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出手,收网!

    办公室门外吵吵嚷嚷的,赵阳心知肯定是董事会那一帮人找自己来了,他不带什么感情地往门外喊了一声:

    “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群人呼啦啦就涌进了办公室。赵阳一看,果然都是董事会的人。

    他心想着,快要到收网的时候了。

    “各位董事,这是怎么了?”赵阳微微一笑,他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董事们,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疑惑的样子。

    “董事长啊!”昨晚和李董事通话的张董事显得有些急躁,他一个健步就走到了赵阳的办公桌面前。

    张董事扯着嗓子对赵阳喊道:“董事长,现在公司做那个什么家庭装修改造计划已经亏了多少了啊,您不是也知道吗!您再不回来接手这个项目,我们公司可就要关门大吉了啊!”

    “是啊!是啊!”办公室里一片骚动,其他董事纷纷附和着张董事的话。

    赵阳没有说话,他冷眼看着这群面色焦急的董事们。

    赵阳一脸的云淡风轻,他不紧不慢地拿出一把小银钥匙,打开了自己办公桌上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鼓的文件袋。

    “要我回来做这个项目,也不是不可以。”赵阳慢斯条理地开口,他摩挲着手中的文件袋,一脸胜券在握的神色。

    “不过,我有个条件。”

    赵阳会提条件这群董事们早就猜到了,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

    张董事和身后的其他董事们对视了一眼,他的眼珠溜溜的,放小了声音的分贝:“董事长,你说的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赵阳把文件袋放在了桌上,慢慢打开了文件袋。他从袋子里抽出了一叠纸张,在董事们的面前缓缓摊开。

    他带着玩味的笑容,敲了敲桌上摊开的纸张说道:

    “只要你们把这个签了,我就回来继续做这个项目。”

    董事们都凑上前来,待他们看清了纸张的内容是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骇的表情。

    只见办公桌上这一叠纸张,赫然就是股权转让书!

    所有的董事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们想着这赵阳怕不是疯了不成!

    张董事张着嘴巴,他已经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李董事皱着眉头上前,他盯着赵阳的眼睛问道:“董事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们还不清楚?”听着李董事这十分不好的语气,赵阳也不生气。

    他看着桌上那叠纸张上显眼的“股权转让书”几个大字,一字一句地说道:

    “只要你们愿意签下这份股权转让书,我立刻就回来接手家庭装修改造的业务。当然,我也不多要,每个人就拿百分之五出来就可以了。”

    百分之五!董事们不可置信地看着赵阳。现在赵阳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他的股份占比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而其他人的股份都算不得很多,只是拿出百分之五,就已经算是拿出了他们的大部分股份了!

    “这不可能签!”过于激动之下,张董事又能说得出来话了。

    赵阳想通过纵家庭装修改造计划来削弱董事们的股份,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他们绝对不会同意!

    “不签就算了,我也没有逼你们。”赵阳的面色一沉,他的声音霎时冷了下来。

    赵阳猜到了董事会的老狐狸是不会答应转让股份的,不过他也无所谓,反正他真正的目的也根本不是这个。

    但是赵阳的面上还是不能表露出什么。他的眸光深沉,让人觉得他此刻一定生气到了极点。

    董事们面面相觑,看着赵阳这不好的脸色他们的心里都有些慌乱。

    但即便如此,赵阳这个无理的要求他们会答应吗?绝对不可能!

    赵阳看董事们不说话,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后,赵阳也没再理会他们。

    他在办公桌上自顾自地工作了起来,留下这群董事站在办公室,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显得十分尴尬。

    最终董事会的这群人还是离开了赵阳的办公室,他们没有签那份股权转让书,赵阳也没有回去接手公司的家庭装修改造计划。

    赵阳拒绝继续接手业务,持续做着家庭装修改造计划的天阳设计公司雪上加霜,更加撑不下去了。

    眼见着公司的亏空越来越大,就连公司的普通员工都感受到了一种风雨欲来的气息,天阳设计公司的董事们就如同一群被架在火上的蚂蚱,改变现状已经迫在眉睫。

    又一天晚上,董事会的李董事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主动打电话给了另一位董事张董事。

    急脾气的张董事已经急得跳脚了,他那独有的大嗓门都嚷得有些哑了:“老李啊!赶紧想个办法啊!公司马上就要完蛋了!咱们可怎么过下去啊!”

    李董事举着电话,沉默不语。他这次给张董事打电话,其实是因为他已经想通了。

    之前他们董事会一伙人去办公室找赵阳,赵阳提出了转让股份的条件,这个他们是万万不能答应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能向赵阳低个头,答应他其他的要求啊!

    毕竟赵阳也是天阳设计公司的董事长,他会狠心到亲手毁了自家公司吗?不如和他好好谈判一番,给彼此一个台阶下好了。

    “老张啊,”李董事举着电话,叹了一口气,“咱们只能对赵阳低个头了,这公司一破产,咱们全都得遭殃。虽然说咱们股份肯定不能交出去,也可以和他好好商量一下嘛,当务之急是稳住他啊。”

    李董事把自己的想法和张董事一说,张董事叹了一口气。依现在这个情况,除了他们集体再去求一次赵阳,已经别无他法了。

    第二天,赵阳的办公室再次被叩响了。只不过这一次再不是急促的砸门声,门外的敲门声只轻轻敲了几下。

    正在办公的赵阳抬眸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他知道八成是董事会那帮人又来找自己了。

    赵阳整了整自己的领带,朝门外喊了一声:

    “进来!”

    他知道,时机成熟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