗,八岁拉弓,十一岁便读遍百家诗书。

    容貌更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大燕第一美男的称号坐的稳稳的。

    皇太后宠着,皇帝宠着,老爹宠着,老娘宠着。

    按理说如此优秀到人神共愤的人物怎么着也要娶个七仙女何仙姑之类的人物才能符合他的身份,却惊破众人眼球的娶了她这个尚书的女儿。

    娶了之后一直扔在偏院不闻不问,至于其中原因有待考究。

    凌蓝忍不住想朝阎王爷竖中指了,他丫就这么忽悠她一孤苦伶仃的弱质女流?早知道她就不要穿啊不要穿!

    她这叫遇见的什么事啊,一穿来就被山贼追杀,然后又被一神秘美男强、奸,然后又是个不受宠的夫人,她怎么就这么杯具……

    阎王,我要弄死你!

    凌蓝在心里默默流下两行宽面泪,回想起当时被阎王忽悠的经过,凌蓝悔不当初,悔恨交加。

    镜头拉回到昨天,当时阎王老贼是这样忽悠她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阎罗殿里,牛头马面阎王老贼站成一排朝凌蓝谄媚。

    "我的小姑奶奶,您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去投胎?我求求您了。"阎王可怜兮兮的挤着他的小眼,又是作揖又是赔笑。

    谁让他惹了这个惹不得的小姑奶奶呢,只要她肯去投胎,条件什么的都好谈啊,恨就恨在这小姑奶奶说什么都不肯去投胎,就是不松口。

    "不投,我就要我原来的身体。"

    凌蓝撇了撇嘴,继续吃她的葡萄,连阎王看都不看一眼。

    阎王抖了抖嘴角,拳头握了又握,好不容易才按捺下打人的冲动,狠狠的瞪了一眼牛头和马面。

    牛头马面瑟缩了一下脖子,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默念:我没看见我没看见,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阎王硬是扯了一个自认为很优雅的笑容,凑到女孩的面前。

    "你的身体已经被火化了,连灰都没有了,想回去是不可能的,除了这个,其他条件你随便提,只要不是你想当玉皇大帝我都满足你。"

    阎王算是豁出去了,他在心里暗暗道。

    这是最后的底线了,丫要是再不同意再跟他装大爷,他就把她扔到油锅里炸成鬼排!

    女孩停止抖脚,坐端正了,趴在桌子上,眼眸一闪一闪的问:

    "什么条件都答应?我想当公主也答应?"摆明了不相信他的话。

    鬼话能信,母猪都会上树了。

    "答应。"阎王咬牙切齿的应声,又恶狠狠的瞪了牛头马面一眼。

    牛头马面欲哭无泪。

    这能怪他们吗?是他下的命令说要勾一个芳龄18,叫凌蓝的女生,谁知道能勾错啊,是他自己没说清,罪责怎么还落到他俩头上了?

    哎,这年头,什么工作都不好干啊,两条守则就把他们悲催的人生定性了。

    一。领导永远是对的。二。如果领导错了,请参照第一条。

    他们就是领导底下的炮灰啊,要不辞职去天庭应聘个看大门的算了,工作简单薪水还高,不比在这个小肚鸡肠的阎王跟前工作来的差啊。

    凌蓝眼珠转了转,慢悠悠道:"也不是不可以。"

    阎王和牛头马面眼前一亮,凌蓝又接着道:"给几个职业来看看,我选择选择。"

    "马上马上,牛头马面,还不快去把资料搬来给凌蓝姑娘看看!没眼色的!"

    阎王赶紧转头,眼睛一瞪,吓的牛头马面赶紧转身,拿出刘翔110米跨栏的速度冲出去。

    凌蓝撇撇嘴。

    阎王长嘘一口气,这小姑奶奶总算松口了,不然他的钨砂这次肯定不保,后面的十殿阎罗可都等着竞争他的位置呢。

    本来是勾另一个叫做凌蓝的女孩,谁知道居然勾错了魂魄,这事可大可小,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勾错就勾错了,屁大点事。

    偏偏不碰巧的是正处在五百年一换届当口上,这时候如果出了什么纰漏,他想连任的梦想也就破灭了。

    本想让牛头马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给送回去,哪想她家人的手脚那么快,三两下的夫就给火化了,连渣都没有了,他真是哭都没眼泪。

    只能看哪里有人自杀了,趁尸体还没死透的情况下把她塞过去。

    谁知这小姑奶奶是个这么难缠的主,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说什么都不肯投胎,真让他连死的心都有了。

    凌蓝坐在阎王的位置上,心里暗暗笑的哼哼的。

    小样,跟她斗,别开玩笑了。

    从小她就是称霸十里八村的小霸王,她家那一片谁不认识她凌蓝。

    本来活的好好的,莫名其妙睡了一觉就给他弄死了,已经够憋屈了的,他还想随随便便就让她投胎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