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公厕中标!

    泉县公厕竞标在第二日就要开始。

    赵阳连夜赶出了施工方案,第二天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带着招标书就去了公厕招标现场。

    这次公厕竞标是个小标,现场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并且都是由包工头出面的,整个会场竟然只有赵阳是是一个人前来的。

    那些包工头们看着赵阳窃窃私语,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路子。

    但他们毫不担心,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志在必得的神色。

    赵阳没有理会那些包工头的脸上各异的神色,他百无聊赖地等着竞标开始。

    泉县公厕竞标很快开始,现场的包工头们纷纷开始竞标,他们用着粗犷的嗓门喊着价格。

    为了能够中标,大家都开始压价。

    赵阳一直没有开口,他眼见着这些包工头为了能够中标,一个个都在砍价,每个人的报价都会砍一二十万。

    赵阳心里想着系统昨晚的预估价,没有说什么,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些人竞标。

    很快到了要定标的时候,负责公厕招标的招标方人员眼瞅着整个招标会场似乎没有人要再竞标,刚想宣布定标。

    心想着时机已经成熟的赵阳四处回顾,大喊了一声:“一百万!”

    一百万?招标会场有一瞬间的安静,接着全场哗然,会场众多包工头都用诧异鄙夷的眼神看向了赵阳。

    这一百万可是全场最低价了,大家虽然是压价竞标,但都是一二十万地砍,哪有像赵阳这样,一砍就直接砍到超低价一百万的?

    一位浑身腱子肉的包工头盯着赵阳,大声嚷嚷着:“这小子绝对是来捣乱的!他是一个人来的!”

    “这位大哥,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赵阳皱眉。

    这时听到赵阳的超低报价的工作人员也认为赵阳是捣乱的,顿时心生不满,其中一位工作人员更是直接出声斥责了赵阳:“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招标方的招标!捣乱招标方招标,可有你好果子吃的!招标书呢?拿出来看看!”

    赵阳在心里“啐”了一声,暗骂着这群假威风的工作人员,面上却未表现出什么。

    他从身上拿出了昨晚就准备好的招标书,满脸笑意地递给了招标方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仔细查看了一下赵阳的招标书,发现这竟然不是伪造的,是一份真的招标书。

    刚才出声斥责赵阳的工作人员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赵阳,说道:“你是认真的?一百万?”

    招标会场其他的老总见招标方工作人员并没有说赵阳的招标书是假的,心下诧异,却也没把赵阳放在眼里。

    他们哈哈大笑着,对着赵阳指指点点,说着赵阳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这些老总的冷嘲热讽毫不掩饰,赵阳自然都听在了耳朵里。

    他皮笑肉不笑的,听到了工作人员的质疑,直接开口说道:“当然是认真的!”

    说罢,赵阳想了想,又用坚定的口吻补充了一句:“要是这次一百万搞不定,我一分钱也不要!”

    全场再度哗然,招标方工作人员们现出惊愕的神色,在短暂的协商过后,他们决定将定标的名额给赵阳。

    毕竟,招标省下来的差价招标方那边是不管的,能用越少的钱定标,又完成了任务的话,他们也是可以得到嘉奖。

    把这个标给出了超低价的赵阳,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赵阳能不能用一百万做好公厕建设,这他们也就不管了。

    泉县公厕竞标圆满结束,招标方工作人员将定标书亲手交给了赵阳。

    赵阳揣着定标书,喜滋滋地出了门。

    而招标会场其他的包工头们见着满脸喜色的赵阳带着定标书出了门,心有嫉恨的他们直接就尾随这赵阳出了会场。

    刚准备回家准备实施自己的建筑方案的赵阳忽然感觉如芒在背,他悄悄往后一看,见一大批刚刚还在招标会场的包工头都跟着他出来了,并且还在往赵阳的方向走来。

    看见这些满身腱子肉的大老爷们一个个都面色不善地向自己走来,赵阳暗道一声“不好”。

    正想着开溜,却发现这个地方自己好像没什么退路。

    刚才在场内出声质问赵阳的包工头满脸狞笑,正准备走到赵阳跟前,忽然赵阳的面前伸出了一根话筒。

    “您就是泉县公厕招标的定标人吧?请问您对这次招标有什么看法呢?”

    一位女记者举着话筒站在赵阳面前,笑容盈盈地开口。

    赵阳被这突然伸出来的话筒吓了一跳,他定睛一看自己面前这位女记者,只见她留着柔软的披肩发,脸上化着令人舒服的妆容,声音也是如清泉般悦耳。

    她朝赵阳笑了笑,笑容格外地甜美。

    赵阳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

    “这……我……”赵阳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在这位清纯可爱的女记者的身后还有一大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朝赵阳的方向涌来。

    赵阳还没完整回答这位女记者的问题,女记者的话筒就被其他记者的话筒给挤到一边去了。

    眼见着电视台竟然来了这么多人,跟在赵阳身后想要教训赵阳的包工头们也怂了,纷纷作鸟兽散了。

    “呸!”第一个想要教训赵阳的包工头朝赵阳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这次算你小子走运!”

    包工头散得很快,赵阳却被电视台的记者们的各种问题问得焦头烂额。

    他虽然很感激电视台这群人在无意间替自己解了围,但是问这么多问题他真的很烦啊!赵阳在内心腹诽。

    好不容易等回答完这些记者们杂七杂八的各种问题,赵阳想要和那位第一个采访自己的女记者打个招呼,兴许还能要个联系方式,以后可以发展出别样的关系也不一定呢!

    赵阳美滋滋地想着,他眼尖地瞅到了那位女记者的身影,刚想上前和她打个招呼,却看见她径直走进了招标方办公室。

    招标方办公室可不是赵阳能随便进去的地方,赵阳眼巴巴地看着女记者的身影消失在招标方办公室门口,心里沮丧得不行。

    看来月老好不容易给他签的红线又给他剪断咯。

    赵阳收回目光,想着毕竟中标了,还是回去好好规划一下建筑方案吧。

    这样想着,他悻悻地离开了。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