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做个炼药师吧

    荀幼蓉知道白如墨把事情透露给了白星岩。

    但她没想到,这种应该称得上私密的事情,白如墨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寻墨大师可是第一炼器宗师,出自他手的剑被称作"神剑"也不为过。

    整个百旺城都知道白家用白如墨换了一把剑,这把剑在白如墨的手里就等于在白家手里,因为顾及白家家主,一般人不会轻举妄动。

    但神剑落到白如雪的手里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代表了是白家人就能从白如墨手里抢这把剑。

    那他们又为何不能从白如雪的手里把这把剑抢过来呢?

    那些原本只是在看热闹的人不由自主便升起了这种想法。

    "姑娘想搅乱一池浑水倒也无妨,但没必要用鸣锋剑来做文章吧?"

    剑灵的声音颇有些无奈。

    白如墨却是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在识海中回应:"放心吧,就算不是为了你,为了我自己,我也得把鸣锋剑拿回来。"

    "至于现在,让他们斗去吧。"

    她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绕过荀幼蓉就打算回自己的天音苑。

    谁知背后一阵劲风袭来,荀幼蓉明显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白如墨皱了一下眉头,就听耳边剑灵冷哼一声,然后她的身子便不受控制地猛然转身一掌拍出。

    荀幼蓉是凝气九层的实力,尚不至于被一掌拍飞,但她甩出去的袖子却还是被一掌拍了回来,带着极强的力道撞在了她自己的胸口。

    荀幼蓉被袖子撞得连退几步、气血翻腾,她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白如墨。

    白星苍提起白如墨一掌拍飞望家管家的时候她还不信,可现在由不得她不信了。

    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白如墨明明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废物!

    "伯母想讨公道的话,还是等爷爷出关再说吧。"

    "或者,让白如雪把我的剑还回来也行。想碰我,劝你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和面子。"

    丢下这句话之后,白如墨一甩衣袖,拉着明音回了天音苑。

    将荀幼蓉和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给无视了之后,白如墨却没有第一时间修炼,反而开始拿纸笔写写画画。

    剑灵有些好奇地问:"姑娘记录的,似乎是一些药草的名字和效?"

    白如墨点了点头,给他解释说:"我不可能总倚仗你,总得在实力提升之前琢磨点自保的东西。"

    "况且玩阴的也需要毒药。"

    而这个世界的药草同她所在的世界并不完全相同,她得琢磨透了药性,才能更好的制作出灵药和毒药。

    剑灵沉吟片刻,才又问道:"如此说来,姑娘是炼药师?"

    白如墨微微偏头思索了一会儿。

    这个世界的炼药师可吃香着呢,当真做个炼药师好像也不错?

    她点了点头:"嗯,那就做个炼药师吧。"

    "炼药师?"一旁泡好了茶的明音好奇地问,"小姐是想做炼药师吗?"

    她一边给白如墨斟茶,一边感慨地说:"炼药师前期很烧钱的,看来咱们得尽快将那几家铺子完全掌握在手中才是。"

    这就是她需要做的事情了。

    而且她也要想办法突破一下,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以前的白如墨像小孩子一样不谙世事,欺负她的人多是明音能轻松应付的。

    但如今短短两天,已经有三个对白如墨出手的人是明音完全不敌的了。

    这种无力感带来的是深深的自责。

    虽说她的小姐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很强,似乎也不需要她的保护,但这并不是她保护不了小姐的理由。

    明音暗下决心的时候,白如墨已经在识海中问问题了。

    "炼药师很烧钱吗?"

    剑灵不以为然:"不过是无知偏见罢了,若是对药性了若指掌,对玄灵气的控制极好,不浪费材料的话,何来烧钱一说?"

    白如墨仔细思索片刻,然后认同地点了点头。

    所以,她才要更加了解这个世界的药草,也要更加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毕竟现在她才是凝气二层的实力,实力不足的话,要是剑灵不在,她什么都不是。

    这主仆二人就像是被什么刺激了一样,匆匆用过午饭之后便一起开始修炼。

    白如墨就连她以前午睡的习惯都抛弃了,为的便是争分夺秒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明音做晚饭的时候,白如墨就去寻了天音苑里面各种有关药草的藏书,来记录那些药草的药性。

    晚饭过后,主仆二人又继续沉迷于修炼。

    白如墨吸收灵气的速度极快,周围的灵气都聚集在了她的周身。

    白日的时候看不出什么,到了夜里,她的身边却镀上了一圈雾蒙蒙的柔光,那便是灵气太过密集之后造成的结果。

    墨色衣衫的半透明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白如墨的身旁。

    他修长白皙的手一抬,一层蓝莹莹的光圈罩住了盘腿坐在床上的白如墨。

    片刻之后,光圈变成了一个光罩,然后消失不见,白如墨的周身便没了那一层明显的柔光。

    做完这一切之后,男子放心地叹了一口气,之后消失不见。

    白如墨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声叹息,骤然睁开了双眼,却是什么都没看到。

    她想了想,还是在识海里问道:"那个,你刚刚叹气来着?"

    "你听错了。"

    剑灵的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情绪在其中。

    白如墨挑了挑眉,默认了这个说法。

    不过她紧接着便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用'那个’来称呼你吧?"

    剑灵沉寂了片刻,语气中带上了几分遗憾。

    "不记得了。"

    片刻之后,他又补了一句:"成为剑灵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话虽如此,他的语气却又回归了以往的平淡。

    白如墨没说话。

    她有点不好意思,自己这算不算不小心戳到人家的伤口了?

    罢了,她还是安心修炼吧。

    明日一早还要出府去买一些药草来,现在得多修炼一会儿才能够本。

    这么想着,她又将身心沉寂到了修炼之中。

    至于剑灵……

    临修炼之前白如墨还特地想了想,等她有时间了,帮剑灵起个名字好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