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就是没心肝

    她都猜测出来的事,姑姑也肯定猜到了。

    姑姑更生气的是,她一手栽培出来的人,一发现机会,就当针管局是龙潭虎渊,巴不得马上离开,这让姑姑情何以堪。

    "你是不是很想当金华殿的宫女?"姑姑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她冷声说,"好,很好,现在知画死了,我一定会写上你的名字,如你们所愿。"

    "不是的,姑姑……"

    知琴惶恐,"你要为知画作主呀……她……她没有勾引皇上……"

    姑姑冷道,"我没有那个本事!你还是把你姐姐的尸体交给敬事房处理,你若是还想要自己的小命,这事不能传出去!"

    "姑姑……"

    刘姑姑根本不想理她了,无论是谁都无法忍受一个背叛自己的人。

    虽然形式上,这不算是真正的背叛。

    谁不想有一个好的前程呢。

    望着生气走掉的刘姑姑,默言轻叹了一口气。

    她同情地望着扑倒在地上的知琴,并没有打算要帮忙的意思。

    她很清楚什么叫做越帮越麻烦,是自己麻烦。

    她们姐妹同心,姐姐要投奔好的主子,妹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看来,妹妹比姐姐聪明。

    敬事房闻风而来,不顾哭得歇斯底里的知琴,把惨不忍睹的尸体抬走。

    当宫女最大的悲哀,就是死了也是宫里的鬼,连灵魂都不能回到家乡。

    默言苦笑,真是讽刺,不管活着还是死了,她都没有归属。

    "知画——"

    敬事房的人离开了针管局,知琴突然疯了一样哭叫着追上去。

    "知画好冤呀——"

    远远传来知琴的呼冤声。

    太突然了,默言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这事闹大了只会让姑姑惹来更大的麻烦,姑姑麻烦,她们这些针管局的宫女也会被牵连,这宫里本来就是一荣俱荣的地方。

    她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这知琴平常看起来也很安守本份,腼腆怕事,没想到死了姐姐会这样。

    默言追了一段路,她发现自己根本追不上一个柔弱的宫女,喘着气靠着假山上喘气,看来她是高估了自己。

    已是二更天,不知道知琴会闹出什么事来。

    看了看周围,抬头,她居然一口气追到了北宫。

    失笑,难怪会追不上,原来她走岔了路,敬事房在相反的方向呢。

    宫人夜晚没有主子的吩咐是不能随意走动,这时若是碰上了巡夜的侍卫,那就很麻烦。

    她不想惹人注目,最重要的是她不想遇到对她有威胁的人……

    想及此,她顾不上累,寻找回去的路,她的方向感一向很好。

    正想转身走,她发现前面隐约有人匆匆而来,本能反应的躲到了假山后面。

    来人越来越近,从衣饰看来,那是一个女人。

    默言本想等那女人离开后,自己也赶快离开,可没想到那女人居然停在了假山前面,没有离开的意思。

    她突然又起了好奇的心,这么晚了,还在宫里走动,到底是什么人?

    偷偷地望过去,忍不住讶异了,是一个穿着宫女服装的女人,尽管是夜晚,恰好今晚月色如银,照得那女人姣美的外表。

    幽会?偷情?

    两个名词从默言脑袋闪过。

    她把头缩了回来,忍不住苦笑起来,真是让知琴害苦了,此时进退两难的境地,想偷偷溜走,万一碰到奸夫的话,难不保他们为了保住自己将自己杀人灭口;不走的话,被他们发现一样会被杀人灭口。

    默言想一定是上天罚她,才会让她穿越到皇宫里面感受一样被灭口的滋味。

    事实上也证明,人类不论哪个年代,都有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顾一切的人。

    她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无奈地认命,唯有等这宫女幽会完毕才能离开了。

    也不知道知琴现在怎样了,针管局会不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急也没用。

    唯有希望宫女的偷情对象是个秒射。

    默言忍不住微笑,这么恶毒现代的想法,她很久没有冒起过了。

    又听见脚步声,在她的左方向也是匆匆而来。

    她一惊,连忙一滚,竟然不小心滚到一个洞里面,默言意外的是别有洞天,居然能在望见外面的一切。

    来的不止一个人。

    默言以为是巡夜的侍卫,却又不像,清朗的月色之下,走在前面的衣袂飘飘的男子,冠簪上一粒鸽卵大的黄宝石紧紧地镶嵌在中央,乌黑的发丝还是一丝不苟地高束着,远远望过去,似盛放在暗夜里的白莲,风华绝代。

    "皇上,皇上……"

    皇上???

    默言只觉得自己脚一软,连忙扶着石壁。

    那宫女一听到"皇上"两个字不避开,反而迎了上去,很匆忙的样子。

    她终于恍然,这个漂亮的宫女来这里不是为了偷情,而是为了偶遇皇上。

    "嫔妾该死!冲撞了皇上!"

    嫔妾?

    默言只觉得再次震憾了一次,这个漂亮的宫女不是普通宫女,难怪胆子这么大,相反她这个现代杀手的胆子也太小了。

    "抬起头来!"很低沉,也很威严的声音。

    "这不是谢采女吗?"站在皇上后面的公公失声。

    默言认得他的声音,内务府总管李公公。

    "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难道你不知道夜晚不许在宫中到处走动么?"李公公质问道。

    谢采女用楚楚可怜的声音解释,"我……我……迷路了。"

    穿着宫女的衣服迷路,还真有意思呀。

    默言的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她知道这么多女人争一个男人的游戏很激烈,也知道这些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无所不能,她们不怕死的勇气,默言真的很佩服。

    她,只能在这宫里,小心翼翼的活着,也许天会可怜她,让她离宫。

    "迷路了?"皇上的声音更低沉了,"难道朕的皇宫是个迷宫?每日有那么多人迷路吗?李公公?"

    "皇上……"李公公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觉得都怪这个新进来的采女惹的祸随时会祸及他,于是暗瞪了谢采女一眼。

    谢采女天天来这个"迷路",终于能让皇上正眼自己一次,知道这次机会不容有失,错过了就不会有下一次。

    默言的心也提到了喉咙,她今日已经看见一个死人,可不想再见一个。

    ……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