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扒皮王的忏悔,惊天秘密

    “叮,宿主可以取消这种属性对自己的影响。”

    “取消,赶快给我取消。”

    赵阳连忙说道。

    忏悔效果,实在是太给力了,一想到那个扒皮王战在这里面忏悔自己曾经的过错,还会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秘密,赵阳微微有了一丝期待。

    既然已经搞定了别墅里面的活,赵阳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开着车回到了家中。

    到了第2天中午,赵阳专门给王贵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对方别墅的地板还有墙壁都已经弄好了,可以一块去看一看。

    两个人相约下午四点钟一起来到别墅检验。

    四点钟,赵阳王贵两个人同时来到了别墅前。

    “赵师傅,咱们两个人可要提前说好,如果你弄的这些东西没有符合我的心意,那我到时候就告诉你的同行,你做的不行,而且你还得承担我的损失。”王贵说道。

    昨晚,王贵和陈墨见面了,他们两个人连怎么抹黑赵阳的说辞都已经想好!

    “哼!赵阳,这次你完蛋了!”王贵在心中暗想。

    赵阳可是亲自体验过忏悔效果的威力,自然是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打开别墅大门,王贵用鸡蛋里面挑骨头的眼光开始巡视起自己的别墅。

    地暖已经安装完毕,地板全都铺好,墙壁也已经干了。

    忽略看下来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王贵刚刚走进客厅,待了半分钟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王贵的眼泪就直接流了出来。

    “王老板,你这是怎么了?”赵阳开始起自己的表演,从口袋中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纸巾,放在了王贵的手上。

    同时,赵阳打开了自己手机的录音设备。

    “唉,我突然回忆起自己的这一生,发现我这一生实在是太可悲了。”

    “在我有钱之后还专门包养了小三,那个小三给我生了一个孩子,每个月花在小三身上的钱比我给我父母的都要多得多。”

    “嗨呀,王老板,都是男人嘛,不要在意这些。”赵阳在旁边应和了一句。

    “我最对不起的还是我那个好朋友,我那个朋友什么都好,就是老婆太漂亮了。我故意打压他的公司,最后还跟我朋友的老婆搞在了一起。”

    “其实我是故意把价格压的这么低,原本陈老板说装修给你二十万都可以,我还偷偷的从中扣下了十万块。”

    “本来我是可以找到更好的装修公司,但是陈董事长想要坑你,就让我为你设下圈套。”

    “我也对不起陈老板,老板对我那么好,我却给他带绿帽子,他儿子其实是我的种啊。”

    “不行,赵师傅,我要给你把那些钱补齐了,不能让你吃亏。”

    王老板说完之后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直接给赵阳转了十万块钱。

    啧啧啧,赵阳看着自己手机里面多出来的这十万块钱,心中却异常兴奋。

    这可是猛料啊!

    陈墨那个家伙,竟然不知道他被自己的下属带了绿帽子。

    哈哈哈!

    赵阳差一点点就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王老板,咱们还是不去回忆那些痛苦的事情了,既然别墅都已经弄好了,那咱们就先出去吧。”赵阳说道。

    王贵点了点头。

    两个人在刚刚走出去之后,原本哭哭啼啼的王老板忽然就变了样子,比之前严肃了许多。

    只要离开了这栋别墅,忏悔的效果就会瞬间消失。

    “赵师傅,刚刚你可是从我这里又骗走了十万块,现在你给我转回来,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王贵厉声说道。

    卧槽!

    赵阳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翻脸不认人的家伙。

    不过好在之前他就专门留了一手,给两个人的对话录了音。

    “王老板,咱们不要这么着急嘛,你还是先听听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吧。”赵阳笑呵呵的拿出手机开始播放起刚才的话来。

    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的落进耳朵时,王老板的脸都变了颜色。

    “你,你想要怎么样?”王贵道。

    “哈哈哈,王老板,我当然不会靠这个录音来敲诈你,只是我觉得你这个人很蠢很蠢,你都给陈墨戴了绿帽子,要是他发现的话,你是不是会被他整死?既然有这样的风险,不如帮我收集一下陈墨那个家伙背地里做坏事的证据,到时候把陈墨送进监狱,你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赵阳笑眯眯的说道。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王贵心思百转,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把柄在人身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至于告密?

    王贵肯定不会。

    赵阳到时候只要一公布录音,那陈墨自然首先是要对付王贵了。

    得到了王老板的肯定答复之后,赵阳回到了家里。

    通过系统的了解之后,赵阳才知道这种影响人情绪的属性,只会在第1次对进入别墅的人有效,第2次就没有效果了。

    这样也好,不至于王贵他们一家搬进新房之后整天哭哭啼啼。

    不过只是干这些小工程的话,完全没有意思。

    在今天早上,赵阳就已经出门为自己的设计公司制定好了计划。

    明天刚好是一个星期天,可以通过天阳设计公司的名义招聘一些人才。

    之前被玄天设计公司的老板陈墨坑了一手,原本公司里面的那些包工头带着自己的队伍全都跳槽了,整个天阳设计公司就只剩赵阳一个孤家寡人了。

    “系统,现在开始帮我搜索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招标信心。”

    “叮,搜索完成。”

    市体育公园东北角的活动器材场地需要一批活动器材,而且还要把这个活动器材场地进行一番大改造,正在招标。总预算400万。

    泉县要建造二所公共厕所,总预算是200万,同样也是正在招标中。

    河县打算建造河县县城通乡村公路,总预算是两个亿,分区段进行招标。

    得知了这三个招标信息之后,赵阳最后考虑了一下,他打算试一试泉县的公共厕所。

    公路看起来赚的钱非常多,但现在赵阳一没背景,二没身份,根本就没有机会成招标。

    市体育公园活动器材场地,想必到时候也是一番龙争虎斗。

    只有公共厕所这个还有一点点搞头,蚊子再小也算是肉嘛。

上翻页

菜单

下翻页