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波将起,股东大会!

    从泉县回来,赵阳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王贵。

    哪晓得王贵接了电话,还是担心怕被录音,他表示马上就会赶来赵阳的家里。

    急急忙忙就挂了电话,赵阳举着手机哭笑不得。

    没一会儿,王贵就赶到了赵阳的家中。

    赵阳将王贵让进家中,还给王贵倒了一杯茶,笑眯眯地递给了他。

    赵阳这笑容真是直看得王贵的心里发毛。

    王贵接过茶杯,也没喝,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就不用和我整这一套了吧?有什么事赶紧说啊!”

    “你急什么?”赵阳瞥了王贵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

    他往沙发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看着王贵说道:“还记得前几天我说我要收购陈墨的股份吗?我现在身上资金不足,这样吧,你替我收购了,然后再连同你自己的股份的一半都转让给我。”

    “赵阳你疯了吧!”王贵跳了起来,他看着赵阳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疯子,“这我可不干!好处都给你占光了是吧?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算要把录音放出去,这事儿我也绝对不干!”

    “……”赵阳皱眉,他这会儿根本没想着要拿录音威胁王贵。

    他觑了王贵一眼,起身往厕所走去,还对王贵招了招手:“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去厕所?这个赵阳到底搞什么鬼?

    王贵将信将疑地看着赵阳,还是跟在赵阳的身后进了厕所。

    “你看看这个。”赵阳指着洗手台上的水说道。

    “一个破水有什么好看的……”王贵一边嘟囔着,一边还是好奇地探出头去看那个水。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王贵见眼前的水竟然有三个出水口,他上手摸了摸,水的材质他竟然感觉不出来,似乎是合金一类的。

    赵阳告诉王贵,这水的三个出水口,从左到右分别是热水出水口,冷水出水口,和净化水出水口。

    王贵打开了最左边的出水口,眼见水流出来的水竟然渐渐地起了雾气,他洗了把手,水温竟然已经加热到了快烫手的地步了。

    赵阳递给了王贵一个一次性纸杯,王贵又尝试着打开了水最右边的出水口。只见这水里流出来的纯净水看起来不含一丝杂质,王贵小心地喝了一小口,发现这水竟然像山泉水一样甘甜。

    王贵将整个纸杯里的纯净水一饮而尽,拍了拍赵阳的肩膀,兴奋地说道:“好小子,有你的啊!哪儿搞来的好东西?净化能力远超普通净水器,这要是推广到市面上去,得赚多少钱啊!”

    赵阳得意地笑了,他用诱惑的语气对王贵说道:“这可是我费大力气搞来的好东西,这价值怎么样你也清楚了,东西可以由我来生产,再推广到市面去销售。只要你答应我刚刚的条件,你去收购陈墨的股份,加上你自己股份的一半都转给我,这东西卖出去得到的利润,我都分一半给你,怎么样?”

    见识到这神奇水的效的王贵不可谓不心动。

    他心想着,现在陈墨的股份被抛售出来,价格也不算太高,以他现在的身家要全部收下也不是个难事。

    至于王贵自己的股份,他在玄天设计公司的股份也不算最多的,但哪怕分出去一半,他也不会成为股份最少的那一家。

    说白了股份持有比重对他王贵影响根本就不大,哪有现钱来得值当啊!

    被说服了的王贵和赵阳一拍即合,他签下了保证协议,就开始在流通市场上收购起陈墨的股份。

    三天过后,王贵收购完了市场上所能收购的玄天设计公司所有的股份,他当着赵阳的面签了股权转让书,将收到的这些股份连同他自己的一半股份都送给了赵阳。

    拿到股份转让书的赵阳满意极了,他不忘对王贵说道:“你去通知一下玄天的高层董事们,明天我要重新召开董事大会。”

    王贵又为赵阳惊诧了一把,不过赵阳每次的行动他也看不懂,他也不想管赵阳的破事,照办就是了。

    第二天下午,玄天设计公司。

    再走进玄天,赵阳已经是不一样的身份。

    在陈墨出事之前,他的股份就已经占了公司的大头,现在已经被调查,市值大降。

    因为陈墨的孩子都不是自己亲生的,他父母掌管不了公司,只能选择低价套现。

    况且赵阳手里还有王贵的一半股份,现在他一跃成为玄天设计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占比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

    玄天设计公司已经是赵阳的囊中之物,而赵阳这一次来参加董事大会,就是要让玄天彻底消失。

    “叮——”

    玄天公司内部电梯停在了公司第十九层,十九层是公司的专门会议室。

    穿着一身正装的赵阳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这次来参加董事大会他还带了一个文件夹,仔细检查了一下文件夹里的东西无误,他面带着笑容,直接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玄天设计公司的几个老董事连同王贵早已坐在了那里,王贵不敢看赵阳,而其他董事都窃窃私语。

    他们没有和赵阳打招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对赵阳嗤之以鼻的表情。

    赵阳也不在意,他看了一眼会议桌,这些董事根本就没有给他让位,只有上首那个代表董事长的位置空着。

    赵阳长腿一迈,直接就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一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是玄天设计公司的老董事了。

    赵阳看都没看这老人一眼,他微微一笑道:“各位好,我这次召开董事大会,就是要推举我——赵阳,做玄天设计公司董事会的董事长。”

    “并且——”赵阳顿了一下,脸上挂上了恶劣的笑容,“我要让玄天设计公司合并到天阳设计公司。”

    满座哗然,在座的几个老董事俱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中有人刚想说话,就被赵阳抢了一嘴:“现在,可以开始举手表决了,不同意的请举手。”

    全场的人都举起了手,王贵左右看看,还是心虚地举起了手。

    赵阳看着这状况,倒也不恼,缓缓地开口道:“现在,同意的请举手。”

    全场的人都放下了手臂,赵阳“哼”了一声,举起了右手,几个董事看着赵阳嗤笑了一声,他们倒要看看这赵阳要怎么收场。

    赵阳气定神闲地坐着,他不紧不慢地打开了带到董事会的文件夹,里面赫然是一份股权转让书。

    “看好了,”赵阳举起了股权转让书,他还不忘瞥了王贵一眼,“这份协议,是陈墨的股份和王贵董事的一半股份都转让给我赵阳。现在,我在玄天的股份占比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十,是玄天的最大股东。”

    赵阳将股权转让书丢到会议桌上,传看的董事们心头大骇。

    赵阳又接着说到:“我记得,公司最大股东拥有一票同意权,这可是你们自己的规定。”

    董事会现场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王贵简直目瞪口呆,玄天的这一条规定,他自己都要忘了,赵阳居然知道?

    突然,最开始斥责赵阳坐在董事长位置的老董事使劲敲了敲会议桌面,他的面庞因为太过气愤而迅速涨红。他怒视着赵阳,大声说道:

    “我不同意!”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