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让陈墨身败名裂!

    招标圆满结束,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赵阳便在泉县找了个酒店住了一晚。

    接下来就是准备施工了,而他已经做出了施工方案,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是不能让别人知道赵阳有系统金手指的帮助,公厕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那只能是灵异事件。

    为了掩人耳目,赵阳想了想,还是要找一些包工头来帮助他进行施工。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赵阳想重新积攒自己的施工队伍。

    赵阳利用系统查询了一下这次在泉县招标会场的所有包工头的信息,整理了一份名单后,他心想着这群包工头他以后可一定得避雷。

    又让系统搜集了一些本市其他包工头的联系方式,赵阳仔细查看着这些人的信息,最终,他敲定了几个人选,打开手机通讯录保存了他们的联系方式,便开始一一给这些包工头打电话过去。

    接到电话的包工头都是满头雾水,其中一个打通电话的包工头更是理都不理,直接将赵阳的电话认定是诈骗电话,骂了一声就要挂断。

    “大哥,别!别!有话好好说,我找您是商量合作的!”赵阳急急地出声,生怕对方直接给他挂了。

    “合作?什么合作?”电话那端的包工头似乎来了兴趣。

    赵阳按照预想好的说辞,把泉县公厕招标的事儿说了一遍,最后问对方可不可以过来帮忙打个地基。

    一个建设公厕的小标,又是只打个地基,一听就是什么没有油水的活儿,这谁能去干啊?

    赵阳只听对方带着不屑说了一句:“没兴趣,你找别人去吧。”

    赵阳没死心,他在心里合计了一下,索性直接对包工头说:“这样吧大哥,一间公厕两万,只要你打个地基,有几个公厕我给几份钱,怎么样?干不干?”

    还有这种好事?电话那端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干!这我肯定干啊!老板,什么时候动工啊?”

    “这个不急,等正式施工,我会和你联系的。”赵阳松了一口气,脸上现出笑容。

    挂了电话之后,赵阳还是依次给名单上剩下的人打电话。

    基本上这些包工头对赵阳都是爱搭不理的,最后一听赵阳说给一间公厕打个地基就给两万,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口就应了下来。

    打完所有的电话,夜已深了,赵阳扔开手机,窝在舒服的床上,苦笑一声,心想着:果然人啊,就是这样。

    第二日,赵阳退了房,整装准备回家。

    一路无阻,回到家中的时候,赵阳诧异地发现怎么这王贵就站在自己家门口?

    “你在这傻站着干什么?”赵阳好奇地出声询问。

    眼见着赵阳终于回家了,王贵激动地叫了一声“我的祖宗哟”就迎上前来。

    他是怕给赵阳打电话,这赵阳又偷录电话录音给他使绊子,才一直干等在赵阳门口的。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跟赵阳实话实说。

    王贵走到赵阳跟前,他把赵阳拉到门口,跟做贼似的环顾了一眼四周,确认没什么异样后,才从包里翻翻捡捡,拿出了一份黄色的文件夹袋子交给赵阳。

    赵阳掂量了一下文件袋,里面的东西竟然还不轻,他瞥了一眼王贵,小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你要的东西,”王贵的声音很低,“这是我这么多年来搜集的证据,你自己看吧,看过了你肯定知道怎么用的,这些东西已经足够让陈墨身败名裂了。”

    赵阳心下了然,他打开文件袋,抽出一部分东西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些关键性的照片和文件。

    赵阳的内心一喜,他没想到陈墨胆子这么肥,竟然单单是偷税漏税就已经接近一个多亿了,还不算其他的罪行,这下必然能把他打得永无翻身之地。

    赵阳面上却没表露出点什么,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眼见着赵阳没什么表情,王贵暗想着赵阳不会看不懂这些吧。

    但他也不好说什么,急急忙忙就开着车离开了。

    待王贵离开后,赵阳拿出钥匙打开了家门,他把文件袋放在保险柜里小心地锁好。

    整个人往床上一躺,开心地打起了滚。

    赵阳兴奋地想,凭这文件袋里的证据,陈墨绝对会身败名裂。

    现在的问题就只是如何利用这些证据送陈墨进监狱,而且他并不想让陈墨的玄天设计公司出什么问题。

    毕竟,他还打着玄天设计公司的主意呢。

    赵阳冷静下来,想了想,还是咨询下专业律师比较好。

    天色已经晚了,赵阳打定了主意,今晚先休息,明天就去律师事务所请一个好律师来。

    一夜无梦。

    第二日,赵阳早早地便起了床,急急洗漱过后他便去了当地有名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里的人来来往往,赵阳想着文件袋里那些证据所能定下的罪,直接咨询了谁是处理这方面案件最好的律师。

    等见到了律师,赵阳和对方礼貌地握了手。

    赵阳坐在了律师的对面,他一五一十把文件袋里的证据内容讲给了律师听,律师越听眉头皱得越重。

    赵阳说完,小心地询问:“您看,有没有一种办法既可以送陈墨进监狱,又可以不影响到他的玄天设计公司?”

    律师思考了一会,半晌,想出了对策的他和赵阳低声说了几句话。

    赵阳听着律师的建议,连连点头,心里很是满意。

    和律师谈好了对策之后,赵阳礼貌地送走了律师。

    想着律师的建议,赵阳打开保险柜拿出了文件夹,又打开了电脑。

    他将那些照片和文件直接用手机拍了照片,拍完后他把文件夹又放回了保险柜小心地锁好,又将照片从手机传上了电脑。

    赵阳用电脑把这些关键性的照片打包成了一个文件,又在电脑里做了备份。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打包的文件里面的照片,确认无误之后,打开了电子邮箱,输入收信人,直接将文件包发送了过去。

    只见电子邮件里那收信人一栏的邮箱,赫然就是检查院的举报邮箱。

    做完了这一切已经是深夜了,赵阳满意地关上电脑。

    简单的洗漱过后,赵阳便爬上床准备休息了。

    明天,他还要去陈墨的公司一趟。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