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陈墨,你被绿了,惊不惊喜?

    第二日下午,赵阳来到了陈墨的公司。

    站在玄天设计公司的门口,赵阳的心中感慨万千。

    赵阳的前身被陈墨给设计了一番,都差点丢掉了自己的天阳设计公司。

    而今时今日,他就要让陈墨付出代价!

    至于玄天设计公司。

    赵阳看着玄天设计公司那恢宏气派的金色招牌,眼神微眯,陈墨的公司,最终也会是他赵阳的。

    赵阳深呼了一口气,他的脸上挂着笑容走进了玄天设计公司。

    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他还轻咳了两声。

    玄天设计公司的众人听到了咳嗽声和脚步声,都纷纷抬头望向门口,见到来人竟然是赵阳,心下一惊。

    赵阳径直走向了陈墨的办公室,公司前台见到赵阳愣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拦下他。

    当初天阳设计公司陷入危难之际,一大部分人都跳槽去了玄天设计公司,包括前台的小姐。

    这些人对赵阳都有着一些心虚和愧疚,见到了赵阳都感觉不自在,不敢去直面他。

    赵阳自然是看到了那些避开他的人,都是玄天设计公司的老员工。

    但赵阳现在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这些背叛他的人,无论目的为何,他都会让他们一个一个付出代价。

    “哟,这不是赵老板吗?”一只脚凭空伸出,拦住了赵阳的去路,赵阳皱着眉顺着这光亮的皮鞋往上一瞧,只见到一个一脸鼠相的男人,抱着双臂正拦在赵阳面前,脸上对赵阳的嘲讽毫不掩饰。

    他拔高了音量,一开口整个公司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赵老板啊,怎么着,这对赌您是做不到了,来求陈老板来了?不过嘛,天阳不马上就是玄天的了?咱就是一家人了,您别客气啊!”

    说罢,他嗤笑出声,周围有好几个看热闹的人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赵阳一看附和的这些人里还有好多是离开天阳来到玄天的员工,这些笑声,刺痛了他的耳膜。

    而王贵也在围观的人群里面,不过他没什么反应。

    王贵在人群的角落里,尽量不让赵阳注意到自己,他只想知道赵阳想对陈墨做些什么,赵阳在陈墨的公司里是被捧被踩都不关他的事。

    赵阳压下心里的怒气,他还不想这么早就露出底牌,理智告诉他这些人他根本就不该理会。

    赵阳冷冷地看了那拦在他面前的男人一眼,这人被赵阳的眼神看得发毛,却还是挑起眉头,试图挑衅赵阳:“瞪我?怎么,怕了啊?”

    赵阳并没有理会他,他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走到了陈墨的办公室前。

    门也没敲,直接一踹就进了陈墨的办公室。

    隐在人群里的王贵瞅准时机,待赵阳进去之后,一个健步就趴在了办公室的门外准备偷听。

    门内正在办公的陈墨吓了一跳,办公室的隔音很好,他根本没听见门外的喧闹,自然是不知道赵阳竟然来到了他的公司。

    被打扰到的陈墨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小员工,正准备出声斥责,他一抬头,却看到了赵阳冰冷的眼神。

    “赵阳?”正在愣神的陈墨反应了过来,他哂笑出声,“怎么,对赌协议完不成了,要过来求我了?”

    陈墨放下手里的文件,倨傲地看着赵阳:“你现在有闲工夫求我,不如回去好好打点自个儿的家当吧,毕竟整个天阳都要是我的了,我可不会让你留在玄天。”

    “不劳您费心了。”赵阳笑了一声。

    忍不住在心中想到:你的玄天都马上是我的了,我看你能笑多久。

    赵阳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手机的录音数据,朝陈墨扬了扬,幸灾乐祸地笑道:“我来只是让你听听这个。”

    听?听什么?此时正在办公室外偷听的王贵心下一惊,额头渗出汗来,这赵阳别是拿他的录音坑他吧?

    办公室内的赵阳正当着陈墨的面,缓缓点开那段偷录王贵的录音。

    只见王贵的声音从手机里缓缓流出,赵阳还恶作剧一样地将音量开到了最大。

    “其实我是故意把价格压的这么低,原本陈老板说装修给你二十万都可以,我还偷偷的从中扣下了十万块。”

    听到了这段话,陈墨眉头一皱,这个王贵还真是死性不改。不过赵阳特地来他的办公室给他听王贵的录音是想干嘛,也就一点小钱,他根本不在乎。

    “陈老板你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赵阳扬了扬手机,露出恶劣的笑容。

    手机录音里,还是王贵的声音:“我也对不起陈老板……”

    陈墨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他的面色一沉,死死盯着赵阳手里的手机。

    “……老板对我那么好,我却给他戴绿帽子……”

    “王贵!”闻听此言,陈墨“噌”地就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他怒吼出声,而办公室内是自然是没有人回应他。

    “……他儿子其实是我的种啊。”

    听到最后一句话,本来就心神巨震的陈墨彻底崩溃了。

    他悉心培养这么多年的儿子,居然是别人的种?而且还是他的手下的种!

    陈墨突然一阵晕眩,他整个世界好似轰然崩塌,他幸福美好的家庭,竟然只是一个骗局?

    陈默一把揪过赵阳的衣领,脸色因为气愤迅速涨红,他咬牙对着赵阳大吼,声音里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和悲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在门外偷听的王贵差点没昏过去,他又急又气,差点没一头撞进办公室里抢赵阳的手机,这时公司却又是一阵喧闹。

    王贵回头一看,只见一群穿着制服、满脸严肃的人正被公司前台拦下。

    前台小姐客气地问询:“不好意思,先生,来访玄天设计公司需要出示证件。”

    一个领头的人看了前台小姐一眼,直接拿出了一个证件,在她眼前晃了一下,沉声说道:“我们是检查院的,请陈墨和我们走一趟。”

    前台小姐神情错愕,不敢再拦。王贵看到这群人居然是检查院的,怕是要来逮捕陈墨,他心下暗道不好,赶紧连滚带爬往旁边让路。

    公司的人一看来人是检查院的,大气都不敢出。检查院的人一路畅通无阻,他们径直打开了陈墨的办公室。

    看着办公室里的两人,领头的人冷冷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陈墨?”

    陈墨心下一惊,他错愕地放下赵阳的衣领,愣在了原地。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